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千丈瀑下锻石体】

  “畜生,看我不把你宰了烤着吃...”

  没有了千重铠的重量压制,侯羽顿感全身说不出来的轻松之感,甚至都有种感觉不到身体重量的错觉。

  毕竟千重铠重达五百斤,比之他那百来斤的身体,确实是重了太多。

  似乎是听懂了侯羽的话一般,独角黑岩兽顿时嘶吼一声,愤怒的朝着侯羽疯狂扑去。

  犹如没有千重铠的压制,只凭手中的重刀已经是不足以给侯羽造成多少阻碍,几乎是脚掌微动,身体便是骤然横移出一米之外,将独角黑岩兽的利爪躲避。

  “吃我一刀!”

  脚掌着地的一瞬间,侯羽便是随手一刀劈出。

  离家到现在的负重赶路,再加上没有了千重铠的压制,不光是速度暴涨,侯羽体内的力量也是涨了不少,能够发挥出的力量也是达到了骇人的八百斤,已然可单手挥舞重刀。

  “砰”

  伴随着一声有些颤抖的吼声,独角黑岩兽竟是没有完全避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刀,身体被重刀劈的朝后滚落,背脊之上,更是被辟出一道尺长的伤口。

  “靠,皮这么厚?”

  侯羽眉头微皱,本想着这一刀就能够让其重伤,却不成想,仅仅只是在其背上划出一道破皮的伤口而已,有些不满。

  然而,侯羽却是不知,即便是一些后天二重顶峰,甚至是一些后天三重初期的武者对上独角黑岩兽,所能造成的攻击,也并不比他强多少。

  毕竟,能够修炼的武者,有谁还会浪费时间的将身体修炼到侯羽这般?随手一击力量可达四五百斤,全力一击更是达到骇人的八百斤,而如果加上手中的重刀,估计力量甚至超过千斤巨力。

  “吼!吼!”

  背上传来的阵阵疼痛,瞬间便是让独角黑岩兽暴怒嘶吼,一双凶魇的兽瞳几欲喷火。

  “哼!还敢跟我呲牙咧嘴,看是你的皮厚,还是我的刀锋!”

  冷哼一声,侯羽丝毫不给独角黑岩兽喘息的机会,完全是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节奏,身体微微弯曲,下一刻,脚掌重重一踏,身体便是弹射而出。

  卸下千重铠之后的侯羽,实力确实是达到了一个骇人的地步,而独角黑岩兽也是被其打的不断倒退、躲避。

  只是,侯羽并未急着将其击杀,而是不断变换着重刀的攻击方式。

  在侯家,因为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再加上同辈人中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所以,侯羽也是没有机会真正的验证以及磨练自己的真正实力。

  而此时,这独角黑岩兽无异于很悲催的成了他的磨刀石。

  独角黑岩兽只是一头野兽而已,根本没多少灵智,只能一味的本能撕杀,所以,侯羽在与其碰撞了十几分钟后,便是眼中寒芒涌动,一股杀意猛然涌现。

  下一刻,面对再次扑来的独角黑岩兽,双手紧握重刀,自下而上,以极快的速度劈斩。

  “噌!”

  这一次,重刀并没有再发出劈在岩石上一般的声音,反而伴随着一道让人背脊发凉的声音传出后,那独角黑岩兽一声悲鸣哀嚎,庞大的身体重重砸落在地。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激烈厮杀后,侯羽便是发觉,腹部,正是其弱点所在。

  而在战斗的过程中,侯羽更是渐渐熟悉了重刀的攻击,以及御下千重铠后,暴涨的速度与力量,因此,也就不再恋战的将其斩杀。

  看着身体在抽搐了几下后,便是彻底断绝生机的独角黑岩兽,侯羽此刻才是将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顿时,感到浑身都是一阵酸痛。

  “唉...看来实力还是太低了,仅仅只是斩了一头野兽而已,竟然便是累得不行,看来提升实力,是迫在眉睫啊...”

  话音落下,侯羽目光抬起,看向不远处,那犹如从天云之间,倾泻而下的银光瀑布,漆黑的眸子中,涌出一丝期待与坚毅。

  上一世,他便是曾在瀑布下修行,利用瀑布汹涌急湍的水柱来冲击身体,试想,从极高处坠落而下的水柱,其携带的冲击力绝对是极为恐怖的,就犹如是在无时无刻承受着别人最猛烈的攻击一般。

  而且,如果能够承受得住那种冲击力,虽不敢说身体会脱胎换骨,但肉身的防御、力量,绝对会在较短的时间内,得到极大的提升。

  被斩杀的独角黑岩兽,自然是让侯羽美美的饱餐了一顿,而让侯羽有些意外的是,那独角黑岩兽的肉质简直就是美味无比啊,而且,侯羽相信,如果多吃这种体质强横的野兽血肉,对于他所走的体修一道来说,绝对是有着无比的益处。

  ……

  时间在苦修中就如大河之中的水,不知不觉,一个多月的时间便是很快过去。

  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侯羽也是每隔一日便是在瀑布之下的青石之上,承受着恐怖水压的冲击。

  而之所以会相隔一日,那是因为瀑布水柱的冲击实在是骇人之极,即便是侯羽这一个月的时间都只是在离瀑布中心较远的位置。

  然即便如此,他的身体还是被冲击的皮肉崩裂,就连头上的头发都是在这一个月的冲击下,变得越来越稀少。

  而受了伤自然也是要迅速治疗,不然,根本无法继续承受瀑布的冲击。

  因此,侯羽便是会在山中寻找所知的种种疗伤药材,在瀑布之旁制造了一个简易的疗伤药池。

  更B新O%最Xm快☆“上酷匠网

  为了药效够强,药池挖的并不大,只有不到两米方圆,半米深,其内,除了成百上千被碾碎的药材以外,甚至还有一些被侯羽斩杀后强大野兽的血液。

  血液是生灵最精华的一部分,所以,自然也是有着很多作用,侯羽甚至在一些药书之上看到过,很多炼丹师都会用一些魔兽的血液来炼制高级丹药。

  虽然野兽的血液不能与魔兽的血液相比,但至少还有着一些作用。

  盘坐在药池内,只露出一个头的侯羽看了看有些墨绿,但又带着浓浓血气的药液,眉头不由的微微皱了皱。

  “这种程度已经是我目前为止,能够配置出来药效最强的药液了,不过幸好这个世界的药材药效惊人,不然还真是不太好办”

  根据前世的经验,以及前段时间对这个世界药材、药理的研究,侯羽配出的药液虽然无法与真正的丹药相提并论,但却胜在数量庞大,就便是一枚真正的一品丹药,恐怕都是很难抵得上这一池子的药液的药效。

  成百上千的药材堆积,再加上这段时间斩杀的数十头野兽的精血,药池的药效也是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盘坐在药池内整整一夜,到第二天清晨,侯羽那原本被瀑布冲击的皮开肉绽的身体,此时已经是好了七七八八,伤口全部已经结巴。

  不仅如此,在修复伤口的同时,药液中的能量也是无时无刻对着体内钻去,而在一缕缕药液的滋养中,侯羽体内的肌肉将会变得更加强大,甚至长时间的滋养下,连骨骼也会变得更加坚硬。

  不多时,盘坐在药池中的侯羽,目光缓缓睁开,张开嘴,吐出一口略微有些浑浊的气息后,脸上原本残留的最后一丝苍白之色,也是尽数消散。

  呼!

  再次深吸的吐出一口气,侯羽目光落在了轰隆砸落的瀑布之上,一丝无比坚毅的神色闪烁。

  “今天,再往中间移三丈!”

  三丈的距离,若是放在平时,那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然而,在那压力如山一般的瀑布之下,却是无比艰难。

  而从一开始到现在,一个多月的时间,侯羽向着瀑布中间也只是移动了十五丈,距离瀑布中心的位置还有着十五丈的距离。

  然而,虽看似已经跨越了一半的距离,但剩余的十五丈,因越往瀑布中心的位置,水流越是湍急凶猛,崖壁也是高出越多,因此,其每一丈之间都是相差甚大,冲击之力甚至是会翻倍提升。

  轰!轰!轰!

  ……

  瀑布之下,侯羽的身体不断向着中心位置移动,不过,就在到达十五丈远之时,巨大的水压冲击便是将其身体,差一点拍在了青石之上无法动弹。

  “我...可是要...要成为强者的,怎么可能在这里...停下!!!”

  汹涌的水柱根本让侯羽无法开口说话,低沉的声音只能在喉咙中翻滚,片刻后,原本不断被水柱冲击,像是要压垮的身体,下一刻,竟是缓缓站起,然后向着中间再次踏出...一步...两步...一丈...两丈...三丈...侯羽此刻完全是凭借着一股惊人的意志在支撑,心中不断的念着:我能行!我能行!

  然而,当其脚掌落在第三丈位置的瞬间,一股恐怖的冲击之力,犹如泰山压顶一般,骤然压下。

  轰!

  仅仅只是坚持了一瞬间,下一刻,侯羽的身体直接被汹涌无比的水柱给拍击在了巨大的青石之上,然后被水流轰进了下方巨大的水潭中。

  然而,没过多长时间,侯羽便是从水潭中爬出,嘴角处,一丝有些狰狞的笑意缓缓拉伸,片刻后,继续朝着瀑布走去。

  虽然被轰进水潭,但他却是成功的站在了那里,加之前面的努力,他已经能够占到距离中心十九丈的位置。

  只是,这还不够,他的目的是要站在瀑布的中心!

  不仅要站,还要站稳,甚至是随意的活动...因此,像刚才那般的惨状,他还要去重复无数次,直到将身体炼到如脚下无法撼动的青石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