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政部的长官都走了,周老五独自留了下来。

  “茂才,干的不错,这一次可给我张脸了,我要谢谢你”

  “五叔,你就别夸我了,要没有你,哪来今日的我”刘茂才说话很客气,毕竟今天太过于出彩,以后可能会遇到比较多麻烦事,人怕出名猪怕壮。一旦你出名了,自然会有人嫉妒你,给你下拌子。今后有些事情可能少不了周老五出面解决。

  “都是五叔该做的,对了五叔和你谈个私事,明天晚上,你妹妹昕雨,她同学开酒会,她让你和她一起去呢,她还让我跟你说别忘了你们之前的承诺”周老五提到他女儿就十分开心,他十分喜欢这个古灵精怪的大女儿。

   这时刘茂才开始头疼了,她们女同学酒会不是随便那个人都能参加的,到会的一般都是这些女孩子的男朋友之类的,说不去吧,周老五的面子上肯定过不去,说去吧,容易让人家产生误会。刘茂才想了一会,好像很纠结做出个决定。

  》5更新{o最+Q快上酷;匠Y网¤

  “行吧,五叔,我明天晚上过去”

   这时秦成林走来过来,他刚把部队带回训练,刚好路过这里。

   “成林,你来一下”周老五叫住秦成林。

   “长官,啥事呀”秦成林以为找他有些部队的事情呢。

   “你还记得你那天带回家的那个女孩子吧”

   “记得,咋了”

  “昕雨让我告诉你,那个女孩邀请你参加明天晚上的酒会呢”

   “还有这好事”秦成林显然很惊讶,居然还能有人邀请他参加酒会。

   “你们俩明天晚上一起去吧,我有事就先回去了,你们忙吧”周老五说着话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快步离开了。

   刘茂才挺无奈,秦成林倒是开心。

  “大哥还有这好事,你说是不是那个女人看上我了”秦成林在哪里幻想呢。

  “可能吧”刘茂才无心讨论这事敷衍一句离开了。

   秦成林看着刘茂才离开的背影,不由叹了口气“红颜劫呀,一个凤山圣女,一个周昕雨,一个张语嫣,够大哥愁的呀”

  “什么够大哥愁的呢”一个憨厚老实的身影出现在秦成林身后说了怎么一句。

   “老四,你吓我一跳,你不懂,部队开始训练了吗”秦成林被这人吓了一跳,这人就是刚刚从家里过来的张旭阳。

  “开始了,劲头挺高的,你还别说,大哥那套还真管用”张旭阳被刘茂才的口才彻底折服了,没想到自己的大哥是个多面手。

  “你没想到多着呢”咱们去看看吧,我估计一会大哥得去检查指导呢。

   第二天晚上刘茂才刚刚从训练场出来回到办公室,在哪里批阅文件呢,电话响了。

  “你好,我这里是独立三十八旅,请问你找谁”刘茂才头都没抬的接起电话。

  “茂才哥,你怎么还没过来呢,酒会就要开始了”那边发出的声音让刘茂才有点无奈。

  “不是说八点吗,现在才五点,现在去那么早干嘛”

  “你开车过来还得二个小时呢,到的时候不就八点了”那边的语气有些变了,刘茂才知道那边的周昕雨此时一定在哪里嘟囔着嘴一脸不高兴呢。

  “好好好,我这就过去好了吧”没办法刘茂才只能打算起程,不可能敷衍了。

  “好的,你别忘了带上三哥,不和你说了,我换衣服去了”那边一秒钟变脸,高兴着呢。

  “来人,把参谋长叫来”刘茂才对着门外叫了一声,这是一个高高壮壮的人跑了过来,这就是刘茂才的勤务兵,是张恒光硬塞给刘茂才的,刘茂才本来是不打算要勤务兵,觉得自己一个人挺好,但架不住张恒光的软磨硬泡加威逼利诱,张恒光甚至说如果自己不要这个勤务兵的话,就把周昕雨安排给他当勤务兵,不得已只有收下了。

   这个勤务兵叫二柱,是标准的山东大汉,做勤务兵这二天一直和刘茂才形影不离,刘茂才到那,他一定到那,十分负责。

   二柱长相很大众,唯一异于常人就是身材高大威猛。

  “是”二柱一向很服从刘茂才的命令。

   不一会秦成林愤愤的走了进来。

  “怎么了老三,谁又惹你了”看到秦成林那愤愤不平的样子,刘茂才就觉得好笑。

  “这群士兵也太笨了,一定也不知道变通,不知道他们在新兵连是怎么训练的,就刚才我在那里训练战术动作,战术配合,我给他们设立敌情,让他们攻击一个高地,我说前沿阵地布满地雷,大部队不易展开,你知道他们他们怎么攻击的吗”

  “不知道”

  “他们既然先排除工兵扫雷,排除不了的雷,派人去趟,最后既然一个个连的用添油战术给我攻击高地”

  “咱们的人也这样”

  “我没让他们参加训练,我是让几个军校毕业的军官带队的,没有一个人给我提出来,迂回作战,真是气死我了”

  “你也别生气,你忘了我教你那会,你也不必他们强那去了”

   秦成林不说话了,还是有些气愤。

  “你就没想过他们趟雷,那么不怕牺牲没有怨言,你没想过他们明知去死还义无反顾,兵是好兵,带不出来是你的责任,不要动不动就给我体罚打骂官兵,他们都是爹生娘养的,他们是笨了点,但是他们勇敢,忠诚。兵是好兵,练不出是你的责任”刘茂才罕见对秦成林发火。在刘茂才看来他们将来可能活下来的很少,活着就要好好对他。

  “士兵犯错,关禁闭,比打骂他们强多了,他们还不恨你”刘茂才觉得自己刚才说的有些过了,不该这样对待秦成林。

   这就是国军训练的事实,死板,墨守成规,不知道变通,对上级的盲目服从,不善于发表自己的意见,一旦失去长官指挥,部队就立刻散架,任人宰割。

   最典型就是南京保卫战,南京城沦陷后,尚有七万可战之兵,他们都有武器,还能和鬼子打巷战,还可以给予日军重大伤亡,掩护老百姓撤退。

   但他们绝大多数在失去了编制既然放下武器,脱下军装,混入老百姓中,还有一部份投降日本人,只有极少一部份人选择抵抗。

   这其中就是一个很悲壮,也很悲哀的故事吧南京保卫战日本鬼子攻入城内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毫无有组织的抵抗,他们便开始烧杀抢掠,奸淫妇女,一帮不愿意放弃抵抗有骨气的中国军人打算反击,他们都是一群士兵没有长官,一时不知道怎么办,这是一个少校的军官跑了过来。这群人拦住了军官。

  “你们干嘛呢,鬼子马上过来了,你们还不跑呢”军官看到有人拦住他还是军人便问道。

  “长官你就下令让我们反击吧,我们实在不想逃”一名士兵几乎哀求道。

  “我不会指挥作战呀,我只是一个军需官,不能指挥你们呀”

  “你军衔比我们大,没有长官的命令我们不能擅自行动,而你就是我们的长官,别管你是干什么的,你军衔比我们大,就是我们的长官,只有你能让我们反击”

   这是枪声越来越近了,鬼子的部队已经马上就要抵达这里了。

  “长官,我们求求你了,你就下令吧,鬼子马上就要过来了,你只要说声冲,就行了,到时候你继续跑就行了”这时几十个国军围了过来,哀求道。

   这位少校军官也是个有血有肉的军人,虽然只是个军需官,但是是个汉子。

   他顺手拿起地上的一把枪“弟兄们,咱们今天就留在这了,给我冲”

   他们的结果自然是全体阵亡,没有一个活下来的,包括军需官。

   这个故事是真是假咱们先不说,从这里面就能知道国军的训练与士兵守则是多么死板,我相信这绝对不是个个例,很多这样的例子。

   刘茂才每次一想到这个军事就觉得胸口发闷,多么惨痛,抗日战争不是有一句流传一句话吗,一流的士兵,二流的装备,三流的军官,不入流的统帅。还有一种说法是一流的士兵,二流的军官,三流的指挥,不入流的统帅。

   这二种说法刘茂才更相信第二种,,因为刘茂才知道,抗战年间,国家黄埔军校军官死亡率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这个一个数据就可以说明中国黄埔毕业的军官大部分都是好样的,个别例子除外。

   刘茂才看着秦成林在哪里低着头就知道他在思考,该怎么改变,如何能够训练出一支能征善战的队伍。

  “老三,刚才的话你别太介意,我也是有些情绪,你别当回事”

   “没事,大哥是我做的不对,我没能和士兵们真正交心,只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没有摆正心态,明天我会把检讨送到你桌子上的”

  “今天你恐怕没时间写了,一会咱们还有事情要办,你忘了,今天晚上咱们还要去参加酒会呢”

  准备一下咱们过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