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我回来了”周老五的别墅传来了一个年轻女子的说话的声音。

  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周老五看到这个女子笑笑“回来了,你妈在楼上呢”这就是周老五的宝贝大女儿周昕雨,此女子一双大大眼睛十分水灵,皮肤白净,如果没有那双大眼睛长相一般,就是一双大眼睛,让她从里到外透着几分灵气,还有几分的俏皮,身材高高瘦瘦,颇有几分邻家小妹的感觉。

   这时刘茂才第一次看到他的评价,对刘茂才来说,周昕雨的确是邻家小妹,只不过这个像邻家小妹的,的却是邻家小妹。

  “爸,我同学后天要来我家里玩,我想留她在这住几天”周昕雨有点事情求周老五,拉着他的手开始缠着周老五了。

  “是不是张语嫣,天天在一起,你还打算二十四小时在一起,自小你忘了人家家里人都不让人家和你玩了”

  “爸,那都是啥时候的事情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你咋还记得呢”周昕雨开始有些不高兴了,说话的语气都变了。

  “来就来吧,爹又没说啥,告诉你啊,你茂才哥今天来了,正在后面呢,你不去找他聊聊”

  “爸,真的,你可别骗我,都说茂才哥不在,今天他怎么会来呢,是不是有人冒充呀”

  “没错,你当年给你茂才哥留的那个伤疤现在还在呢,我能认错吗”

  “真的,那爸我去看我茂才哥了”说着周昕雨高兴的跑到后院去了。

   这时楼上五婶子走了下来“看样子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昕雨还是很喜欢茂才的”

   周老五点了点头,没说话,笑眯眯的看着周昕雨离开的背影。

   周昕雨来到后院,刘茂才和秦成林正在商量事情。

  )最&新}V章u'节ec上酷b4匠!y网

  “茂才哥,你啥时候过来的”刘茂才转身看到周昕雨愣了一些,心中暗想变化好大呀,如果不是声音,自己绝对认不出来这就是周昕雨。

  “昕雨呀,我上午过来的,好久没见了,最近怎么样呀”

  “我挺好的,茂才哥,我可听说你最近几年可过的不好,好几次都差点死了,语嫣都不告诉我你的事,我可担心你了”

  “你哥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了吗,我没事,你三哥也来了”

  “我看出来了,昕雨是不记得他有个三哥,只有茂才大哥呀,你们聊吧,我的走了”

  “三哥,你还是那么坏,就知道欺负我,我不理你了”说着撅着嘴在哪里假装生气呢。

  “昕雨呀,三哥出去有点事,你和茂才大哥先聊吧”秦成林的确有事,也就没在和周昕雨聊。

  “三哥,你注意安全”

  “昕雨妹子长大了,你们放心吧”说着走开了。

  “告诉你个好消息,后天你媳妇张语嫣,就要来咱们家住几天,怎么样,高不高心呀”

  “我和她的婚约已经解除你不知道吗,她没告诉你吗,还有我和他本来就不可能,你也别乱和他说我的事情了。”

  “解除了,她没告诉我”听到这个消息,对周昕雨来说无疑是个重磅炸弹。

  “怪不得我每次和她提起你的时候,她都有意无意的回避,原来是这样,茂才哥说说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刘茂才本来不想说,也不愿意去想过去的事情,但越是这样过去的事情就像镜子一般,越想抹去,缺越是清晰。周昕雨问了出于好意,没办法回绝了,只能一五一十把自己的悲惨经过说了一遍,但很多自己过的苦日子,受的罪都没说,即使这样,周昕雨听完后,也开始哭泣了。

  “茂才哥,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们呀”说着周昕雨扑到刘茂才的怀中。

  “行了,哥都没觉得委屈,你也别哭了,哥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了吗,咱们不还是团聚了吗”刘茂才边说边轻轻的拭去周昕雨的眼泪。

   此时正是黄昏,很美的一张图片,周老五轻轻在楼上用照相机拍下这珍贵的一幕。

   男生一手轻抚着女生头发,另一只手轻轻拭去女生眼泪,女生头低着,马上就要投入男生的怀抱,加上这夕阳西下的美景。

   晚上刘茂才和周老五一家人一起吃饭,其乐融融,聊着天,这时秦成林跑了进来,身后还带一个漂亮的女子,此女子穿着一身大学的校服,清纯可爱,但犹如是跑着进来的胸口尚且有些起伏不定。

   秦成林跑到刘茂才跟前在耳边说了几句,刘茂才一下子站了起来“五叔,我有点事情要处理,这个女孩子你帮忙照顾一下”

   周老五看到了秦成林裤脚有血迹,肯定是死人了。“你们注意安全,手脚利落点,别留下什么痕迹”

   刘茂才点了点头,带着秦成林,张恒光走来出去。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秦成林出去准备租房子,毕竟在周老五家也不行,这是刘茂才让他去办的。

  租房子找到了一个中介,很快租到一个二层的小洋楼,秦成林看了看,觉得很满意,当天下午就要和房主谈租金,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秦成林找的这个楼房又在很偏僻的地方。

   秦成林走着路,忽然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呼救声,秦成林没有多想,循着声音跑了过来,看到在一边寂静的小湖旁边,一个日本浪人在哪里猥亵一个女学生,眼看着就要把女学生衣服脱下来了,打算要提枪上马了。

   秦成林本来就是义士,不可能不救这个女子,秦成林上去便是大声的呵斥他,秦成林初来乍到不想上来就动手打人。

  日本浪人正在兴头上,被人呵斥一声,火气挺大的呀,对着秦成林骂了一句秦成林听不懂的话,继续着他的动作。

   “大哥救救我”女学生又一次发出求救。

   秦成林的火气也上来了,但是比较克制,拉开了日本浪人,日本浪人看到这里相当生气,大日本帝国的公民在这里不是想干嘛就干嘛,既然有个毛头小子来多管闲事,日本浪人相当气愤,抽出武士刀对着秦成林就是一刀,秦成林早有准备,顺势一躲,泥人尚有三分土性呢,何况是杀人无数的秦成林,从腰间抽出匕首和这个日本浪人打了起来,日本浪人虽然手中的武器刀很长,具有一定优势,但是那里是身经百战秦成林的对手,很快被秦成林近身,秦成林可没有那种中国传统的思想观念,点到为止,他一出手必是杀招。近身之后在日本浪人的脖子就是一刀,直接结束日本浪人的生命。

   杀完人后,秦成林有些犯愁了,怎么处理这具尸体,那个女学生看到这一幕开始尖叫。

   秦成林用他那招牌动作斜着眼冷冷看着女学生“闭嘴”就这么二个字加上秦成林那经典表情,女学生立刻闭嘴了,秦成林先把尸体藏起来,自己一个人没法处理。

  “走,跟着我离开”秦成林冷冷的看着女学生。女学生听到秦成林这句不容抗拒的话默默跟上秦成林。

   听完秦成林的叙述刘茂才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

   刘茂才三人很快来到藏尸的地方“把他眼睛,鼻子,耳朵割掉,牙都给砸碎,十指都给砸碎,等一下用火烧一下,然后把他身上绑着石头沉入长江,明白了吗”此时的刘茂才十分镇定,平淡的说出了处理方法。

  这个方法虽然血腥,但是实用。即使找到他,估计连他亲娘都不认识他。把尸体处理了一下,几人用麻袋把他抬到了长江,还好他们找的地方偏僻没人,离长江也不远,否则不暴露也得把他们累的够呛。

   把尸体沉入长江,只溅起不大水花,很快长江就恢复了平静。

   刘茂才看着滔滔不绝的江水,感慨良多,不知道自己这个未来人会在这里给这个时空溅起多大的水花,是不是能够让中国少受一些罪,少死一些无辜的老百姓,能不能避免那个令后人痛恨无比的南京大屠杀,能不能多救一些人。

  “大哥,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以防别人怀疑,快走吧”张恒光看着刘茂才在哪里发愣,提醒道。

   刘茂才嗯了一声,带头走了回去。

   回到周家的时候已经半夜了,周老五正在懒洋洋的看着报纸,看到刘茂才他们回来,伸了伸懒腰“回来了,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困了先去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五叔,晚安”刘茂才看着周老五离开的背影,觉得他的背影已经不像上午看到那样笔直,刚硬,有些软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