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茂才和他兄弟们养精蓄锐,扩充队伍。刘茂才想着安安稳稳的发展,等待和日本人侵略中国,和他们打游击,不停的消耗日本人,保护老百姓。但是在哪个乱世是不可能让刘茂才安安稳稳的发展,就在那个行动后的一个月,黑虎山和凤凰山附近来了一群人,准确说是一群土匪,是一群恶匪,无恶不作他们被当地政府追剿,跑路到这里,找了一个山头稳定下来,刚来的时候挺老实,可事情总有发生变化的时候,那个恶匪头目(不知道叫啥,只知道外号恶霸天)恶霸天刚刚来到附近,按照江湖规矩的新人来到附近,得去拜访附近山头的几伙土匪,他们首先去拜访的凤山圣女,此时刘茂才的并不知道恶霸天去拜访凤山圣女,所以具体什么内容更不得知。至于没来拜访自己那更是无所谓。自己就一直想要个清静。

   只是一天刘茂才正在坐在训练场(就是后山一片大空地)正在看着张旭阳训练着新招的兄弟,边看边喝着茶,十分惬意,看着他们的笨样,刘茂才脸上露出笑意,觉得很有意思。但是刘茂才的惬意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秦成林就跑了过来,在刘茂才耳边耳语几句,刘茂才听完后脸上一变,叫上张旭阳来到聚义厅,留下面面相觑的正在训练的手下们。

  a,更新p最B快$!上a)酷Fw匠…网

   刘茂才走路虎虎生风,一路上遇到来来往往打招呼兄弟,只是点头示意,一句话也没说,大家觉得今天刘茂才有些异样,但都没多想。

   几人来到了聚义厅,发现聚义厅还有一人,在大厅内不停的走来走去,看起来颇为着急,刘茂才大步流星走进了聚义厅,看到一脸焦急凤凰山军师兼二掌柜豹叔,没等刘茂才说些什么客套话,豹叔就跪了下来“大掌柜,求求你,救救我侄女吧”豹叔一下跪倒让刘茂才觉得有些发愣,但马上扶起豹叔“豹叔,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刘茂才一脸疑惑的看着豹叔,跟在后面的几个兄弟也是摸不着头脑“恶霸天把我们山头给围了,他们有四五百人,我们才一百多人,一会就被打到后山了,我是拼死才冲了出来,在附近也就咱们二家人马,只有来你这搬救兵了”刘茂才听懂了豹叔的来意,没有马上答应,转过头看了看几个兄弟们,几个兄弟们也都懂了刘茂才的意思。这个时候秦成林站了出来“豹叔,我觉得,这事我们的商量商量,你老等一刻钟吧”豹叔虽然面露失望,但也没说话什么走了出来。

  “我同意,咱们兄弟们都训练一个多月该拉出去练练了,恶霸天的手下我都查清楚了,他们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他们几乎人手一把枪,有二把轻机枪,步枪有汉阳造,单打一,子弹不是很多,他们内部也不是很团结,一遇到比较棘手问题他们就做鸟兽散,恶霸天的嫡系兄弟有一百多人,挺能打的”一向从事情报工作孙振南首先说了一句。

   其他人都同意了,都摩拳擦掌。杀人是个容易上瘾的东西,几个人闲着好久了,内心中的那份不安与嗜血在刚才豹叔说的那一刹那被激发了出来,更重要的是他们觉得自己练了那么久想出去试试,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是否真的像自己想的那么厉害。

   豹叔刚刚出来,心中颇有些不安,总觉得如果他们再不出手相救,自己的人基本就完了,还有曾经大哥托付给自己的女儿。豹叔心中越想越乱,越乱越烦。就在这时刘茂才带着几个兄弟走了出来,秦成林和张旭阳吹哨子集合兄弟,刘茂才来到了豹叔面前,豹叔发现了刘茂才他们那么快就做出决定,看样子他们集合了兄弟要帮自己,心中很是高兴,但也有着自己的担忧,他害怕刘茂才的手下也就二三百,如果不能打,那可怎么办。然而现实却告诉了豹叔一个答案,哨子响了没一会,一百多人已经整整齐齐,成行成列的站好了,豹叔还特意的揉了揉眼,生怕自己看错了,豹叔为匪几十年,深知土匪习性,怎么可能那么快就集合在一起,还站的那么整齐,豹叔的心放下了七八分。

   “拿上家伙,出去实战”刘茂才就说了那么一句,没一句废话,也不像其他土匪一样还的开个动员大会,鼓舞士气什么的。接下来的一幕彻底让豹叔惊呆了,只见四个人肩抬着一个机关枪迅速的跑了过来。豹叔也是过来人,见过这个威力强大机关枪,都叫它机关炮,它黑黝黝的枪身向世人展现它的强大。此时的豹叔口张的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他上一次看到还是十年前二个军阀战争时出现的大杀器。

   没错这就是马克沁重机枪,中国称赛电枪,该枪为英籍美国人海勒姆•史蒂文斯•马克沁于1883年发明,并进行了原理性试验,1884年获得专利。中国1934年8月,由于《中德原材料及农产品与工业及其他产品互换条约》得签订,中国开始用战略性原料和农产品换取德国的工业产品,尤其是军需品。在这一“中德合作”时期,金陵兵工厂从德方取得了德国7.92mmMG08式水冷马克沁重机枪的设计图纸,随即按图纸开始仿制。1935年,金陵兵工厂仿造成功了MG08式马克沁水冷重机枪。因这年是“民国24年”,该枪又被命名为“民国24年式重机枪”(亦简称“民24式”),成为当时军队的主要制式装备。抗战时期,它成为中国军队主要的重火力武器。

   话说刘茂才队伍怎么有那么厉害的大杀器,一伙土匪怎么可能有那么威力强大的武器,这种武器可是重武器,是民国政府禁止流通的武器。

   原来是张恒光和几个军队的军需官有联系,负责利用军队腐败分子买卖武器,这挺重机枪原来是报废武器,刘茂才就让张恒光买了回来,当时张恒光还抱怨刘茂才,买一个废物有什么用,张恒光满满的不懂,总觉得大哥做的自己越来越不懂,他没想到刘茂才二天后就给修好,试了试既然能够正常使用了。

   豹叔刚刚还没从惊讶之中反应过来,十几个拿着花机关的人跑出来,然后就是三个肩扛捷克式轻机枪彪形大汉紧跟其后,不一会他们整整齐齐的站在刘茂才面前,刘茂才看着精神抖擞兄弟们,刘茂才觉得很长脸,看着豹叔那惊讶表情,刘茂才就觉得自己的训练成果是得到肯定。“豹叔,带路吧,咱们还是快去吧,咱们边走边聊吧”刘茂才把惊讶中的豹叔拉回到现实之中,豹叔连连点头,紧紧的跟在刘茂才的身后。

   刘茂才和豹叔边走边聊,知道了事情缘由。原来那次拜访凤凰山之后,恶霸天对凤山圣女一见钟情,三番二次上凤凰山,没事就去,但是凤山圣女对他并不感冒,对恶霸天一点好印象,恶霸天死皮赖脸赖着,还不停去骚扰凤山圣女,终于凤山圣女忍不住,和恶霸天发生口角,恶霸天身边的兄弟就在那里怂恿下,要去硬抢凤山圣女,之后便发生战斗,但是恶霸天人多,武器比较好,加上凤凰山山势不够险峻,所以连连败退,退到后山。

   听完了豹叔的讲述,刘茂才也觉得这个恶霸天有些过份,但只是刘茂才个人认为,在民国年代土匪看上女的不都是被强抢吗,有多少黄花大姑娘被这么给糟蹋,当时姑娘多数都比较保守,遵守当时社会对妇女要求伦理纲常,大多香消玉损了。

   凤山圣女怎么可能从了恶霸天,肯定是会和他死战到底。刘茂才带着部队那是强行军,一路马不停蹄。黑虎山离凤凰山并不远,他们离凤凰山老远就听到激烈的枪声,刘茂才更不敢怠慢“大家成战斗队形,前进”听到刘茂才的话,十分拿着花机关打开了保险警惕着周围,其他的人纷纷枪上膛。

  “你们跟我来吧,我们走小路和大当家他们会和”刘茂才听到豹叔话点了点头,跟在豹叔后面走小路不一会就要到后山。很快和凤山圣女会和。

   刘茂才先是看到一个英姿飒爽背影,在哪里双手持枪,左右开弓,不停的射击。豹叔跑到凤山圣女跟前,说了几句。凤山圣女就转过头来,刘茂才看到一个容貌绝色,肌肤似雪,虽然脸上有些战斗留下黑色印迹,但是更能展现出凤山圣女美丽,刘茂才看到凤山圣女愣了一会,刘茂才知道自己对这个女生产生好感,很快刘茂才让自己清醒过来。

   “圣女,我们到了,恶霸天还有多少人”刘茂才边问边看着凤山圣女身边人,凤山圣女身边还有五六十人,折损了一半的弟兄们,剩下的兄弟们看到刘茂才来了,原来疲倦不堪的脸,纷纷露出了兴奋之色。

  “谢谢众位兄弟,恶霸天还有三百五六十人,估计马上又要攻山了”凤山圣女一抱拳对刘茂才表达了感谢之情,一边看着刘茂才,只觉得眼前这个人虽然貌不惊人,但是他身上那股气质,和他那犀利的眼神总让你觉得此人绝非常人,觉得很吸引自己。

   忽然,刘茂才看到山那头一个人拿着枪,正对着凤山圣女,看样子马上就要扣动扳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