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雷带着人随后就追上了刘茂才,跑到刘茂才面前大口的喘气,一看就是累坏了,本来挺血腥的战斗,活生生的让他们弄成了笑料“大哥,你跑的也太快了吧,看得我们心惊胆战的,他们但凡有几个胆大的停下来给你几枪后果不堪设想呀”刘茂才没说话,也不想说话看着一边还在大口喘气的二雷,一边还不停的说着话,觉得他好笑极了。

   这个时候恶霸天带着他的兄弟们还打算迂回呢,前面激烈的枪声响的时候,恶霸天那叫一个兴奋,毕竟前面打得越激烈,对于自己来说越有利,心中想着脚步却没有任何停顿,反而越来越快了,一个村里一共也没几户人家,绕到村的后面也就一颗烟的功夫,可以说毫不费力就来到村后面,前面的枪声越来越稀疏,而且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呢,来到村子后面,恶霸天意识到不对,但是带的人已经来到了村子的后面了。

   恶霸天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嫡系兄弟,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兴奋与渴望,恶霸天知道自己的这帮兄弟已经被完全的挑动起来了,想让他们乖乖的听自绝对不太可能了,刚才来的时候还没注意地形,这时恶霸天定睛一看,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为什么呢。村后面一个说高不高的小山丘,从小山丘下来是一块平坦的地方,也就是恶霸天脚下所踩的那块地方,村后面也微微的有点高,如果二边都有人的话那岂不是。恶霸天心中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总觉得这个地方也是静的吓人,绝对不正常。

   果不其然从山丘的后面跑了过来十几个人,清一色的花机关和捷克式,他们纷纷寻找射击位置,两挺捷克式瞬间找到能够交叉火力地方,并迅速的架起机枪,子弹上膛,没等恶霸天反应过来,村口也出现了几个手持花机关的人,还有十几个手中拿着汉阳造的人,二面包围了,此时的恶霸天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跑,而是就地招呼兄弟们找地方还击,因为恶霸天觉得自己手中有一百多个跟随自己多年的好兄弟,还有他这一百人手中的家伙什的确硬,有两挺捷克式,还有几把盒子炮,剩下的也是一水的汉阳造,这也是能够在他们那里一直当老大的原因,有心机,手头硬。

   还没等他们摆开架势,对方就直接开火,连话都不说一句,一打照面直接就开打,恶霸天这边也才刚刚枪上膛,有的才刚刚拿起枪,丝毫没有准备。忽然一下子就开火把他们打得有点懵,不时有人倒地。

   打击恶霸天的真是秦成林带的人守在村后面,秦成林一看这个地方是个打埋伏好地方,马上就开始布置了,安排兄弟们在二边,准备等他们偷袭的时候忽然给他们一下子,没想到他们来的那么快,前面才刚刚开打这边就已经过来了。差点就打秦成林个措手不及,秦成林心想幸亏自己的速度快,否则还真被他们偷袭成功了呢,直接打进村里了呢。

   所以秦成林这边也有些急促,所以一打照面就直接开打,没有任何的废话。

   恶霸天的手下在经历了刚刚的混乱,被秦成林放倒了一二十个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在混乱中找到的掩体,虽然他们所谓的掩体或许只是一棵树,或者一块大石头,甚至只是倒下弟兄的尸体,但好歹也算有个能够藏身的地方,他们找到地方之后纷纷举枪还击,完全没有说混乱的不成样子,或者逃跑,恶霸天能够成为一带悍匪,绝对是有原因,他手下的兄弟也都是身经百战的主,遇到这种情况能够很快的反应过来的确不简单。

   恶霸天的手下开始和秦成林他们开始对射,刚开始的时候由于突然性和火力比恶霸天他们强大一些开始的时候秦成林他们占了一些便宜,可是这种优势并没有持续多久,由于恶霸天的手下镇静了下来,他们多年的战斗经验发挥了作用,他们枪打的十分刁钻,并不是乱打一气,客观的来说枪打还是比较准的,这个时候恶霸天的人数优势就发挥了作用,胜利的天平渐渐的朝恶霸天他们那边倾泻。 

  秦成林身边不时的有人倒地,曾经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那么一瞬间离开人世,一个个身边兄弟的倒地对于两边人来说都是最好的催化剂,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东西或者说任何理想,物质远没有兄弟倒地惨死更能激发他们的战斗力。

   双方都杀红了眼,手都不停的扣动扳机,渐渐秦成林这边败局已定,秦成林知道再硬撑下去的话,自己的这帮兄弟得死干净,赶紧让自己身边兄弟回去叫人来支援。

   这时村后面的那帮兄弟由于没有机枪渐渐的顶不住了开始渐渐的后退了,恶霸天紧跟着冲上去,这个时候已经很危险了,这个时候,三雷带着四个人抬着重机枪跑了过来,很快和边战边退的秦成林他们会和了,三雷没有任何言语让人放下重机枪就开始还击,随着重机枪加入战局,刚刚攻势正猛的恶霸天的手下一下子受到强大的阻击,进攻的势头顿时消失,只得找掩体还击。

   这个时候恶霸天觉得两面受敌对自己太不利了,一旦对方增加人手,自己岂不是瓮中之鳖,任人宰割了,他觉得的先解决背后之敌,然后才能从容的进攻与撤退,否则一旦失利,极有可能全完蛋。

  酷匠V网首u◇发*!

   这是恶霸天招呼四五十名弟兄,全力进攻小山丘,小山丘还有十几个秦成林带来的弟兄,曾经的两面夹击现在却成了各自为战互相不能支援,秦成林此时想到了大哥的长长和自己说的一句话,在足够大的力量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不堪一击的,觉得还是太低估恶霸天的实力了。

   也不怪秦成林低估了恶霸天,自从训练了二个月之后队伍中的弟兄们都觉得自己已经很厉害了,有种盲目的自大,都觉得自己可以以一挑十了,自古不变的真理就是骄兵必败了,秦成林这时已经意识到了问题,但是该如何解决呢。

   秦成林这个时候拿起手中的花机关打算猛打猛冲,能救出来就救出来,救不出来他们,自己就和他们一起去。秦成林刚刚站起身,只听到背后一阵枪响,刘茂才带着一百多弟兄们过来支援了,秦成林笑了,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带着弟兄们猛冲猛打,这个时候战斗没有什么悬念了,虽然山丘上弟兄被恶霸天带着弟兄们不要命的进攻打死了不少兄弟,但还是有几个人依然坚守在山丘上。

   虽然战斗毫无悬念,但恶霸天仍然在做垂死的挣扎,双方很快短兵相接,这个时候拼得就是意志了,恶霸天手中拿着大刀舞的是虎虎生风,不时有人倒在他面前。很快没有人敢进恶霸天的身边了。刘茂才此时完全没有什么说是君子气概,还是军人气概吧,拿着他的手枪对着恶霸天正在战斗身体,对着头部就是一枪,恶霸天当场毙命,剩下恶霸天的人都被刘茂才用机枪给扫了。

   一场不大不小丫战斗结束了,土匪之间应该叫火并吧,胜利了,按理说大家都应该高兴才对吧,当最后一个恶霸天的人倒地后,大家都沉默了,只是默默的低下头打扫战场,没有人欢呼,明明是个胜仗,大家为什么没有人开心呢。

   刘茂才这帮土匪自从成立后就几乎没和人家火并过,唯一一次的战斗就是政府出兵围剿他们的那一次,虽然被打死打伤那么些人,毕竟人家是政府军,打你合情合理,你还完全没有招,你是被动的。

   这次不同自己是主动找人家火并,火并前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压根就不把恶霸天他们放在眼里,觉得打他们不会死人,抱着这种心态,一旦出现死人肯定是接受不了的,何况还是死那么些人。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低着头打扫战场,收拢着武器装备,看看有没有没死的人,就在这时死人堆里发生了一声咳嗽,大家循着声音找了过去原来是一个刘茂才的手下胸部重伤,眼看着就不行了,刘茂才赶紧跑了过去。

   这个将死之人叫狗蛋,跟了刘茂才四五年了,也是个苦命的孩子,爹爹抽大烟,他娘劝说他爹无数次,没有一次有用,反而一说就打他娘,他娘实在受不了他爹的毒打一气之下带着他来到乡下,靠着他娘的针线活把他养大,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刚刚长大成人的狗蛋,就面对一件让他痛苦的事情,母亲病倒了,让这个本来残缺却幸福美满的家庭一下子陷入了痛苦的边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