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茂才送完周昕雨自己便开车来到了郊外,秦成林在这里租了一个很大的仓库,准备在这里安排兄弟们暂时先住在这里。

   刘茂才很快就开车来到郊外的那个仓库,下车之后,便直奔仓库,仓库中秦成林和张恒光正在安排工人在哪里摆床呢。

  二人看到刘茂才走了进来,都过来了。

  “大哥,我估计明天就能安排的差不多了,我估计兄弟们还得四五天才能过来,那时咱们弄的差不多了”一直盯着工程进度的张恒光说道“嗯,不错,不耽误兄弟们正常用就行,老五今天能过来吗,不是说他的情报已经做到这里来了吗,咋还不见人呢,我找他还有点事情,毕竟咱们初来乍到,来到这边相当于瞎子,聋子啥都不知道”

  “今天晚上的火车,到时候咱们还得去接他,他可说了,这几天咱们的活动他可都了如指掌,说的自己很厉害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什么千里眼呢,我现在一想到他那猥琐的样子就觉得恶心,做个情报,不仅神神叨叨的,而且变得猥琐了,真不知道他平时都在干些什么”秦成林对孙振南都是意见,就因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孙振南都知道,把秦成林气得够呛。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做情报的呢。这句话是秦成林最常说的一句话,每次一说这话,孙振南就在旁边笑得不行。

  下午刘茂才回了一趟周家,周老五已经回家了,叫住刘茂才。

  “茂才,你说的事情我给你办了,独立第三十八旅,你是上校旅长,明天命令就能下来了,你先把架子搭起来了吧,我估计你还得去中央军校学习一段时间,有些战术的东西不动你可能多学学,估计一年二年的军衔就升少将了,毕竟你们的部队才刚刚成立吗”

  “谢谢五叔,五叔明天晚上我可以向你请教一些战术方面的问题吗”

  “行,你小子五叔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不简单,看样子你还有事情要办吧,赶紧收拾一下去吧”

  “五叔,今天晚上我就不回来了,明天我直接去陆军总部接受军职”

  “你小子算是开先河了,一下子成为那么大官,不简单呀,你给我好好干,底下可有很多人盯着你,上面盯着你的人也不少,别丢你五叔的脸,知道不”

   刘茂才自然听出了周老五的言外之意,对于带兵刘茂才还是绝对有信心,但是带领一个旅就有些棘手了,看样子的多去中央军校学习学习,毕竟以前也就是营级指挥官,一次带那么些人多少有些不适应。

  “五叔,我知道了,不会让你失望的”

  周老五笑了笑继续低头看着报纸,目光停留在这样一条消息上,日本浪人无故失踪日本帝国外交部对我国外交部发出照会,要求我国尽快破案。

   周老五笑了笑,口中喃喃自语“这将是个悬案”

   刘茂才回房间拿出枪支,放在腰间,今天去迎接孙振南不知道会不会出事,还是携带着比较好。

   刘茂才拿完就离开周家,开车接上张恒光和秦成林早早来到火车站附近准备迎接孙振南。

   晚上的火车站的人并不多,刘茂才三个先是在附近找个地方吃了个晚饭,等着火车的到来。

   大概晚上十点,孙振南乘坐的火车到了南京车站,孙振南下车以后看到他们,一人一个熊抱,然后爆了一句粗口。

   “艹,他妈的累死我了”刘茂才他们都相视一笑,没人说话。

  “走,上车”刘茂才拉着孙振南就往车上拽。

   孙振南做了一路的火车骨头都有着软了,只能任由刘茂才拉扯着。

   都上车之后车子发动直奔郊外的租的那个楼房一路上都没说话,到了地方孙振南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想洗个热水澡”

   这些刘茂才早已为他准备好了。

   孙振南好好享受了一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满身的疲惫被一扫而光。

   饭桌上刘茂才早已准备丰盛的饭菜等着孙振南呢。

   孙振南赶紧坐在桌子上。

  “来,为老五接风洗尘”说着刘茂才举起酒杯,张恒光和秦成林都一一举起酒杯。

  “谢谢大哥,二哥,三哥”说着话孙振南也举起酒杯和三个人一一碰杯,四个人同时把杯中的酒喝光“坐吧,老五你的情报做的怎么样了,有什么特别的进展吗”

  “我介绍一下大体情况吧,你们听一下吧,目前我们的情报人员遍及山东,江苏,河北,北平,上海。目前最薄弱就是东北,只有二个人。咱们刚刚开始,咱们的情报网大都刚刚铺开没有什么进展,最近也都是刚刚稳定,虽然那个省都有咱们的人,但是大都刚刚开展工作,一时半会也没有任何进展,咱们主要是刚发展情报网络,咱们的资金本不是很多,面临的问题也比较多,比如通讯的问题吧,咱们情报员只能通过飞鸽等一些原始工具来传递情报,大大降低了情报传递的及时性”

  “归根到底就是一个钱字,那振南让你去美国弄点钱来你愿意过去吗”

  “你只要告诉我怎么能弄到钱,就是赴汤蹈火我也愿意,没有钱的支撑,咱们情报工作很能有所成效,更不能为咱们的部队提供帮助”

   本来刘茂才不愿意太多改变现在社会的进程,但实在没办法,不改变些什么,自己如何生存都成问题。

  “这里有去美国赚钱的秘密,你收好,不能让任何人看到,记住是任何人,赚了一笔钱之后多购买枪支弹药,电台,多购买药品,里面我都给你写清楚,记住去美国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不要被那边人给骗了,找一个靠谱的翻译,拿到钱之后,一定要低调,不能张扬”刘茂才把准备好的手抄本和一张地图给了孙振南。

   孙振南把东西收好后,一口把杯中酒喝光。

  “大哥你放心,我走后二哥,三哥照顾好大哥”孙振南没说话又喝一口酒。气氛有些压抑,像生离死别似的。

  “记住赶在1937年七月之前回来,如果回不来,或者我们不让你回来,你就在美国呆着。无论成功与否,你的情报工作大哥先帮你做着,三雷最近一直也跟着你跑,他应该知道你的明线暗线。一个人只身一人,一定要注意”

  “我知道了大哥,我会努力做好的”

  “行,老二拿出五十万给老五”张恒光听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说道“五十万够吗,我担心在异国他乡,不容易”

  “够了,我会节约的,相信我,二哥我一定会把大哥嘱咐我的事情做好的。

   四个人一夜都在商量未来的发展方向,都一夜未睡。

   天亮之后就各奔东西了,刘茂才带着张恒光秦成林来到国防部的陆军部接受命令。

   这次刘茂才看到了民国政府办事的效率还是很快,刘茂才到了之后便遇见周老五,周老五直接带着他去要命令,一个负责传递命令的参谋早就准备好了,刘茂才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国民革命军的一员,一位上校,接下来就是领军装,各种各样的批条,要装备,要人员,要军响,要驻地。

   好在有周老五跟着自己,当官之间又互相给面子,所以事情办的还算顺利,但是上上下下得跑,把刘茂才他们累的够呛。终于在下班时间把该办的事情办的差不多了,每个人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周家。

   刚回到家,刘茂才二话没说,直接就往沙发上一坐,实在太累了,可比打仗累多了。

  {酷D…匠、网?首j0发/'

   这时五婶子走了过来“茂才可不简单呀,上校了呀,五婶子是不是得奉承奉承你呀”五婶子那满脸笑意,就是过来挤兑刘茂才两句的。

  “行了五婶子,你有这个功夫给小侄我倒两杯茶,我渴死了”

   没怎么跑的张恒光和秦成林看到这一幕,都在哪里哈哈大笑。周老五也笑了。

  “你还不如我这把老骨头”

  “你们随便吧,我挺累的,也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不包括您呀,五叔”此时的刘茂才脸皮厚了起来,完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茂才哥,穿上军装了”

   刘茂才转脸一看从楼梯上走下来两个女子,其中一个不必说就是周昕雨,而另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刘茂才一眼就认出她是张语嫣。

   此时张恒光和秦成林都看到张语嫣都收起来笑容,气氛对这个兄弟有些尴尬。

  “怎么样,是不是很帅,五婶子不给我倒水,你帮我倒杯水吧”刘茂才开始贫了。

  “你真懒”嘴上说着,身体却很老实给刘茂才倒了一杯水。水递给刘茂才面前,还不忘给刘茂才一个白眼。

   刘茂才笑了笑喝了口水,站起身走到张语嫣面前“过来了”

   看到刘茂才走了过来,张语嫣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

  “来了,你参军了,什么过来的”

  “来几天,你们聊吧,我去休息一会”说着刘茂才便走到楼上开始睡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