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沟桥事变发生的时候,刘茂才正在给部队进行一场演习,一场最后的演习,随时由演习即使转入战场。

  七月八号下午刘茂才驱车来到了周老五的家中,当时的周老五并不在家,没办法刘茂才只能在哪里守候。

  y…看正"#版c(章节。上5)酷匠S5网

  周昕雨看到近半年没来的刘茂才高兴的回家就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刘茂才没心思和周昕雨调情,他想知道自己的部队会被派哪里去,好利用时间制定作战计划。

  毕竟自己的横空出世,很可能带来蝴蝶效应,改变以往的历史进程,毕竟自己好歹有一个旅的兵力,也算是个有点实力的。

  “茂才哥,你怎么了,忧心忡忡,是不是小日本在北平挑起事端,你是不是要去打仗”周昕雨看到刘茂才在哪里忧心忡忡的样子,有些担心自己的茂才哥要打仗。

  “你去楼上吧,这些事情你不要担心,有什么事情我会告诉你的,你好好的,别让我有什么后顾之忧”刘茂才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出一句情话。

  “哥你再说一遍”周昕雨瞪大了眼睛。

  “说啥呀”

  “刚才那句话”

  “你要好好的,别让我有什么后顾之忧”

  “真的哥,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的”

  “你上去吧”

  “那我去了,你等一会吧,我爸一会就好回来”听到刘茂才说的话,周昕雨很高兴,茂才哥把自己当成家人了,他最重要的人,很高兴。

  半夜,周老五,面露疲倦,看到刘茂才在客厅。

  “茂才,你咋来了呢”

  “五叔,怎么样,上面怎么说,有什么指示”

  “还能有什么指示,把部队开上去,随时准备开战,还能怎么办,那个宋哲元还不让孙连仲进去增援,现在上面准备积极和日本方面协调”

  “我的部队有什么任务吗”

  “没有,现在部队都在积极的往上海方向调,李宗仁的桂系已经起程了,你也做好向上海方向调兵的准备。还有委员长已经做好了于日军打一场的准备了,你部队训练的怎么样了,现在你们部队在军政部叫的还是很响的,弄不好可能要第一批进驻上海,但是委员长更希望八十七师,八十八师进入上海。”

  “我们一切听从上级的安排,部队训练的还行,就是没经历实战,还不知道作战能力怎么样”

  “行,你最近二天把部队集合起来,时刻准备作战”

  “知道了五叔,五叔,你把五婶子叫来,我有点事情要和你们商量一下”

  “行,你五婶子应该还没睡吧”

  周老五去找五婶子去,刘茂才在哪里心理乱乱的,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是对是错。很快周老五带着睡眼惺忪的五婶子走了下来。

  “茂才,你叫我干嘛,我刚睡着”

  “五叔,五婶子,你们先坐下吧”等两位坐下来之后刘茂才开始说了。

  “五婶子,你那天和我说的事情我考虑的差不多了,我也是觉得该给昕雨一个答复,也该给你们一个回答了,我现在是个当兵的,不知道啥时候就不在了”

  “瞎孩子,乱说什么呢”五婶子最受不了刘茂才说这种丧气话。

  “五婶子,你让我说完,如果你们觉得我行,我答应和昕雨订婚,但是,我有点前提,必须昕雨完全同意,你们不能强迫她,还有万一哪天牺牲了,你们一定要让昕雨过的幸福,行不行”

  “茂才,你别整天把死挂在嘴上,你看我打了那么些年的仗,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只要注意点,不会有事,何况你现在是旅长了,又不用你亲自上战场一线”周老五虽然怎么说,但看刘茂才的眼睛有些异样。

  “在前线不要玩命,有什么事情,五叔给你顶着”周老五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他是打算为了刘茂才可以舍弃一切。

  “五叔,你永远只能接到二种消息,一个是我胜了,我活着,另一个是我胜了,我活着”这时的客厅气氛有些压抑,一件喜事,竟然能让刘茂才给弄成生离死别似的。

  听到这句话,都笑了。

  “这就对了吗,相信五叔的,打仗也就那么一回事”

  “茂才,我看了十天后就是好日子,正适合你们订婚,我本来打算这二天和你谈谈的,没想到你自己先说了”

  “五叔,五婶子,你们去问问昕雨吧,我的回去了,今晚上我部队还有例行训练了呢”说着刘茂才起身,刚走到门前。

  “不用了,我愿意”大家都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原来是周昕雨。

  周昕雨一直没睡着,听到周老五上楼的声音,一个人上楼,二个人下楼的声音自然不同,周昕雨就想看看楼下在说些什么,一直就躲在楼梯的侧面,他们之间的谈话周昕雨都听到了。

  “昕雨,你同意”刘茂才看到周昕雨也是一愣,没想到周昕雨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随便说了那么一句,也是出于惊讶的问道,没想到周昕雨能够马上同意,自己的利害关系都是说了,还是同意,反倒让刘茂才有些措手不及。

  “哥,无论你怎么样,我都爱你”说着周昕雨下楼,一下子投入刘茂才的怀抱。

  刘茂才此时还有些懵,脑袋中画面,还留在周昕雨下了楼梯,跑向自己那一刻,短发左右飘动,脸上流露出男人才有的坚毅,刘茂才看到这一切觉得很幸福。

  两个人紧紧的抱着一起,周老五和五婶子在哪里静静看着他们。

  “大哥,你在天有灵的话,看到这一切也欣慰了吧,咱们两家现在是亲家了,你唯一孩子就要成家了”周老五老泪纵横,想起以前日子,想起自己落魄时,刘茂才父亲是如何对待他的,自己也算对的住大哥了。

  五婶子则是依偎在周老五怀中,喜极而泣。

  十天后教堂

  中日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候,庐山讲话的第二天,刘茂才和周昕雨的订婚仪式就在教堂举行了。

  由于国难当头,大战一触即发,刘茂才没有邀请多少人,周老五也没有,多数是一些亲人,还有一些同僚,刘茂才这边没有父母,也没有什么亲人,自己的四个兄弟都到了,还有曾经很早就跟着他的一批老兄弟。

  教堂庄严,圣洁,博爱,宽容。

  上午十点,订婚仪式正式开始。

  这时刘茂才站在牧师讲台的右面,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候,随着教堂钟声响起,乐队吹起最轻柔的音乐,讲台前面的门轻轻打开,周老五一身西装革履,牵着自己女儿的手,缓慢而有力一步一步的走向讲台。

  此时的周昕雨一身洁白的婚纱,如同仙子下凡,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在告诉来宾今天是她十九年以来最幸福的一天。

  周老五领着周昕雨到了讲台前面离刘茂才二步之遥,刘茂才伸手,周老五把握着女儿的手交到刘茂才的手中。牵着周昕雨的手,紧紧的牵着,像是握着自己一辈子最贵重的东西一般。

  很荣幸今天我们在上帝的眷顾下,我们一起见证刘茂才先生和周昕雨小姐的订婚仪式。

  让我们低头祷告。

  最圣洁的父:

  你是天地万物的创造主,你创造世人也眷顾世人,我们仰赖你的大能保守。求你赐予我们洁净的心,正直的灵,不让私欲阻拦我们认识你的旨意。

  首先感谢我主赐予刘茂才先生,周昕雨小姐的生命,并让他们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知,相恋。

  主求你在今后的日子中赐福刘茂才先生,周昕雨小姐,当他们来到你的面前,愿意共同签订婚约并在今后共同进入婚约。让我们与这对新人分享从你而来的喜乐,并支持他们今后建立起他们新的家

  我们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

  阿门。

  这时该刘茂才出场,毕竟订婚仪式和结婚不同,刘茂才单膝跪地。手中拿着一个戒指。

  “谢谢你让我走进你的生命中,让我成为你的爱人,余生请指教”

  刘茂才用了现在很流行的一句话,也很诚恳,没等周昕雨说话,刘茂才的一众兄弟已经开始起哄了。

  “嫁给他,嫁给他”张旭阳首先开始起哄了,有起哄的开始的人,后面的人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安静的教堂瞬间喧闹了起来。

  这时,周盺雨红着脸,被着头伸出了自己的手,刘茂才轻轻的把戒指戴在周盺雨的手上。

  刘茂才起身紧紧的拥抱周盺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