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南京之行(一)

   刘茂才离开凤山圣女之后,来到了安顿他们的房间把刚刚才睡着的秦成林从床上拉了起来,秦成林睡眼惺忪的跟在刘茂才离开了凤凰山。

   刘茂才回到山寨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此时山寨已经是忙碌成一团,一个个棺材被整整齐齐的放在山寨聚义厅门口的空地上,山寨中的众人在哪里把一条又一条的绳子放在一个个棺材上,看样子是准备把死去的兄弟下葬,看着那些整整齐齐的棺材,刘茂才脸色变得十分凝重,看着这些弟兄们冰冷的躺在冰冷的棺材中,昨日还有说有笑的,今日却阴阳两隔,人鬼殊途,怎能不令人伤心。

   刘茂才是个坚强的男人,但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就会有喜怒哀乐,即使在冷血的人也会有。大家看到大当家的来了也没有放下手中的活,在哪里默默的干着,几百人的山寨只有早起的鸟儿在哪里叽叽喳喳的叫着,仿佛告诉世人,这是一个早上。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上。

   这个时候刘茂才的几个兄弟陆陆续续来到了他身边。老二张恒光,老四张旭阳,连最近经常神出鬼没,一天神神叨叨的孙振南也出现在刘茂才的身后,轻轻的拍了拍刘茂才的肩膀,以此来表示对他的支持。

   这时一切都收拾的差不多了,没有任何言语,每个人都十分有顺序的走到了二十三个棺材的旁边,每个棺材都有八个人,余下的人都站在一边,没有任何的言语,二十三个棺材齐齐的被抬了起来,这需要的是默契,刘茂才知道抬棺材里都有些老兄弟,所以才能如此默契。

   一个个的棺材被抬出了空地,开始往后山抬去,最后一个被抬出空地的时候,所有人跟在队伍后面开始往后山去,他们五兄弟在队伍的最后面了。

   后山的半山腰处,一个个半人深的大坑,整整齐齐被排列在松树林的前边,可以看到有些大坑挖的不是很整齐,由于有些山石的阻挡,挖出坑形状可能会大大小小不同,但却显得十分整齐。

   一个个棺材被放在坑中,一把把的土开始往坑中埋,慢慢的覆盖了棺材。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也是心酸的,不需要任何煽情的语言,不会任何催人泪下的音乐,大家的眼中都多少会留下些眼泪。

   晚上,聚义厅。

  “明天我打算去南京,老二,老三跟着我一起去,老四,老五在家守着,我这次打算去给大家一个出路。”做在首位的刘茂才语出惊人的说了怎么一句话。

   大家陷入了沉默,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在哪里低着头,没人说话。

  “既然不想说,举手决定吧,同意的举手”刘茂才看着大家长时间的沉默,不得不说一句。

   同样惊人的是,所有人都选择了同意,底下除了刘茂才的几个兄弟,还有一些土匪的小头目。看样子没有几个人愿意当土匪,土匪毕竟是为世人所不耻。被人家所看不起。但,如果有生路,谁愿做土匪。

   这下刘茂才不说话了,本想会有很多人反对,自己也都想好了说服他们的话了,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巨大的差距,刘茂才不想说,也不知道说什么。

  “没什么事,大家散了吧”看着大家都在那里沉默,张旭阳坐不住了,不能让大家在这里闲等,说了这么一句。大伙没一个起身离座,大家都知道大哥肯定有话要说,张旭阳也知道,但一向脾气暴躁的他,忍不住这种无声的沉默。

   “既然大家都认同,我想大家也都不喜欢当土匪,咱们做土匪,又不抢老百姓,又不抢大户,咱们以前的日子都是过的很紧,经常也会出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咱们还得东躲西藏防备政府的围剿,也就近二年咱们的实力大一些,敢搞一些大动作,手中也才有些钱,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暗地不知多少双眼盯着咱们,所以咱们如果一直怎么下去必然会被打击的,咱们必须找出路。我希望我走的这段时间,大家不要惹事,能忍就忍,注意保存实力,那样咱们到时候能多要点编制”刘茂才可以和大家谈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了。“咱们以前和别的山寨也打了不少仗,为什么这次咱们会那么难受,按理来说咱们还是个胜仗”刘茂才说的是疑问句,明显要自问自答了。

   “一来,咱们卖力的练了三个月了,三个月来,大家也都知道咱们自己付出的努力,那个山寨怎么练过,咱们练过还死那么多人,为什么,我想有三个原因,一咱们轻敌了,低估恶霸天的实力了,二咱们没有任何情报,明显算是乱打,三也是最重要的,咱们小面的小队长,压根就不知道指挥,就知道一个勇猛杀人。二来咱们以前打仗从来没死过那么多人,那次咱们被围剿那完全是被政府打得,那是没办法的”刘茂才停顿了一会,觉得该说的都说了。

  “大家回去好好想想吧”说完这句话,刘茂才喝了一口水,大家都纷纷的离开了聚义厅,现在的刘茂才他们颇有一丝军队的意思,知道开始总结经验教训了。

   人走的差不多了,刘茂才的四个兄弟留了下来。

  “大哥,钱已经准备好,一共三百万大洋,这是咱们几乎全部的家底了”张恒光很不情愿的说出了这句话,毕竟这些钱是他这些年一点一点攒出来了,一下子拿出来,多少有些难受。

  “大哥,咱们明天做火车去吧”这时秦成林开始说明天的计划了。

  刘茂才想了想“你准备好就行,希望一切顺利吧,大家都回去吧,好好休息吧”说完刘茂才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开始收拾一些东西,收拾行李了时候,从衣服中掉了一个玉质的挂坠,是残破的一个玉蝴蝶,刘茂才拿起来思绪回到了以前。

   十年前这个玉蝴蝶曾经是他们的定情信物,今日恐怕见面也不会相识了吧,刘茂才笑笑,带上了玉蝴蝶。

  ☆酷.匠◎、网3K永/久V}免{o费看(y小R说3/

   第二天一早,刘茂才带着几个兄弟和张恒光,秦成林一起直奔火车站。

   这个时代的火车大都速度不快,从南京到上海最早的时候需要一天,后来经过提速到现在只需要五个小时,但是从费县附近的火车站到南京多少也得二天的时间,旅途还是比较漫长的,走进火车站几个刘茂才的兄弟们都回去,只留下了刘茂才三人,刘茂才不想带太多的人太过于招摇,只是简单带张恒光,秦成林,没有过多的人。

   坐在候车厅,人数不多也不少,多数人都提一个小包,或者简单的拿一些东西,一看就知道不是走远门,这个年代火车是出去办事主要交通工具。大多数人出去都选择乘坐它,但是大多数人都有一些中产阶级,没有几个平民百姓能够乘坐的,毕竟价格还是不便宜的,简单举个例子,从南京到上海,三等座票价是2•5元,最便宜的了,头等座是10元,看似很便宜,但是联系当时的收入情况,就不是那么乐观了。

   民国时期,最好的职业就是老师了,他们的工资是多少呢,是20元,读者会说不少还是能够坐火车的,我在说一个例子吧,民国时期好一点城市,最好地段的房子才一百元左右。最好职业都如此,那普通职业呢也就二三元,拿一个月工资坐一趟单程的南京跑上海,是相当不值得的。

   等秦成林买来车票,火车也就快要开了,秦成林买的是一等座,三个加起来花了一百多大洋把张恒光气得狠狠的盯着秦成林好一会,看的刘茂才觉得好笑。

   很快传来火车站人员的声音“火车到了,大家准备上车”大家都纷纷起身准备上车,但前面有检票的,他们不仅检票还检查每个人的行李,但是这种检查更多的是一种形式,检查的不是很严格所以带有枪支的刘茂才三人很容易的就蒙混过关了。

   来到车上,他们发现几乎没有买头等座的人,那一节车厢就他们三人,而且他们那个车厢都是有一个个小隔间的,一共四个,每个隔间都能坐二个人,但空间很大,坐七八人没有问题。

   三个坐好没一会,车子就已经开动了,车子慢慢的启动,此时的张恒光和秦成林则充满兴奋,他们毕竟第一次做火车,新鲜的劲头有是正常的,刘茂才则静静的看到窗外,静静欣赏着这个落后但充满着力量的国度。

   车子一直在停停走走,二天以来,张恒光和秦成林从刚上火车的兴奋,慢慢变成现在在哪里默默的发呆。到了江南地区,坐头等座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就要坐满了。

   此时的秦成林和张恒光已经跑到刘茂才隔壁的房间睡觉,刘茂才自己在一个房间正在看书呢,这时一个人敲门,刘茂才以为又有人上车,随意回了一句“请进吧,这间还没坐满呢”但是一个人慢慢的拉开门,刘茂才一抬头,看到这个人的面孔很是惊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