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安池。

  他最爱的是她。她是仲夏。

  安池眼里的她过分沉溺于天边的梦想,而忽视了脚下眼前的道路。

  安池知道她,当她意识到,努力尝试稍微可以调整。

  安池说她的学生时代,就是因着本性里的骄傲和才华,令她格格不入。

  她那么单纯,那样纯白,又那么烂漫,是仲夏夜里最耀眼的一颗星子。

  安池多想告诉她,不用刻意的,本来她就是活在仲夏夜之梦里的女孩子。

  天快亮了,安池匆匆和他道别。仲夏和安池闹了变扭。昨日一夜,安池找来自己,长长的夜,倾诉以作抒发和消磨时间。天微亮,安池就想赶紧回到她的身边。要甘愿道歉,要给予亲吻和拥抱,还要帮她买早餐,再说出心中的爱意,一遍又一遍。

  他想,爱情可真麻烦啊。又很羡慕安池,可以为了一个人去深爱。

  身为旁观者的他看着安池掏空了一切只为给她爱,看着安池一下子有了软肋,又好像一下子有了盔甲。明明以前安池一直都和他是一样的。

  他叫悠华。是安池认识了十几年的好兄弟。他们都23岁了。

  安池赶到他们的公寓,他的仲夏还在梦中,就那样小小的人儿安睡在大大的双人床上。

  他的心一下子就柔软起来。轻轻拂去散落在她额前的发丝,心口却又有一处发痛。

  要怎样,仲夏。

  我才能拂去你眉头的忧愁,你的失意我要如何来填补。只是,难道你的忧愁和失意无计可消除,即使才下眉头,也上心头?晨光下,她的轮廓,眉宇间,嘴唇,呼吸声,在做梦吗,梦都还香甜吗?

  你的仲夏之梦里,会有我吗?

  再长的隧道也有见到光的一天,只是希望尽早。她曾对他这样说。她的快乐总是稀薄,那是因为长期处于一个无法自我满足偏向于被迫的形式里。2015年1月底她的微信里曾这样写道:这一个寒假。短短1月尾声至二月27.孤独晚灯,日日夜夜,却必有太阳和星辰,那么必有仲夏。Beyond精神,我多想借一句歌词发问,漫漫时光,谁共我。一部小说正在创作中,灵感源于安妮的清醒纪,18岁前一定写成自己的书。我可以。可以支撑自己。

  然后她就真的写成,写成了她自己的人生第一本书。浅浅的呼吸声,安池在从窗户外照射进来的阳光里凝视她,她睡得很香,那双眼眸睁开是那么得动人,笑容那样好看,大概真得就是冰心笔下的繁星和春水,但她那样吝啬笑容。

  “呜,”在他出神得看着她的时候,她醒来了。从大大厚厚的hellokitty被子里探出整个头来,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他坐在床边,就那样一动不动看着她等她醒来。“我帮你买了肯德基早餐,粥要帮你热一下,可能冷掉了,睡得好吗,仲夏”她伸手搂住他,索求怀抱。他屈身紧紧抱住她,抱得很紧很紧,“我爱你,只爱你,乖,把手放到被子里,这样要受冷的。”然后在她的唇心上轻轻一吻,但可能贪心,变成舔吻,舔着她的上下唇。她有了一种味蕾被舔掠的感觉,浅浅的淡淡的再到深深的,那种被爱的感觉,很迷人。然后属于他们彼此的一天如此开始。

  他是安池。

  &E酷@匠S:网0正T版首4发ji

  他最爱的是她。她是仲夏。

  安池眼里的她过分沉溺于天边的梦想,而忽视了脚下眼前的道路。

  安池知道她,当她意识到,努力尝试稍微可以调整。

  安池说她的学生时代,就是因着本性里的骄傲和才华,令她格格不入。

  她那么单纯,那样纯白,又那么烂漫,是仲夏夜里最耀眼的一颗星子。

  安池多想告诉她,不用刻意的,本来她就是活在仲夏夜之梦里的女孩子。

  天快亮了,安池匆匆和他道别。仲夏和安池闹了变扭。昨日一夜,安池找来自己,长长的夜,倾诉以作抒发和消磨时间。天微亮,安池就想赶紧回到她的身边。要甘愿道歉,要给予亲吻和拥抱,还要帮她买早餐,再说出心中的爱意,一遍又一遍。

  他想,爱情可真麻烦啊。又很羡慕安池,可以为了一个人去深爱。

  身为旁观者的他看着安池掏空了一切只为给她爱,看着安池一下子有了软肋,又好像一下子有了盔甲。明明以前安池一直都和他是一样的。

  他叫悠华。是安池认识了十几年的好兄弟。他们都23岁了。

  安池赶到他们的公寓,他的仲夏还在梦中,就那样小小的人儿安睡在大大的双人床上。

  他的心一下子就柔软起来。轻轻拂去散落在她额前的发丝,心口却又有一处发痛。

  要怎样,仲夏。

  我才能拂去你眉头的忧愁,你的失意我要如何来填补。只是,难道你的忧愁和失意无计可消除,即使才下眉头,也上心头?晨光下,她的轮廓,眉宇间,嘴唇,呼吸声,在做梦吗,梦都还香甜吗?

  你的仲夏之梦里,会有我吗?

  再长的隧道也有见到光的一天,只是希望尽早。她曾对他这样说。她的快乐总是稀薄,那是因为长期处于一个无法自我满足偏向于被迫的形式里。2015年1月底她的微信里曾这样写道:这一个寒假。短短1月尾声至二月27.孤独晚灯,日日夜夜,却必有太阳和星辰,那么必有仲夏。Beyond精神,我多想借一句歌词发问,漫漫时光,谁共我。一部小说正在创作中,灵感源于安妮的清醒纪,18岁前一定写成自己的书。我可以。可以支撑自己。

  然后她就真的写成,写成了她自己的人生第一本书。浅浅的呼吸声,安池在从窗户外照射进来的阳光里凝视她,她睡得很香,那双眼眸睁开是那么得动人,笑容那样好看,大概真得就是冰心笔下的繁星和春水,但她那样吝啬笑容。

  “呜,”在他出神得看着她的时候,她醒来了。从大大厚厚的hellokitty被子里探出整个头来,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他坐在床边,就那样一动不动看着她等她醒来。“我帮你买了肯德基早餐,粥要帮你热一下,可能冷掉了,睡得好吗,仲夏”她伸手搂住他,索求怀抱。他屈身紧紧抱住她,抱得很紧很紧,“我爱你,只爱你,乖,把手放到被子里,这样要受冷的。”然后在她的唇心上轻轻一吻,但可能贪心,变成舔吻,舔着她的上下唇。她有了一种味蕾被舔掠的感觉,浅浅的淡淡的再到深深的,那种被爱的感觉,很迷人。然后属于他们彼此的一天如此开始。

  小时候,仰望星空,仰望星星,仰望诗人,仰望那一首首写在月下水中的诗,清新脱俗又不羁,远走然后不再回头。那是他们,却都离开了。最后抬头,终于,仰望到了自己。漫漫长夜,久久白日。

  我是仲夏,一个出生在仲夏初的女孩子。

  有一日长夜。在梦里。梦见与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男子争执。

  哭着又闹着,说着,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想起过往却也慌张。心酸又委屈,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了。男人只轻抚自己的脸颊,若有若无的笑意。一字一句如水滴石般深刻得印在自己的心上,“你啊,从未放下心中负累,回忆才会如此疲惫。”像被戳中软肋,哭泣,变本加厉.“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负累”做出要捶打他的姿势。那个男人却突兀抱紧了自己,揉自己进他的怀里,也不争也不说,轻轻拍抚自己的背。抚慰一头横冲直撞,不可一世然后受伤了的野兽般。最后一片虚妄的灰。出现一行字:仲夏,你有。你有负累。我不想你疼。我会更疼。

  然后终于在一片光明里醒来。无论经历什么,我们总会从光明里醒过来的,这大概是唯一的生之欢欣。醒来时候,阳光已经趴在了被子中段,外面日光热烈,有鸟声和淹没耳朵的蝉鸣,一种全世界都是亮着的错觉。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泪划过眼角,肆意构造着轨迹,全然不顾别的了。拍拍自己的心,这一切都是梦呢。好长的梦。真实地有些可怕,醒来后眼睛是湿的,却不是梦魇,更像一场不肯承认的坦白。

  然后整理好书包,穿好校服,出门。地铁站。地下铁的风呼啸而过。驱散梦的残余。人变得清醒些了。那个明媚的盛夏,仲夏没有发现在地铁站每天固定的一个等候地下铁的位置的安池,没有发现安池一直在注视她。微卷的长发垂落至腰间,眼眸散发着寒意的冰冷。唇角没有一点笑容,却长得这样精致好看。如同一大片花海里盛开的唯一一朵蔷薇,明明只是一个高中生,还是一个小孩子啊。那个时候,那一年的盛夏,安池是多么,多么,多么得想要知道她的名字叫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