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茂才看到有个人在瞄准凤山圣女,没有多想,刘茂才下意识的一把抱住凤山圣女,一个转身,向右稍微一偏,紧接着一声清脆的枪响,一颗子弹直奔刘茂才而来。

   此时的凤山圣女被刘茂才忽然一下抱住,脸上泛起了红晕,想要挣脱刘茂才的控制,用力的一推,推开了刘茂才,刘茂才没想到凤山圣女推开自己,一时没注意,马上就要倒地,这时只听到一声枪响,肩头觉得一痛,身体向下倒去,多年的经验和自己身手迅速翻身用有右手撑住地面,防止仰面摔在地面上,毕竟地面上都是一些尖锐的山石,容易造成二次伤害,虽然刘茂才身手不错但仍不能逃脱倒地的命运,还是以一个狗吃屎的方式,十分狼狈,还在有自己的右手撑着,对自己身体没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样子有些狼狈而已。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太快了,当刘茂才倒在地上的时候大家才反应过来,跟着刘茂才一起来的兄弟一瞬间就炸了窝,没想到自己的老大被人家打黑枪,是不是为了救人他们就选择性的忘记,老大被打了,虽然没死,但是这是折面子的大事,那得拼了。土匪都是要面子的人,把面子看的比生命还重。

   这个时候秦成林就火了“把轻重机枪给我架上,火力掩护,剩下的人跟着我冲下去,打死这帮狗娘养的”说着秦成林从旁边的兄弟手中拿起花机关,带着兄弟们就冲了下去,兄弟们也是群情激愤,恨不得马上手刃了对方。

   刘茂才也慢慢的站了起来,看到漫山遍野进攻的人并不是很多,也就没阻止,这是刘茂才手下负责治伤的医师迅速的跑了过来,给刘茂才包扎,刘茂才慢慢的坐了起来。

   愣在哪里凤山圣女也反应过来,也蹲在刘茂才不远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谢谢”也只是想到怎么一个词,简单的包扎过后,刘茂才一直盯着凤山圣女看,不一会凤山圣女发现刘茂才一直盯着自己看不好意思,脸上泛起红晕,一向霸气十足的凤山圣女此时有些小女生的腼腆,羞涩,凤山圣女也觉得自己怪怪的,怎么会是这样,心中显得乱极了,赶紧转过头去看着战场的形势。这一切都被豹叔看到眼中,笑了笑,口中小声的喃喃一句“女大不中留”便招呼手下的弟兄们配合秦成林进攻。

   随着秦成林带的兄弟加入战斗,本来进攻的恶霸天手下,被火力强大被秦成林等人打的连连后退。二雷指挥重机枪不停开火,子弹像一条鞭子一样,不停抽打恶霸天手下,所到之处恶霸天的手下不停的倒下,恶霸天看到如此利器,一边让己方的轻机枪不停还击,压制对方的火力,让自己的弟兄撤回来。看着自己的弟兄不停的倒地,恶霸天的心在流血,毕竟剩下带过来的兄弟都是恶霸天十分信任的弟兄们,他害怕自己手下一旦消耗殆尽,自己的大当家也就做到头了,说不定自己还有杀身之祸,赶紧让自己的兄弟退回来。

   秦成林追了一会就不追了,仔细观察着地形。凤凰山的后山地势平缓,刚刚只是从一个十几米高的小山坡上冲了下来,依仗自己强大的火力才把恶霸天他们打退,在一边平缓的地带有一片不算茂密的树林,此时的恶霸天及其手下退后树林中还在不停的退,不知道是何意图,秦成林不敢冒险,放弃了追击。就在秦成林在观察地形的时候,豹叔带领他手下也跟了上来。

  “三当家的,你为何不追了不如咱们一鼓作气把他们赶下山去”豹叔看着秦成林不追了有些着急,他想赶紧把凤凰山打下来,毕竟这是他们安身立命的地方,害怕他们就帮忙到这里,但又不敢多说。

  “穷寇莫追,狗急还跳墙呢,毕竟咱们人数少,只是依靠火力强,才把他们打懵了,一旦咱们穷追不舍,他们反咬一口,咱们的重机枪还跟不上,人家毕竟人数比咱们多,真要是拼命,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那时说不定咱们要吃大亏的,咱们还是等等吧,看看我们大当家怎么说吧”秦成林在哪里分析着敌我对比,头头是道。但豹叔可是半天听得云里雾里的,也不懂,只是也觉得秦成林说的有些道理,也就呆着原地。

   在小山坡上的刘茂才看着停下来的手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圣女,咱们下去看看吧”说完后刘茂才带着几个兄弟,带上轻重机枪就迅速的和秦成林会和。凤山圣女看到已经先行一步也不甘,带着身边的几个丫鬟也跟了上去。

   来到秦成林跟前,刘茂才自然知道秦成林为什么不追了“豹叔,有没有什么比较隐秘的小道可以可以通向山寨”刘茂才看着树林皱着眉头问。豹叔听到此话,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刘茂才太明白豹叔什么意思了,豹叔害怕一旦把这些秘密告诉刘茂才,今后万一交恶,自己的身家性命岂不被人家掌握。

   就在这时凤山圣女赶了过来,豹叔在耳边耳语几句,还没等凤山圣女说话,刘茂才觉得刚才话有些不妥“豹叔,刚才话在下也是一时情急,说的有些不妥,还望海涵,还有我们顺着树林去追他们你们去收回你们的山寨,不知在下的建议你们有何看法”就茂才这句话不仅化解刚才的尴尬,还让豹叔对刘茂才刮目相看,觉得刘茂才是个人物不容小觑,也是个讲义气,把危险留给自己的人,果然配的上义大爷的称号。但心中更觉得刘茂才就是个充大头的傻冒。

   豹叔和凤山圣女还是商量一下,虽然二人心中都觉得这个建议对自己有利,但是不利于刘茂才他们,他们希望是这个结果,但没想到刘茂才提出虽是满心欢喜,但是还是装的面露难色“这样不太好,毕竟”豹叔刚想往下说刘茂才打断了他“就这样办吧,等着你们收回山寨,我去喝庆功酒”说着带着弟兄们往树林里冲了进去。

   凤山圣女望着刘茂才离去的背影,各种滋味交错在心中,虽然这样做对自己山寨十分有利,但是人家几乎倾尽全力帮助你,把差点全军覆没的自己救了出来,自己怎么做,有些自私自利。他没想到刘茂才既然那么仗义,怎么一对比,自己真的小肚鸡肠,显得无地自容。自己第一次见到刘茂才总觉得自己有些异样,他的眼神在自己脑海中挥之不去。就在凤山圣女胡思乱想的时候,豹叔看出了她的异样。

  “傻丫头,你是看上他了”豹叔心中想着,但那么多兄弟在又不能说,只是叫着还在胡思乱想的凤山圣女去收复山寨。

   另一边刘茂才带着他的手下顺着树林追击,自然是小心翼翼的派出警戒人员,步步为营的慢慢推进,不一会前边的警戒的人员发现了恶霸天带着自己的弟兄,一路向西跑出了树林。不一会刘茂才就知道他们的动向,也放松了警惕,一直对刘茂才此举不懂的秦成林忍不住了“大哥,咱们为什么要追恶霸天他们,和他们一起收复山寨不挺好的”

   “不是那么简单的,刚才我问了他们一句,他们明显就不是很高兴,他们的秘密通道是他们的身家性命,不可能轻易的告诉我们,那如果我们坚持他们肯定说没有,那咱们只有和他们一起收复山寨或者追击恶霸天,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刘茂才问了秦成林一句。

  “肯定选择去追击恶霸天”秦成林毫不犹豫回答。

  “你都怎么认为何况他们,那样二帮人就离心离德了,如果恶霸天忽然杀个回马枪,双方再有间隙,那岂不”刘茂才没有继续说下去,秦成林也懂了,自己的队伍的实力大哥强调一定不能过早暴露,武器这样硬件无所谓,重要的是兄弟们的单兵作战能力,配合能力,恶战的处置能力,虽然不知道大哥要干什么,但秦成林觉得大哥怎么干肯定是有考虑,只是暂时不说而已。

   刘茂才带着弟兄们在树林快速追击,但又和恶霸天保持很合适的距离。就说这个合适的距离也是很有讲究的,一方面不能让敌人发现你的意图,还有不能把敌人跟丢了,要保证进攻是做到突然性。

   恶霸天带着他的手下,出了树林就开始大摇大摆的走,觉得对方不会来追自己,何况自己的实力也很强,准备晚上再杀个回马枪,趁他们戒备松懈一鼓作气拿下凤凰山,抢走凤山圣女做他的压寨夫人。

   恶霸天走了一会觉得累了,想找个地方歇歇脚,不远处发现了一个小村“弟兄们,走咱们去前边那个村子歇一歇”这帮无恶不作的土匪听到这句话就二眼放光,刚才被打败的气氛一哄而散,心中都想着进村如何抢一些贵重的物品,多抢一些女的,供自己享受。大家都齐声回答“好来”语气中充满着兴奋。

   刘茂才心中想着也是如何在晚上消灭他们,这群恶霸土匪,绝不能留在世家祸害老百姓,就在这时探子前来汇报“恶霸天带着他的手下要进小西庄了”大家听后皆是一愣。

  Uj更#新:最n|快上酷's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