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狗蛋(上)

   对于民国那个医疗条件极差的时候,得了个风寒感冒就能死人。何况狗蛋的母亲病倒了,狗蛋到处找医生,但是家里一贫如洗的狗蛋。哪有大夫愿意去给医治呀,但医者父母心,终于有一个医生愿意过去给他母亲看病,狗蛋好不容易找到大夫愿意给他母亲看病可高兴了,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

   狗蛋领着大夫给他的母亲看病,他的母亲对自己的病情多少有几分了解,她认为自己的时日并不多了,一直也就没阻止狗蛋去找医生,但狗蛋这个孩子是个及其孝顺的孩子,也比较倔强一心也就想让母亲健康起来。

   这个大夫来到狗蛋妈的床前给号脉,狗蛋则是一脸开心,狗蛋单纯的觉得只要有医生母亲离康复不远了,狗蛋的母亲也是很高兴,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时日已经不多,能和自己的孩子多待一会都是赚的,自然开心,看着自己已经长大成人的孩子还那么孝顺知足了,唯一的遗憾或许就是没给孩子说一门亲事,没能看到自己的孩子成家。

   短暂的号脉,大夫就知道狗蛋母亲时日不多了,眉头皱成川字,狗蛋母亲看到大夫这样一切都明白了,彻底没希望,但是还是满脸笑意“大夫,我的病情我很了解,你大老远的过来,我们也没啥招待的,狗蛋去给大夫倒完茶喝吧,别在哪里傻站着了”狗蛋听到母亲很开心,气色很好自己也好开心,干脆的答应了一声,转身走出屋里,给大夫倒水去了。

   “谢谢你了大夫,我也知道自己的病,我很了解,我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但是大夫我求你一件时间,求求你不要把我的病情告诉我的孩子,我怕他承受不了,毕竟他还小,我希望你能告诉他,就说我没什么大的事情,开点药吃就行,就算我求你”大夫看着满脸诚恳,那种母爱的无私。

   无私的母爱感动大夫,大夫被这对母子感动了,又或许想到自己的母亲如何无私的爱着自己,也和这位母亲一样,为了孩子可以放弃一切,永远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孩子,私下的苦痛都是自己承担,从不和孩子说。大夫眼圈红了,半响没说话,空气很压抑,终于大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像是做了毕生最大的人生决定般点了点头。

   等待着大夫的回答对于狗蛋的母亲来说是个煎熬,生怕大夫不同意,看到大夫点了头,狗蛋的母亲露出了笑容,那是一种安详的笑容。

   但是他们都不曾知道,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被躲在窗户后面的狗蛋看到听到,母亲都到这个地步,首先想到还是自己的感受,狗蛋再也抑制不住了,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那张嘴似合非合在哪里小声的哽咽着,瘦弱的身体在哪里不停的抽动着,鼻涕也不停流出,和眼泪混在一起流下去,有些甚至流到嘴中,显得狼狈。这是弱者,一个社会的底层,在他们的身上体现的是爱,浓浓的爱,记住是浓浓的爱,是一种超越一切的爱。都说母爱伟大,可是又有几人能懂这是什么样的爱,或许很多人会说养儿方知父母恩,但不尽然是这样,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懂母爱的之所以伟大,伟大在何处。

   此时狗蛋除了难受,更多是感觉无奈,弱小,仇恨。

   无奈是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母亲病情恶化。弱小是自己为什么没能出人头地给自己母亲一个好的环境,少些辛劳。仇恨的是自己的父亲和那个万恶的鸦片。

   种种的思想在狗蛋那个不大的少年胸中碰撞,发酵。

   一天晚上狗蛋拖着疲惫的走在路上,拿着他今天劳动一天才换回的那么一点仅仅够一个人填饱肚子的饭,和只够母亲一顿的药,狗蛋有些绝望,为什么自己要面对那么多的痛苦,为什么自己没钱给母亲治病,哪怕能够多让母亲多活几天也好。想着这几日母亲日渐消瘦且骨肉嶙峋的身体和那已经满头白发下毫无血色的脸,狗蛋的心都碎了,现在特别害怕见到母亲,虽然母亲每天都是笑脸,但狗蛋知道自己的母亲已是强弩之末,坚持不了几日了,现在狗蛋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赶紧挣大钱,用母亲这为时不多的几日好好的尽尽孝道。但是挣大钱哪有那么容易,在那个社会不可能去卖肾赚钱。卖身也没人要一个半大小子。唯一的快的路子就是抢劫,盗窃。但是一个柔弱的少年,这两件事情明显不是他所能干的。

   在哪里边走边想的狗蛋一抬头,迎面走过来了一个面色清秀的女子,十分俊秀,看得狗蛋出神,就在这时一个邪恶的想法出现在了狗蛋的脑海之中,抢劫,抢劫过后把她打晕卖给妓院,这种姿色的女子,卖出去岂不是够自己的母亲治病了。转瞬间这个想法就被狗蛋否定了,狗蛋毕竟还是一个有良知的人,觉得不能干伤天害理的事情。但一想到自己的母亲,狗蛋有些犹豫了,那个女子离狗蛋越来越近,狗蛋拿定主意,只抢劫,抢完就跑。

   既然主意以拿定,那就干吧,狗蛋一直随身带着一把家中的斧头,一直是用来上山砍柴的,没想到今日却派上大用场了。

   狗蛋慢慢的拿出斧头,等到那个女子离狗蛋还有十几步时,狗蛋猛然一跳,堵在那个女子前面,大叫一声“抢劫”那个女子看到狗蛋一个路人忽然一跳变成了劫匪着实把她吓了一跳,一声尖叫,表示着自己很震惊。毕竟第一次抢劫狗蛋有些害怕,听到那个女子一叫,更是害怕了,差点就丢下斧头跑了,那个女子一下子不叫了,笑了起来,很灿烂,狗蛋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笑容,有些痴痴的看着那个女子举起的斧头落了下来,就在这时狗蛋只觉得后脑一通,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等狗蛋这次醒来的时候,是被一盆冷水给泼醒的,等他睁开惺忪的睡眼,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抬了抬头,映入狗蛋眼帘的是一间硕大的房子,房子有着特殊,后面的墙不是家中常见的颜色,是黑色,更像山石,墙上有块大匾,上书三个字,狗蛋并不清楚是啥字,狗蛋并不认识字,是个文盲。正对狗蛋的是是一把大大的虎皮装饰的椅子,一个人披着黑色大衣的男子站在那里背对着狗蛋一动不动的在哪里站着。狗蛋就知道自己可能到了土匪的聚义厅了。

   其他四个长相各异的人,几乎用同一种眼神看着自己,狗蛋读不懂其他的意思愤怒,高兴,不解,都不是狗蛋实在搞不懂他们的眼神是什么意思。狗蛋觉得手脚发麻想动动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的丢在地上,动不了。

  就在狗蛋想努力动动的时候,背对着自己的那个人发话“说吧,谁让那么干的”声音平淡如水,但给人一种不容抗拒的力量。

   狗蛋听到这句话就懵了,压根没听懂他什么意思。

   狗蛋低着头想着刚才那个人的话,到底是啥意思,当狗蛋抬起头猛然发现刚才还背对他的那个男子,早已转过身来,四目相对,狗蛋和他对视只是两秒就赶紧低下头来,狗蛋就觉得这个人的眼睛好深邃,像个无底洞一般,狗蛋被他看得害怕,狗蛋只觉得自己的一切想法好像都被他看去似的。

   这个眼神犀利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刘茂才,而那个被抢劫的女子就是慧娟。

   这件事说出来的确也是巧合,那天慧娟和张恒光约会,他们二人一玩就是一天,至于具体玩的什么张恒光是闭口不谈,慧娟也是沉默。只知道慧娟最后生气了,气的自己回家了,张恒光那放心她自己回家呢,又不敢明着跟着他,怕她对自己又打又骂(自从惠娟和张恒光谈恋爱之后,脾气也不是原来的文文静静,脾气古怪了起来,张恒光又不懂得如何讨好女孩子,所以经常惹惠娟生气,没办法,惠娟知道张恒光对她是真心的,但是如此不上道的男朋友,的确让她很无奈。终于有一次惠娟忍不住对着张恒光开骂了,张恒光也是笑笑的听着,没有任何的反驳,从那以后惠娟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渐渐张恒光也被骂的好点了,但是还是会惹惠娟生气,惠娟很无奈,但是张恒光无论惠娟如何对他,他依然爱着他,惠娟也是如此。二人对待爱情都是同样的坚定)只有在后面慢慢的跟着,忽然发现有人抢劫惠娟,张恒光立马出现打昏了狗蛋。

   刘茂才刚才和狗蛋的对视看出了狗蛋的眼神中疑问,就知道不是别人派来劫持惠娟的,惠娟算是刘茂才他们一伙土匪的软肋吧,刘茂才以为是别人派人劫持惠娟,来达到他们的目的。

   刘茂才本来想把直接打昏给送下山去,但是不知道今天刘茂才怎么了,无意中吧多问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个问题让刘茂才的弟兄们大跌眼镜,原来大哥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呀。

  @更新b最快Vc上酷K匠)F网N'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文茂才 说:

周末六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的作品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