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羽...小羽...呜呜...”

  “你可不能...有事...啊.....小羽...”

  北阳郡,四方镇!

  一所庞大的院府之内,远远的便是传出一阵悲悯痛苦的妇人哭声。

  此府邸占地极广,府内长廊屋舍有序林立,假山清池、浓郁花园更是修设的极为讲究,而如此,也只有当地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才能修缮的出来。

  ......而声音,则正是从府邸的深处传来!

  整个四方镇的人,恐怕对这所院府都不会感到陌生,因为这里的主人乃是四方镇有名的两大家之一的“侯”家。

  四方镇,在北阳郡一百多个乡镇之内,倒也算不上什么重镇,而所谓的两大家便是候、傅两家。

  此两大家都是四方镇有名的家族,垄断全镇几乎七成以上的贸易收入,这在当地人看来,绝对是不能惹的大家族。

  “小羽...小羽...你快醒醒啊,你若出事为娘...还怎么活...呜呜...”

  宽敞的房间内,一名面色苍白无血,看上去年龄在十一二岁的少年正平躺着,处于昏迷状态。

  而在一旁,一位身着绸衣,年龄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的妇人,此时正双眼红肿,泪如雨下的痛哭着。

  酷^匠PX网(永Fd久免M费‘看…小u说~y

  屋内是妇人悲悯的痛哭之声,而在屋外的厅堂之中则有着三名男子,一位相貌苍老严肃的老者,旁边,一名中年男子笔直站立,但此人脸上,却是噙着一抹深深的忧虑,两人对面,是一名身着朴素的白衣老者。

  “唉...候家主,老夫无能,怕是无力回天了,还请莫要怪罪...”朴素老者乃是当地有名的医者,名为药翁,沉默片刻后,叹声说道。

  话音落下,朴素的老者目光向着里屋扫了两眼之后,又是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惋惜之色,可惜了,如此天纵奇才,竟然要死于家族利益之争。

  那面色无血,昏死过去的少年乃是侯家少爷,家主之孙,更是侯家如今年青一代的第一天才,候羽。

  同样是五岁开始修行,别人十岁,甚至是十几岁,才感应到一丝天地灵气在体内诞生,然而候羽却是天资惊人,七岁便是感应到一丝灵气,九岁直接打通修行经脉,灵气沉入丹田,达到后天一重天初期的境界,十岁达到后天一重天圆满,而到了十二岁,更是冲破一重天,达到后天境二重天后期,离巅峰之境也只差一步之遥。

  有人甚至推测,不出三、四年,这侯少的修为定然会突破到后天三重巅峰的境界,甚至有着一丝问鼎先天境强者的机会也说不定。

  不足十六岁的先天境强者!

  别说是四方镇,即便是整个北阳郡,在这百年之内,都不曾出现过。

  如此惊人的修炼天赋,不仅是震惊了整个四方镇,甚至连比邻的乡镇都是感到无比震惊,若不是侯家一直紧锁消息,如此惊人天赋的侯羽,只怕是短时间内,便可名扬北阳郡。

  不过,所谓枪打出头鸟,如此惊人天赋让很多人惊喜、羡慕的同时,也有很多人开始不安,而这其中,又以同为四方镇大家的傅家为首。

  候、傅两家在四方镇争斗多年,甚至是延续到了后代的争斗,而这样的争斗本来是一直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可侯家出了一位惊人天赋的天才后,这种平衡便是变得透明。

  因为所有人都明白,一旦拥有超常天赋的候羽成长起来,那么,两大家之中的傅家,就将会遭受狂风暴雨一般的打压,甚至会从此一蹶不振,沦为贫民家族也不是没有可能。

  因此,一个阴谋暗杀,便是很快降临!

  在候羽被傅家年青一代挑起的争斗中,傅家老一辈的人却是暗中下手,将候羽重伤,若不是侯家老一辈人及时出手将其救回,恐怕他早已是命丧当街。

  “嘭”

  侯家家主,候羽的爷爷候黎,在听到药翁的话后,终于是无法在保持家主的沉稳,猛然一掌拍在桌子之上,豁的起身,那十分坚硬的木桌,也是被其直接震碎。

  “噗...”

  候黎身形刚刚站起,一口鲜血便是忍不住的从嘴角溢出,脸色也是一瞬间变得苍白,身体一歪差点没坐回去。

  一旁,侯羽的父亲候宵,赶忙将其搀扶住,虽然同样有些担忧、愤怒,但嘴中却是担忧的道:“爹,您老人家别太生气了,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应该先想办法救小羽才是”

  候黎此刻已经是急火攻心,不然也不会直接气的吐血,浑身微微颤抖,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最后只能是点了点头。

  待得最后那药翁离开后,候宵才是重重的跪在了候黎面前,双眼有些发红的道:“爹!候宵不孝,未能保护好小羽,以至于让我们侯家回归宗族的希望破灭...”

  候黎浑身微微颤动,最终,眉宇间像是一下苍老了几分,浑身的气息都是为之一散,在那双历经沧桑眼中,一丝回忆,缓缓波动。

  四方镇侯家,其实也只是整个侯氏宗族的一个分家而已,与远在北阳郡城的侯氏宗族相比,他们这支分家简直犹如贫民。

  而类似这样的分家有着很多,全部坐落在整个北阳郡范围内的镇城,而要想进入北阳郡城的宗族,则只有一个方法,每年年祭之时,年青一代达到要求进入宗族内修炼,并且,在二十五岁之前,突破到先天境界。

  候羽,从修炼开始便展现出了惊人天资,一度成为了整个侯家的希望,然而,这个希望却是在今天,无情的破碎,而跟着碎裂的,还有所有族人的心。

  候羽的母亲,也就是那悲伤欲绝的妇人,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她的儿子已经无药可救,无论候宵如何劝慰都是无效,最终直接哭晕了过去。

  ......“小羽...小羽...!”

  直到第二日的晨光升起,一道痛苦至极的悲悯之声,突然传遍侯家的整个府院。

  屋外的走廊上,原本微低着头站立的奴仆、侍从,在听到那悲悯之声后,一瞬间便全部都是跪伏在地,浑身微微有些颤动。

  在这个世界,尊卑等级制度非常严格,他们身为奴仆,不出意外的话,一生可能便会呆在这府院中,直到老死。

  而近日家族中发生的这件事情,让他们更是颤栗不安,因为那位天资惊人的侯少爷竟然遭遇不测,如果此时迁怒于他们,即便是性命,都恐有不保。

  屋内,候宵站于一旁,在其身后,同样还有着侯家的其他人,只是此时他们都是同样的浑身颤动,双眼充满血丝,一股愤怒的仇恨在悄然酝酿。

  候羽遇害一事明面上虽然看着是两家年青一代比斗出现的意外伤亡,但别人不知道,他们侯家可是清楚的很,绝对是傅家的老一辈暗中出手,若不然,以候羽当时后天境二重后期的实力,不可能受到那么重的伤。

  候宵双拳紧握,片刻后,紧盯着候羽的一双眼中,一道杀意骤然闪烁,下一刻,他猛然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定。

  而在他身后的几人,在前者转身后,也是迅速转身跟了出去,同样的,这些人的眼中也是充满了浓浓的愤怒与杀意。

  “轰...”

  原本晴朗的天空,一道惊雷毫无征兆的骤然炸响,而伴随着惊雷之声,天穹之上,乌云大作,转眼的功夫便是将整个四方镇的上空,笼罩在了一片黑暗中。

  刚刚走出大厅的候宵,闻雷声,浑身都是猛的一颤,下一刻,他的身体缓缓颤动,极为愤怒的抬起头,对着天空之上不断炸响的闷雷,有些失控的怒吼:“老天爷,你也很愤怒,很愤怒,对不对...啊...若是可以,我侯宵,宁愿代我儿,受尽所有的痛苦...!”

  看着平日里很是沉稳的侯宵,此刻竟是怒吼上苍,身后一众人,旋即双拳紧握,他们,可说是与侯宵平日关系较近的族人。

  “轰!”

  又是一道更加震人心魄的雷声,在翻腾的黑云中炸响,闪电如龙,在云层中肆虐,然而,谁也没有发觉到,一道若有若无,闪烁着微弱幽芒的光点,在惊雷炸响的瞬间,从天空一闪而逝,下一刻,已经钻入了那毫无生机,躺在床上的候羽的眉心中。

  候羽的母亲已经哭得梨花带雨,精神都是已经恍惚,自然是没有发现那钻入眉心的光点。

  而原本准备冲去傅家报仇的候宵等人,还没有冲出门口便是被家主老爷子候黎拦了下来。

  身为侯家家主,他自然不能放任他们去做一些不计后果的事,毕竟,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找到一丝有关是傅家出手的证据,而所有的一切也只是因为直觉与猜测。

  ......浑浑噩噩...不知过了多久,当一丝微弱的知觉出现后,沉闷与疼痛感也是不断的出现,只是无论怎么用力,那双原本轻松就能开启的眼眸,此时却是犹如千斤一般,难以睁开。

  不过,眼睛虽暂时没有力气睁开,但并不妨碍声音传入耳中,黑暗中,一句句有些陌生,但不知为何偏偏又能听得明白的话不断响起。

  “唉..侯少爷啊...你这么年轻就走了,真是让老身有些同情啊,多好的年龄啊”

  “连个媳妇还没娶吧,不过你也不用感到寂寞了,到了下面啊,说不定你的命就会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猫长说:

新书,求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