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来的人,气宇轩昂,文质彬彬,但有些坚韧不拔,浓浓的英雄眉下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让人看过一次就很难忘记他那容颜。

   据后人对他的了解他是个睿智,聪明,有尊严气节的人。

   我想大家都知道是谁了,就是民国四大美男子之一,这就是共和国的开国元勋之一。这就是周伟人。

   刘茂才看到这里也是一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心中充满着惊讶,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周伟人看到刘茂才在哪里直勾勾的看着他很不舒服,语气中有些异样,但是总体还是很中性的“请问有什么事情吗”周伟人还是那么的礼貌,保持他那良好形象。

   被周伟人那么一说,刘茂才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么一直盯着人家肯定是不对吧。

   刘茂才深知党史,此时的我党是最困难的时期,经济匮乏,人员减员的厉害,陕西那块贫瘠之地难以供养我军主力,刘茂才上世是党员自然对我党充满好感,热爱我党。

   他去了隔壁房间叫醒了张恒光和秦成林,让他们把钱给自己,然后让他们守在门外,注意周围安全,注意不要让别人偷听他们的谈话。

   至于刘茂才究竟和周伟人谈了什么无人知晓,周伟人为何要和素不相识的刘茂才谈话也无人知晓。根据事情后来的发展可以推测他们谈的内容有如下几点。

   第一刘茂才出钱赞助我党,并用自己所知道的知识告诉我党如何利用优势去美国淘金赚钱,壮大自己的革命队伍。

   第二加入我党,周伟人作为介绍人。

   第三分析讨论当今天下局势,以及国外局势,以及对日作战的方向,抗联发展问题。

   第四,我党对苏联的态度,以及如何摆脱苏联对我党的影响,让大家意识到苏联的本质。

   第五如何发展壮大队伍,谁是主要敌人,谁是盟友。

   一只小小的人物,没能用自己力量干过多大的事情,但他的几句话却改变了今后历史的发展方向。

   很快火车到了南京火车站,作为民国的首都,南京车站在浦口,刘茂才到了浦口下车之后,出了车厢伸了伸懒腰,坐火车是什么累的,即使是一路上有吃有睡,但是那个年代火车的乘坐质量的确很不咋的。

   火车站人头攒动,作为一个国家首都,不管这个国家强与弱,但一个国家首都火车站,人数总是不少的,在出站口人数更多,几乎人贴着人,走路都很困难,出了出站口,外面很多摆摊的人,大声叫卖着,都是一些水果,以及一些街边的小吃摊。到了南京已是中午,刘茂才的肚子中已经饥肠辘辘。

   “我饿了,咱们去吃点饭吧”张恒光和秦成林也都饿了,都点头同意刘茂才看了看周围的小吃摊“那咱们就吃馄饨”刘茂才的目光看到一个人数不少的人馄饨摊,一向喜欢安静的刘茂才选择一个人多嘴杂,张恒光有点不懂,但是还是跟了上去。

  “老板给我来三碗馄饨”说完刘茂才找了一个没人桌子坐了。张恒光秦成林随后也坐在和刘茂才的同一个桌子老板应承完了之后,很快馄饨便给端了上来,馄饨的卖相很好,清清的汤中有十几个馄饨,里面的料很足。

   周围的人多数穿着短打衣服,都是这些一些出苦力的的人,刘茂才耐心的听着他们的谈话吗,但是很快刘茂才失望了,他们聊得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刘茂才失望归失望,但没办法,刘茂才只有默默的吃饭了,一碗馄饨很快吃完,没有任何收获的刘茂才付完钱之后刘茂才离开了那里,很自然叫三辆黄包车,张恒光和秦成林跟在刘茂才的后面上了车。

   刘茂才拿出珍藏多年的一封信,和黄包车说了上面的地址,听到地址,拉黄包车苦力听到这个地址,不由仔细的看了看刘茂才,差点都撞上前边的墙,刘茂才及时的提醒他,避免了他撞上去。

   刘茂才在思索去那个地方的多么另类,连拉黄包车的人,都那么看着自己。很快他们被拉到一群别墅区,别墅区里,大都一些欧美式的建筑,别墅区还有一些军警巡逻,来来往往的都是一些汽车,几个黄包车就像鹤立鸡群一般,四周的军警都在盯着他们,但是也只是盯着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很快到了地方,刘茂才付了钱,映入刘茂才眼帘的是一个三层的大别墅,超大的院子,豪华的大门,让刘茂才唏嘘不已,好豪华的地方,看样子这个五叔相当不简单,但此时刘茂才有些担心了,万一不认怎么办,那样岂不是很尴尬,虽然事情有很多预案,但只有这一条是最快最好的,能够帮助自己迅速拉起一支正规化的军队。

   连刘茂才都觉得惊讶,更别说秦成林和张恒光了,他们二个人被眼前的惊呆了,报纸上美丽的地方,今天终于看到了,还是彩色的,二人更是不停的看着周围的地方,但是他们虽然好奇,但也只是看看,没敢乱走动,那些军警可都是荷枪实弹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刘茂才来到门前按动门铃,一会走过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定睛看看刘茂才他们“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说话不卑不亢,但又十分有礼貌,刘茂才知道此人一定是受过训练的军人,心中暗想,看样子五叔是混的很好了,就是不知道认不认识我了,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刘茂才拿出一块残玉,是一块曾经刘茂才父亲给他的,说未来一旦有什么事情,可以拿着这块玉去找五叔。

  “麻烦你告诉你家老爷,就说他老家的小侄拜见,把这块玉拿给他看,他会认识的”那个年轻的小伙也不怠慢,拿着那块玉就往主楼走去。

  “大哥,你说能管用吗,老爷都故去多年了,现在都是人走茶凉,估计早就不认识你了”张恒光不仅怀疑了,毕竟不是有句老话说的。富在深山有人知,穷居闹市无人问。毕竟家道败落之后,刘茂才都当土匪,谁能愿意和土匪扯上关系。

   刘茂才一句话也没说就站在哪里默默的看着,很快从主楼跑出来二个年轻的小伙,他们跑到门前把大门缓缓的打开“少爷,请进”说话的语气十分恭敬,刘茂才知道了,老爹看人还是很准的,果然重义气。

   刘茂才大步流星的走入院子,身上透露出一种气质,一种自信的气质,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

   主楼中走出一群人,带头的是一个四五十的中年人,走路虎虎生风,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刘茂才看到这个男的站住了“五叔”

   没错那个男的就是周老五,周老五没说一句话上来给了刘茂才一个熊抱“孩子,家里的事五叔都知道,这些年,苦了你了,怪五叔没用心找你,五叔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爹”

   刘茂才本想说什么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过来,虽然中年妇女打扮很平常,但身上也戴了不少金的首饰,但掩盖不了她已经松弛的皮肤和满脸的皱纹。

   刘茂才看到她就笑了“五婶子”说着就放开周老五,给中年妇女一个熊抱,中年妇女也就是刘茂才的五婶子笑了“都多大,还那么没大没小,让五婶子看看,这些年受了多少苦”

   周老五的老婆五婶子,在周老五读军校的时候就在家中,刘茂才小时候很喜欢五婶子,因为五婶子会做蝴蝶糖,会做一些孩子玩的小玩具,所以刘茂才经常去她家,为此没少挨父母的打骂,跑人家蹭吃蹭喝一玩就是一天,虽然周老五家里穷,但吃喝还是没问题的,但打骂对刘茂才没有用,还是我行我素,没办法刘茂才父母只能听之任之,所以刘茂才和五婶子的感情很深。

   五婶子看到刘茂才的手臂上有伤,眼泪就很自然的流了下来。

  “大侄子,这些年受不少苦,这些伤都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那次留下来的”

   刘茂才看着五婶子流泪了,心里多少也不好受只是点了点头,周老五没有被刘茂才冷落而不高兴,听到五婶子的抽泣说的话,咬了咬牙。

  “这群败类,别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一定带兵剿了他们”

  “五叔,五婶子,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没等刘茂才介绍身后的朋友,周老五就开始说了“恒光,成林,你们还跟着茂才一起,我很开心,果然都是好孩子”

   二人尴尬笑笑“五叔,说的哪里话,一日是大哥总是都是大哥,我们肯定跟着大哥呀”

  刘茂才也笑了“这二个小子打都打不走”

  “别站在这里,进屋吧”五婶子看到很多人聚在院子里总是不是事,开口说到。

  “茂才进屋吧,也让你五婶子好好看看你,这些年你五婶子可惦记你,让他好好看看你吧”周老五看到刘茂才也很高兴。

   五婶子拉着刘茂才的手就往屋里走去,刘茂才只能任由五婶子拉着,一边走刘茂才一边在想,看样子五叔,五婶子还是以前的那个五叔,五婶子,没有任何的变化,这时刘茂才心中逐渐有底了,看样子这趟是来对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五叔说这件事情。

  +最{新@《章‘节T上《`酷匠%网;O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