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蛋,你会没事的,听三哥说你会没事,你妈在天上保佑着你,会没事的”秦成林边说边捂住狗蛋流血的伤口。眼眶通红的秦成林抱着狗蛋好想说些安慰狗蛋的话,但是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三哥,我看到我妈了,他在叫我呢,三哥你看,我妈穿的多漂亮呀”这时还在说话的狗蛋忽然咳嗽起来,嘴角中不停的流血,血顺着狗蛋脸流到秦成林的身上染红了秦成林的衣衫。

   “三哥,谢谢你,这辈子不能在和你在一起了,下辈子,我狗蛋还是你的兄弟”狗蛋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出这番话,用着渴望的眼神看着秦成林,他是希望临死之前听到秦成林的回答。看着狗蛋的眼睛,秦成林心痛的难受,眼泪啪的一下落在狗蛋的脸上,用力的点了点头。狗蛋身体仿佛一下子没有了力气,瘫软了下去,狗蛋此时的脸上依然充满着笑意,眼神中依然空洞,但面部的笑容格外的温柔。秦成林的眼泪像雨点一般落下,没有任何意外,狗蛋短暂而又凄惨的一辈子终于走到了尽头,去往天国和自己母亲团聚了,愿天国没有伤心痛苦,让狗蛋这个苦命的孩子过上好日子。

  秦成林没有说话,只是哭,秦成林哭的方式和别人不同,不出声只是眼中不停的掉着眼泪,他的手轻轻的把狗蛋那双眼睛合上。抱着狗蛋朝村子里走去。

   此时的惠娟听到枪声结束后也走出了家,出门便遇上了抱着狗蛋尸体的秦成林,先是把惠娟吓了一跳,等惠娟看清楚是谁,她那双清纯如水的眼睛中也流出伤心的眼泪。

   刘茂才此时脸朝着天空,努力的抑制自己的伤感于眼泪,但是心里的那份痛苦不是一时能抑制的。此时刘茂才身边的小弟中有几个容易动感情的,已经在哪里小声的抽泣着,气氛十分压抑,没有人愿意说话。刘茂才的手下都是一些苦命人家的孩子,从狗蛋身上都有他们每个人的影子,今日是他狗蛋,明日就可能是他自己,大家都一样迷茫了,为什么要这样呀。但凡有活路,谁愿意去当土匪,谁愿意过刀口舔血生活,谁愿意干伤天害理的事情。这就是这个社会,这个刚刚安定,法律和社会秩序完全没有稳定下来。这就是个有钱人花天酒地,任意挥霍。政治家,军阀一心为了自己的利益,勾心斗角,甚至大打出手。谁他妈的会在乎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每天还在生死的边缘线挣扎的苦命人着想。中国自古就是这样,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在统治者的眼中他们就是一个个数字而已。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是活生生的人呀,但没人会在意他们怎么想,他们想要些什么。

   狗蛋的离去让大家比较伤心,本来和恶霸天他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完全为了帮助别人打了那么一仗,折了二十三个弟兄,但是大家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值,问其原因大家都沉默不说。

   他们胜利了,他们并不开心,心中都憋着一口气,都在想着自己如果再厉害一点某某就不会死。

  从哪以后,刘茂才开始觉得必须要成为一个正规军人。

  对于村里人来说,一场保卫战结束了,他们一直都认为刘茂才的队伍是他们的守护神,是他们的道。认为刘茂才他们是在替天行道,他们的想法也很简单,谁不祸害他们,谁就是好人,谁要是帮了他们就是恩人,谁要无条件帮助他们就是他们的守护神。绝不是现在人,谁要是无条件帮助他,一定会被认作是傻逼。不同的时期的社会就会出现不同的问题,这是必然。就好比一个正常人一天不吃饭就一定会饿一样。

   村里的人听到外面的枪声停了,有几个胆子比较大人,已经开始偷偷的顺着门缝看外面呢。看到外面的景象把他们都吓了一天,村后面的平地上血已经染红了土地,一个个血肉模糊的身躯,还有一些肠子流出来,血红色混着土地上的泥土十分恶心,还有一些残肢断臂到处都是,凌乱着,还有一些死去的人身上着了火不停的燃烧,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还有一丝烤肉熟了的味道。

  正常的人那里受得了这些味道,首先吐的是惠娟,在远远看到战场的情况就觉得恶心,越走近空气中的血腥味就越重,惠娟终于忍不住,蹲下来哇哇的吐,一直吐到没法胆汁为止,还在不停的干呕。惠娟虽是女子,但也是现在话说的女汉子,她都这样,可想而知那些躲在后面的那些没有经历过一场战斗的普通老百姓,他们一个个角色都不好看,都在用力的吐,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这种血腥味的,大多数人第一次还是受不了的。

   刘茂才的手下看了看村里,又继续埋头收拾战场了,刘茂才看着这血腥的战场,这只是一场小小的歼灭战,就如此的血腥,脑中又回荡起了那句一将功成万骨枯听起来有些吓人,做起来的话,但刘茂才知道做起来将比这句话更吓人。

   大家都在那里默默的打扫着战场,把自己弟兄们的尸体收敛在一起敌方的就地掩埋,用作庄稼肥料。这个社会人名如草芥,死了就死了,能入土已经不错了,比把他们烧了强多了。那个时代尸体被狗吃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在大家气氛压抑收拾战场的时候,远远的跑过来一个人,穿着一般,身后背着一把步枪,刘茂才看到这个人静静转头看着这个人,手中摸向腰间的手枪,双眼紧紧的盯着。

   这时那个远远跑过来人,边跑边说“义大爷,我们大当家的在山寨摆下酒宴,让我来请义大爷前去一聚,不知义大爷是否赏光”这话说出来,就意味着刘茂才必须的去了,江湖人互相都给面子,对于同道中人的邀请都会选择去的。刘茂才看了看秦成林,秦成林点了点头,意思很明显,就得去了。

   “告诉你们大当家的,我随后就到”刘茂才对着前来报信的喽罗大叫道,二人距离很远,那个喽罗正在哪里吐呢,听到刘茂才的回答赶紧跑开了,那个人也实在受不了这个味道,大家一笑,压抑的气氛稍稍放松。

  刘茂才在去赴宴前说了三句话。第一句是和二雷说的“二雷,把弟兄们的带回去,来多少人,带回去多少人,倒下的兄弟们把他们埋在后山,问二当家的要些钱,让弟兄们走的体面点,别寒了弟兄们的心”

   第二句是和惠娟说的“惠娟,你和村里人比较熟,你拿些钱,让他们帮忙收拾一下这里,还有你要小心提防村里的一些有心人,如果有人对我们不利”说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惠娟也是经历过不少事情的人,此时的面色虽然苍白,但是心中确是比较明朗现在的形式,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一旦泄露,说不定政府的出兵再一次围剿他们,自己也难逃干系。

   第三句和秦成林说的,也是最简单的一句“你和我去”说着大步流星的往凤凰山走去。

   一路上刘茂才和秦成林说了几句话,对他们日后影响很大。

   先开口的是刘茂才“老三,你说这次是不是大哥错了,咱们损失了不少兄弟,你怪不怪大哥”虽然是先开口,语气中透露出愧疚。

  “大哥,我也是心疼,但是我支持你,我也知道大哥的心思”

   刘茂才一笑“啥心思”

   “大哥不想一辈子当个土匪,虽然咱们是义匪,但终究是匪,本质的东西逃不掉,大哥最近咱们打这个弄那个,而且还不停捞些不义之财,还不断的招兵买马,加上你有杀了县保安团长,我就知道你要干什么,大哥的心很大,也想给弟兄们一个前程”

   刘茂才笑笑没说话,对于秦成林能够猜透他的心思,他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大哥,打算招安,自从我知道大哥这个想法,我就经常听老五城里的一些事情,我估计不久会有国战呀,大哥胸怀天下小弟佩服,小弟愿跟随大哥”说着秦成林快步跑到刘茂才前面跪倒在地表忠心,秦成林知道虽然自己和刘茂才是兄弟,过命的交情,但是一旦被一个看透自己,谁都会不好受的,说不定会动杀心,这样提前说等于和刘茂才说,我虽然能看透你的心思,但是我是你忠实的手下。

   “老三,你起来吧,你那点小九九我还不知道吗,你大哥你不了解吗,别忘了,大哥一句话,你曾经连命都能豁出去来帮我,大哥还能说什么呢,别整天给我玩这套,我不是刘邦,更不是朱元璋,如果有一日我真的那样,我估计你们他妈的早跑光了”

   这下子秦成林不说话了,脸色不好看,刘茂才把他扶起来“老三,大哥了解你,你不必这样,大哥有啥你就说啥,我不怪你,万一有一日大哥不在了,你能把大哥留下的东西撑起来”

  “大哥”

  “不聊这个,你说的国战,我早就感觉出来了,天下即将大乱,乱世出英雄,我希望咱们能够成为英雄”

   “美人爱英雄,大哥打算成为拿下凤山圣女,对不对”

   这下子刘茂才又不说话了,自己的所有心思,老三都知道,还是不说的好。

  酷-‘匠网正版首1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