“我知道我知道。”王逸笑着摆摆手,回身一指停在外面的那辆红色奔驰说道:“你记不记得那车主?她登记了吧?你看看记录,是不是叫陈悠悠?”

  保安闻言顺着王逸的手看了眼那奔驰车,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王逸,觉得他不像是个骗子,于是点点头,转身朝一旁的门卫室喊道:“老四,看看刚才的进出记录,有没有个叫陈悠悠的。”

  门卫室的窗户口很快探出一个人来,手里拿着记录本对王逸这边点了点头:“有,几分钟前面才进去。”

  保安听罢,回头看着王逸说道:“你把警官证留在这里,去那边签个字,进去吧。”

  “成。”王逸笑了笑,点头进了小区。

  ......佳域小区因为修建的时候定位就是高收入人群,所以里面的布置和规划很是大气,光是散步用的公园和绿化带就占了几十亩地。不过这时候倒是因此让王逸暗自叫苦不已。

  这么大的地方,我他妈倒哪去找个人?

  酷匠a_网首i发

  他抬头看了看,发现自己好像是第三次绕回这颗树了,很是头疼的四下望了望,见实在是分不出个方向,无奈的拍了拍头,从兜里掏出手机,犹豫片刻,拨通了陈悠悠留给他的电话。

  不管怎么说,先打个电话问问吧?要是没什么事就不找了,省得麻烦。

  他把手机放到耳边,这样想着,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内景湖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女人声音:“你们干什么?”

  是陈悠悠?

  王逸一楞,连忙把手机揣回兜里,轻手轻脚的靠了过去。

  走得近了,王逸看到那湖边站在三男一女几个人,女的正是陈悠悠,此时她被三个男人围住,两手把手包抱在胸前,胡乱挥舞。头转来转去的看着几个不断靠近的男人,嘴里不停的叫着。

  这小区保安都死哪去了?

  王逸看了看四周,发现本应巡逻不断的安保通道竟然没一个人影。

  这也太不正常了!

  佳域小区算是这个城市里数得上号的高档小区了,每年光是安保开销都是以百万计数,怎么可能十一点左右就没人巡逻了?

  他心里有些不安的皱了皱眉头,想再看看情况,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事。

  可是就在这时候,王逸看到那几个男人中的一个抬手抓向陈悠悠,剩下的几人不动声色的挡住了陈悠悠的去路,眼看她就要被抓个正着。

  “妈的,不管了!”

  王逸咬咬牙,心中决定下来,整个人仿佛捕猎的虎豹一样,猛的窜出去。

  他脚下轻点,踩在草地边的围栏上,高高跃起,在半空中一把扭过男人的手,另一只手顺势搂过陈悠悠的腰间,把她从包围圈子里扯到了身旁。

  “......小逸?”陈悠悠一脸惊恐的神色还没散去,秀发似乎是因为挣扎而散乱的贴在面上,这时候看见突然出现的王逸很是哑然的张着小嘴问道:“你怎么在这?”

  “啊?路过,路过。”王逸打了个哈哈,想搪塞过去:“我这不是想考察下我们这的高档小区,想看看哪里比较好,打算买个房子呢。咦?陈姐你怎么在这?”

  陈悠悠看着一脸装疯卖傻的王逸,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平日里老实羞涩的男孩竟然大变了模样,而且还仿佛武林高手似的,大显神威救了自己,迟疑的看了眼他:“你真的是王逸?”

  “那还有假?”王逸笑了笑:“谁无聊到装我这个按摩工啊。”

  “可你......”陈悠悠一脸不敢置信的指了指王逸:“你怎么......怎么。”

  王逸笑笑,正想掩饰过去,那被他扭折了手的男人突然用另一只手掏出一把黑漆漆的东西,抬手指着他们,一脸狰狞的骂道:“原来是请了帮手!好!那就一块给老子留下。”

  王逸回头看去,吓了一跳。

  那男人手里拿着的,竟然是一把手枪!

  怎么回事?

  王逸回头看了眼陈悠悠,本以为是次普通的抢劫,怎么连枪都拿出来了?

  陈悠悠的脸色在看到手枪的瞬间猛地一白,没了血色。这时看见王逸询问的目光,连忙摇了摇头撇清自己,说道:“我不知道。”

  王逸很难为察觉的微微皱了皱眉,他看见了陈悠悠眼中隐藏得很深的惊慌和如同联想到什么事情后的不自然。

  但看陈悠悠的样子明显是不打算解释,而且现在这样子也根本没人给她解释的时间。

  王逸把头转过去,看着面前的枪口,把双手举起来示意自己没有反抗的意思,然后咧嘴一笑:“哥们,差钱呐?我这兜里有,要不先拿去应应急?”

  他说着,侧了侧身子,示意另外身边另外两个已经把手伸进衣服里像是要掏家伙的男人,嘴里扯着没有营养的废话:“别动手,别动手,有事好说啊,啊?”

  身前拿着枪的男人却仿佛有些不耐烦的一抖枪口,打断了他,厉声喝道:“别跟老子扯这些有的没的,把东西交出来,我就放过你们!”

  “东西?”王逸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陈悠悠,问道:“什么东西?”

  陈悠悠把手里的手包紧了紧,没有回答王逸。

  举着枪的男人眼睛一瞪,有些声嘶力竭的吼道:“给不给!别逼老子杀人!”

  “陈姐,你拿了他们什么啊?赶紧给他们啊?”王逸见着男人仿佛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唯恐他手抖走火,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背着陈悠悠问道。

  “不能给。”陈悠悠的声音似乎是因为害怕而有些颤抖,但话说出口却很是坚定:“我死都不给他。”

  “喂,我说,你命都要没了,还在乎个东西啊。”王逸脸上生出仿佛无法理解陈悠悠想法的诧异,嘴里说着,就要回头。

  “别动!”拿枪的男子顿时高声喝止王逸的动作。

  “别激动,别激动,我不动!”王逸连忙站住身子,示意自己并不是打算借机反抗,然后他眼角余光看见男人把枪口向下微微倾斜了一分,眼中精光一闪。

  说时迟,那时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