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侯宵的目光便是紧盯着侯羽的脸上,似乎想要从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上看到答案。

  果然,他将侯华击败的消息已经传开,而能够将身为后天一重巅峰的侯华击败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废物呢?

  看着目光紧紧盯着自己的侯宵,侯羽心中不由的苦笑,他能从那一双眼神中看到很多东西。

  比如激动,比如希翼,又比如...浓浓的父爱!

  其实,继承了之前那倒霉蛋“侯少”记忆的侯羽,却是未能继承他的情感,记忆中,侯羽知道这位父亲是有多么的爱他,可以说一点都不比那位母爱泛滥的母亲少。

  只是侯宵身为侯家的高层,却是很少将内心的情感暴露出来。

  这其中,有一点足以证明。

  在侯羽刚刚突破到后天境界的时候,他的父亲将家住侯黎花费大代价,购置的一枚低级丹药,用在了年幼的儿子身上,本来那枚丹药足以让侯宵,在几年前便是能够突破到先天境。

  可为了儿子,他最后还是放弃了让自己晋升先天的机会。

  这就是父爱,即便是用伟大来形容也毫不夸张。

  目光与侯宵的眼神对视了片刻,片刻后,侯羽才是故作一叹的道:“爹,你怎么突然问这件事?我不能修炼的事情可是爷爷他老人家都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又怎么...”

  其实这倒是一句实话,因为就连侯羽也是没有办法直接修炼天地灵气。

  “那侯华不是被你...”侯宵眼中的希翼一阵波动,似乎听到了他最不愿意听到的话。

  “的确是我打的!”侯羽摊了摊手说道。

  “真的是你...?”即便是身为侯羽的父亲,此刻听到侯羽的证实,也是显得有些惊讶。

  既然到了这,侯羽所幸也就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一套说辞一股脑的全部说了出来。

  “体修?”

  待得他的话音落下后,侯宵脸上终于是露出一丝明悟,只是在那一丝明悟之中,闪烁着浓浓的震惊。

  不为别的,只因为侯羽竟然能够在半年中,将身体炼到足以击败后天一层巅峰的实力。

  虽然这样的实力,他并非是没有听说过,甚至曾听说有人凭借肉身的力量,足以与后天三重的武者抗衡。

  只是,像侯羽这般年龄的却是没有听说过。

  过了半响,侯宵眼圈突然有些湿润,片刻后上前拍了拍只比他矮了一头的侯羽的肩膀,他明白,为了获得现在的力量,这小家伙定然是吃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头。

  可他同时又明白,从小便是倔强的侯羽,就算是他如何劝说,定然也不会回头。

  既然劝说不得,索性就选择信任吧,谁让自己身为其父呢。

  手掌缓缓拍落,侯宵喃喃自语:“好,好啊,不愧是我侯宵的儿子,虽身残,但志却未消,是个男子汉!”

  ……

  “什么?羽儿那孩子竟然走上了炼体一道?”大厅中,侯黎苍老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讶异之色。

  不过紧接着便是一阵叹息与失落。

  “爹...”

  侯宵还想再说什么,却是见到侯黎微微摆了摆手。

  片刻后,老人家才是说道:“自古以来,凡修行者,无不以天地为道,己身为窍,感化天地灵气,这便是炼气一道”

  “反之,体修者,以己身为道,舍天地灵窍,全然是背道而驰,如此便是炼体一道”

  “唉...”说完,侯黎又是长叹一声,似乎一瞬间又老了几岁。

  听到这里,侯宵双拳紧紧握起,他怎么不明白,父亲这是在告诉他,就算身体修炼的再强,可从始至终都无法感化天地灵气,从而就无法修炼天地灵气,如此,便永远也无法突破到先天境界。

  而不能突破到先天境界,这一辈子,便永远与强者无缘。

  大厅另一边,两名长相与侯宵有着几分相似的中年,此二人便是侯黎的另外两个儿子,侯羽的大伯侯鼎、二伯侯山。

  侯鼎与侯山闻言,同样是微微叹息,但更多的却是隐藏在两人眼底深处的喜色,又同时的松了口气,在侯家,侯宵将是他们竞争下一代族长的最大对手,若是在这种时候,侯羽恢复天赋,那他们想要竞争的机会,也就渺茫无比。

  入夜。

  侯羽盘坐在床边,双手以一种有些别扭的形状结出印结,双眼紧闭,一呼一吸显得很是有节奏。

  只是,若是有修为达到先天境的强者在此,便是可以发现,侯羽除了形态到位意外,浑身上下,从里到外,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灵气波动。

  过了足足两个多时辰,紧闭的双眼才是缓缓睁开,一双漆黑的眸子里依然是没有丝毫波动。

  果然,即便是在这个世界,身体更加强大,可九重逆天诀的修炼难度,依然是没有改变丝毫。

  即便是体内没有丝毫灵气波动,但他还是坚持以逆天诀的逆修方式,不断在尝试着寻找体内的逆脉。

  不过和往常一般,体内的逆脉依然是没有丝毫出现的征兆。

  按照九重逆天诀修炼之法,随着身体的不断强大,体内的逆脉也会随之越来越明显,等身体强大到一定程度,逆脉便是完全呈现出来。

  只是逆脉并不像寻常修行经脉那般,可以和天地灵气很好的沟通,甚至是融汇,相反,会很排斥。

  所以,逆脉只能用不寻常的修行手段,才能将其寻出,而首先,便是让身体变得强大,不然,后面的修行根本无法进行。

  呼!

  微微吐了口气,侯羽的目光再次落向那竖在墙边的重刀。

  刀身长约五尺,重一百零八斤,是侯羽为自己专门锻造。

  只是,直到现在,侯羽依然无法正常使用,别说是用这把刀战斗,光是双手挥舞起来,就已经很是吃力。

  而这足以说明,侯羽现在的身体力量依然是不够强,他虽然有着六百斤,甚至是八百斤的巨大力量,但那并不代表着,他可以轻松将一柄重达一百零八斤的刀,挥舞起来。

  抓着手中的黑色重刀在院子中挥舞了几下后,后于才是将其插在地面上,片刻后,目光凝视着重刀:“看来,想要真正的发挥出重刀的攻击力,甚至是随意的施展攻击,恐怕身体力量至少都要达到千斤之上才行”

  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未升起,一道有些瘦弱的身影缓缓的行出炼兵坊,而在身影背上,被黑纱包裹的看不出模样的重刀显得异常沉重,将那原本挺拔的身影都是压得有些微微下弯。

  这少年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侯羽。

  从昨晚决定离开家族,前往四方山苦修后,侯羽在天色刚蒙蒙亮起,便是向他的父母道出要外出修行历练的计划,虽然他们有心反对,毕竟四方山野兽肆虐,甚至还有着更加凶残的魔兽。

  但侯羽已经是下定决心,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拦。

  再加上,他的父母已经知晓,他现在有着击败后天一重巅峰武者的实力,所以,再三劝阻无果后,便只能同意。

  将一些准备好的生活用品驮在马上,而侯羽,则是徒步而行,因为这也是苦修的一部分。

  再说,此时的侯羽身穿千重铠,背负重刀,再加上他自己,总重量接近八百近,如此负重,估计骑在马上没跑出多远,这匹马便是直接被压死。

  身负六百斤,即便是侯羽现在身体力量接近八百斤,也是吃尽了苦头。

  第一天,仅仅走出了五里地,浑身的酸痛与虚脱感,让他很想直接卸去负重。

  只是每到快要坚持不住要卸下负重的时候,侯羽记忆深处,自己葬身火焰中的一幕便是浮现在眼前,让他冷不丁的清醒下来,然后一咬牙,死死坚持...休息一夜,第二天继续赶路...身在外面不比家中,侯羽一路之上都显得很是低调,甚至遇到同为赶路的行人,都是有意的避开。

  虽然他并非什么腰缠万贯之人,但年龄却是会让他很容易被人轻视,而在这个世界,杀人越货,放火抢劫根本没什么大不了,所谓的律法也只是针对于弱势群体。

  在强者眼中,实力,就是一切!

  因此,在外面,就要处处小心,凡事留个心眼。

  而在这般小心的赶路下,到第三天落日前,侯羽终于是赶到了位于四方山入口外面的一处佣兵聚集之地,名为佣兵小镇。

  说是小镇,其实也就是一个上千户村子大小的规模,不过由于靠近四方山脚下,倒是聚集着往来各路人士,而这些人中由以佣兵、跑马的商人居多。

  所谓佣兵,是靠佣金过活的一种职业群体,不过随着长时间的发展,佣兵这一职业的作用也不再是那么单一,而他们目前最为热衷的便是探险。

  在佣兵小镇随意找了一处客栈修整了一夜后,第二日清晨,侯羽便是跟在一群群佣兵小队的身后,进入了四方山。

  四方山,山如其名,有着四方主山脉,而这四方主山脉又是接连贯穿着一些小型的山脉,蜿蜒数百里,将整个四方镇的东、西、北全部封闭,只有南边才能通往外界。

  而正因如此,几乎是完全封闭,只有一个较容易进入入口的四方山,如今才会成为了众人探险的好去处。

  在里面,有着数之不尽的珍惜药材,凶猛异常的野兽甚至是更加骇人的魔兽横行,还有传言,在四方山的深处,或许还埋藏着前人的遗宝。

  {更新,x最{P快r'上qP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