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对,就这样,好,不要停。”

  “舒服吗?”

  “舒服......你别停啊......好舒服。”

  空旷的房间里,雕花假山下水潺潺流出,玉砌的床架之上,横躺的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费劲的喘息声从床幔之中传出。

  “我说陈姐,你别躺着不动啊,不翻身我怎么给你按其他地方。”半坐在床沿的男人呼出一口气,有些疲惫的看了眼躺在床上,眯着眼睛一副享受模样的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我都按了半个小时了,你这一动不动的,到时候可别跟老板说我服务不周到啊。”

  “啊?转下身是吧?好好。”床上的女人似乎才反应过来,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迷离的点点头,换了个姿势面朝上躺下。

  男人于是甩了甩手,再次坐下,开始在女人身上敲打按摩起来。

  “您这皮肤保养的真好,摸上去跟丝绸一样,是洗了牛奶浴?”男人的手在女人身上游走,不时停下轻柔的按压几下:“陈姐,你来我们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怎么看你今天这样子是没睡好啊?”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啦?都知道跟你陈姐拍马屁了。”女人动了动身子,一手撑着脖子,把散落的头发撩到耳后,嫣然一笑,看着正前面给他按摩的男人,说道:“我每次来你们店里都点你的钟,你可没跟我说过谢谢啊?怎么,小处男开窍了?知道讨女人欢心了?”

  女人说着,自己也忍不住捂嘴一笑,那皓齿在指间若隐若现,娥眉微弯,透出一副成熟女人独特的韵味。

  这番光景让给他按摩的男人窘迫的咳了两声,尴尬的转过视线:“我这不是关心你吗,好歹也是熟客了。以前那是觉得自己靠手艺赚钱,出力讨份生活,自然不用跟马屁精一样。”男人说着,抬起有些青涩的脸庞看了女人一眼:“不过陈姐你不一样,我知道你照顾我,而且不过怎么说,男人嘛,怎么也不会不喜欢漂亮女人的。”

  “嗯?”女人仿佛听到什么稀奇的事情,整个身子一仰,把脸凑到男人的面前,狡然一笑:“我没听错吧,你是在说你陈姐我漂亮?啧啧,我可是听你们经理说,你这小子连一个店里的女服务生的眼睛都不敢看,今天怎么胆子这么大了?”

  女人的动作弄得男人脸上一红,退了一分,手上动作也停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那是一心想着好好工作呢,哪有什么敢不敢的。”

  “嘻嘻。”女人的眼珠转了转,正想接着调笑几句,放在枕头边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传出一阵震动。

  她伸手拿过手机,理了理头发,接通后放到耳边。

  然后很快皱起了娇好的琼眉,脸色一整,对电话里回到:“行,我知道了,佳域国际是吧?马上过来。”

  说完,她取过床头柜上的手包,把手机放好,朝男人笑了笑:“小逸,陈姐这里有事,你也快下班了,今天就按到这里吧,算你五个钟,多的是小费。”

  酷cV匠'网:H永~久s*免费看iV小。、说

  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床边墙壁处的隔间,回头朝男人笑了笑:“明天再来找你......对了。告诉你们经理,把你给我留着,别被其他人点了。”

  说完,她整了整身上的浴袍,进了更衣室。

  男人摸着头对她羞涩的笑笑,也知趣的出了房间。

  ......“王逸,你小子不去演电影真的是中国电影界的一大损失。”

  泰皇保健的员工出口处,一高一矮两个男人从楼道口走了出来,其中一个顶着光头的胖子一脸鄙视的看了眼身旁正在数着钱的年轻男孩,很是无语的说道:“老子来这破地方也就三个月,可就是仅仅三个月,就他妈看见你装了老实学生、木讷男孩还有深沉青年这三个角色了,你这是把演员的自我修养研究透了啊?”

  他身旁的年轻男孩把手里的钱揣进兜里,摸出一根烟扔给他,然后自己也点上后,朝他咧嘴一笑,摇摇头:“胖子,你不懂,我这是真情流露。”

  “我看你这是花丛老手在找目标呢。”胖子白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老子来这洗了三个月的帕子,你小子倒好,已经成头牌了,哎我说,你是不是学过按摩啊?不行,今天你又收了这么多小费,一定要请客。”

  “成。”王逸点点头,从兜里掏出钱,数了几张递给身旁的胖子:“你买些下酒的东西回去,我这有点事,待会回来跟你喝两杯。”

  “你小子有什么事?”胖子狐疑的看了王逸一眼:“别又是去糟蹋无知少女吧?”

  王逸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我有什么事?我要是跟你说我看那陈悠悠陈大老板一脸倒霉样子,说不定今天就要见血,觉着人家毕竟一直很关照我,所以想去看看,你还不把我当封建迷信一阵批斗啊?

  这样想着,王逸也就摆摆手:“你就别管了,我马上回来。”

  说完,他一手揣在兜里,嘴里哼着小曲,吊儿郎当的走到街边,拦下一辆车离开了上班的地方。

  ......佳域国际是个洋房小区,在市郊附近,坐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车总算开到了地方,王逸付完车费下车后,在小区外面转了转,很快发现了陈悠悠的那辆红色奔驰汽车。

  他看了看小区门口站在遮阳伞下面的保安,想了想跑到小区外面的文具店里买了个小本子和一支笔,然后在上面写了阵子,回到了小区门口。

  “你好,我找个人。”王逸走到保安面前,从兜里掏出一张刚才写好的纸片递过去,然后又伸手在兜里摸索了阵,掏出个黑皮小夹子,对保安笑了笑,说道:“衡阳片区派出所的,所里派我来找陈悠悠小姐问下上次那个商业诈骗案的具体线索。”

  “陈悠悠?”保安接过王逸递过去的纸条,看了看,发现上面写着一个人的联系方式和从业信息,然后接着打量了下王逸手里的小夹子,发现上面是一张警官证,只是名字是叫陈放,照片看上去也年轻许多。

  皱眉想了想,有些不确信的说道:“我们这没有叫陈悠悠的业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