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周老五的客厅,刘茂才四周看了看,说不上奢华,但也还是很精致的,彩色玻璃吊灯十分漂亮,真皮的沙发和茶几摆在大门的左侧,大门正对着的是一个宽大的楼梯,楼梯是木质的涂刷着红色的的油漆,一切显得十分漂亮,刘茂才看到家里的装饰就知道,自己这个五叔也是个随大流的人,肯定多多少少也有点灰色收入。

   五婶子拉着刘茂才坐在沙发上,问东问西,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的问,当然也是出于关心。

  “五婶子,我给好好聊聊我的我家出事之后的事吧”

   这时五婶子和五叔都安静下来了。

  “我家里突然遭到匪患,一家人十五口全部被杀死了,我那天出去玩,侥幸逃过一劫,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一切都把我惊呆了,我家已经在一场大火付之一炬了,当时我只觉得完了,但我想报仇,恰逢此时张福就把我接到他家去了,我永远忘记不了,张富刚到我家时,那副表情,我感觉此时肯定和他有一定的关系,他事先肯定得到消息,甚至有可能参与其中,我家的生意在我接到他家时候,他既然能够全盘接收,完全没有遇到任何障碍。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有问题,我就悄悄在他家开始查,就在我有些眉目的时候,他就把我逐出家门,完全是一个莫须有的理由”

   刘茂才脸色有些凝重。

  “我感觉他应该参与其中的事情,但是我想进一步查出幕后的人,所以这些年一直没动他”

   这时周老五那个火爆脾气起来了“他妈的,大哥对他那么好,他能有当时的,甚至现在生活不都是大哥给他的,不是个东西”

   “五叔,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到现在还惦记自己的这个老友的孩子呀”

  “孩子,你现在在那边做什么,离开张家你是如何生活的呀”五婶子开始关心刘茂才的生活,女人不可能像男人一样,关心那些恩恩怨怨的仇恨。

   没等刘茂才说话周老五说话“茂才,杀过不少人吧,你身上杀气很重,是不是被迫落草为寇了”周老五说的很轻松,多年的军旅生涯自然让周老五能感觉到刘茂才异于常人的气质。

   刘茂才点了点头“被他赶出来之后,我当时也不小,本来想找个活来养活自己的,但是当时张富已经和城里的老板打过招呼,不要他们用我,没办法只能在城里流浪,过着乞丐的生活,张恒光他们都跟着我一起,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孤儿,没家没亲人,一天我们和另一群乞丐发生冲突,我下手太重了,杀死了三个人,不得已我们上山为寇,但五叔我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的事情”

   听完刘茂才的话,周老五抽着烟一句话不说,五婶子则不停抽泣,把刘茂才揽入怀中喃喃到“孩子,受苦了”不停的重复这句话。

   张恒光和秦成林想起来以前苦日子,都默默低头不语。

   良久,周老五打破了沉寂“都是命呀,茂才,当兵吧,我给安排”

  “不行,你还信那些算命道士的话,我就是一辈子养他,也不会让他去当兵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国家的,万一……”周老五刚说出让刘茂才去当兵就遭到五婶子的激烈反对,周老五夫妇只有二个女儿,没有儿子,五婶子早就把刘茂才当成儿子,哪能轻易让自己的孩子冒险”

   周老五当然知道五婶子怎么想的,不说话坐在那里继续抽烟,客厅又一次的陷入沉寂。

  “我手下还有四五百个兄弟,我得给他们找出路”

   此话一出把周老五吓了一跳“茂才,我可知道那个韩老头是怎么对付你们的,你还能有五百人,不简单呀,是个做将军的料,我决定,每天我会去给你要个编号的,我尽量给你争取个中央军嫡系团长,这个面子,我还是有的”

  “五叔,我要杂牌军的旅长或者师长,老二把东西给五叔”张恒光听到刘茂才的话马上怀中取出一个信封,里面装的是二百万大洋银票。

   周老五接过来看到里面是几张银票,看了看数目,把钱放在里面,对着刘茂才脸就是一砸“你小子,找死,你不是给五叔找不自在吗,刘茂才被那么一砸,也的确吓了一跳。

   但是很快冷静下来,还是自己把人想的太简单了,老话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有些东西就是再多的钱都买不来的,就比如父亲和五叔多年的兄弟之情,那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用钱能够衡量的。

   五婶子看到这里拿起信封打开看了看,吓了一跳,那么多钱还是第一次看到“茂才搁哪里有那么多钱,你赶紧收起来的”

   刘茂才也不说话,也不收“翠玉(五婶子的小名)这小屁崽寒碜我们那,你先收着,等哪天我把事情办完,你把这钱存起来,我怕万一将来发生什么意外,咱们也好解决,我看出来了,这个小子非池中物呀”

   五婶子闻言点了点头“密码是你生日,到时候别忘了,你一来就不忘我们省心”说着上楼去了,他知道男人们该聊些不让自己知道的事情了。

  “小子,我知道你怎么想的,看样子你有自己的一番打算,我还得给你擦屁股,马仲英去苏联后有个新编三十六师,一直没有用出去,你觉得怎么样了,我觉得这个编号既不能引起他的注意,但是最近有消息说他要回来了。”

  “五叔,没必要胃口那么大,咱们就要独立旅就行了,其他无所谓,重要一定不能够杂牌”

   “行,我知道了,过二天让你的弟兄们都过来吧,,明天我就去给你办,问题不大,当时你的答应五叔一个要求”

  “五叔,你说,能做到我一定做到”

  “一定要注意安全”

  这时一个下人走了过来“老爷,开饭了”

  “茂才不聊了,走咱们去吃饭吧,”

  说着周老五起身,刘茂才和他的二个兄弟跟在后面。

   饭桌上饭菜十分丰盛,刘茂才也有些饿也没客气就开始吃了。

  “茂才,成家了吗”五婶子很自然的问了一句,觉得应该能得到一个满意的回答,毕竟做土匪弄个压寨夫人很容易的事“婶子,没呢,谁能看上我呀”刘茂才一边说着,口中的还不停的吃着饭菜。

  “慢点,你饿死鬼托生,都那么大了,还没成家,这哪能行,我得给你张罗去”

   五婶子本来是想问你和语嫣怎么样了,但一想到刘茂才说的情况也就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但还是问了一下。

   听完五婶子的话刘茂才差点没噎着,没想到五婶子那么替自己操心,自己的终身大事也得管。

  没等刘茂才说些什么五婶子已经开始和五叔商量哪家大官有合适的女儿,和自己合不合适,刘茂才那叫一个无语。赶紧吃完饭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急匆匆的吃过饭,给张恒光和秦成林每个人一个眼神,他们也快速的吃完。

  “五叔,婶子,我吃过,你们慢慢吃,我去后院玩一会,有什么来找我我”还没等周老五和五婶子说什么,刘茂才已经跑出去了。

  “这孩子,咱们刚才找了一圈也没有合适的呀,你好好想想咱们身边还有合适的吗”五婶子有些担忧,一时没找到合适的。

  “有倒是有一个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呀”周老五有些坏笑的看着五婶子。

  “别怎么看着我,你赶紧睡呀”

  “咱们的宝贝大女儿,昕雨呀”周老五语出惊人的说了那么一句。

  “对呀,咱们的女儿也十八了,比茂才小三岁的,刚刚好,就是还在上学,这是个问题”

  “又没让她们结婚,上不上学无所谓,等丫头回来,你和他说说,同意最好,不同意也得同意”

   这边二个人在这边讨论着刘茂才的终身大事,而刘茂才却跑到后花园可是讨论未来了。

  “没想到这次事情办的那么顺利,收获也超出我们的想象,以后大哥可就是旅长了,弄不好可是少将呀”

  “事情虽然办妥了一般,但是咱们却没有钱了,不能说给咱们部队开个小灶,我估计咱们的武器装备一定很差,但也得比咱们目前的装备要好一些,以后咱们边打边补充吧,,以后咱们打仗,还是多打运输队,谁叫咱们穷呢”刘茂才说这话有些无可奈何的感觉。

  “大哥,今天下午我就家里的弟兄准备起程”

  “行,对了那么多人,尽量分批次过来,还有所有的武器装备都不要,把武器装备给凤凰山的人,把家里的家底都拿来吧,大概还有一百万吧。”

  $看//正版2、章‘节上酷匠m网%

  “行,我这就去办”说完张恒光离开了。

  “你想当副旅长,还是当一个团长”

  “无所谓,大哥自己看着办,我估计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中央肯定得派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文茂才说:

抱歉一不小心写多了

跟这大哥成为军人后悔吗

“后悔有用吗,跟了你十几年了,你今天和我说这个呀。今后我估计得到处打仗,刀口舔血就刀口舔血吧,至少我们的身后有了老百姓和国家,有了荣誉与敬仰,即使一天战死也能含笑九泉了”说着秦成林看了看天,眼神十分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