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杀人如麻,快意恩仇(四)

  门外忽然传出的枪声把所有人都惊了,刘茂才,张恒光,孙振南,惠娟包括饭店里的客人都纷纷向门外看去,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疑虑于不安,孙振南马上反应过来,匆匆忙忙的从楼上跑了下来,没有理会客人们东一句西一句的询问,毫不停留的跑向门口。

  酷a@匠~7网W永;久G-免0V费看小¤说,

   孙振南跑到门外仔细一看,一伙人团团围住一个圈,孙振南赶紧挤进去看看,圈里一个穿着保安服中校的人,在殴打一个十五六的小男孩,小男孩衣着破烂,再加上那个中校的殴打,小男孩身上破烂且都是污泥衣服已经被血染的变了颜色,此时的孙振南看着四周冷漠的眼神,觉得一阵心冷,可怜的孩子。此时此刻孙振南心中是很纠结的,救他吧,不知道孩子怎么得罪的这位大爷,又怕破坏了自己人的计划。就在他内心纠结的时候,一双坚定的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发生枪响的时候张恒光不知道怎么回答惠娟的问题,一声枪响让张恒光觉得有些解脱,就在他刚刚走出二步要出去的时候,惠娟拉了他一下“怎么了呀”惠娟也是一脸的疑惑不解。就是想问问张恒光发生了什么,就在这时,房间门穿来了敲门声,一向谨慎的张恒光毫不犹豫的从怀中掏出了手枪,完全忘记了房间里还有惠娟,张恒光悄悄的走向房门“谁呀”“是我”门口传来刘茂才那熟悉的声音。

   刘茂才刚刚进入房门就看到惠娟惊讶恐慌的眼神,呆呆的看着二人,刘茂才看到她这样,转眼一看张恒光,张恒光手中提着枪,就一切都明白了。

  “老二,事不宜迟赶紧带着惠娟找到他父亲离开,事情有可能败露了,我和老五负责,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事情没有败露,我和老三,老五会把事情办好的,明白了吗”“可是大哥”“没什么可是了,带着惠娟离开,相信你大哥,记住这是命令”张恒光听到这句话也是很无奈,他何尝不想留下来,但是二个月的训练让他没有任何理由能留下来,没有二话的张恒光拉着呆呆站在那里的惠娟离开了,刘茂才看了看张恒光远去的背影笑笑,看着他们离开,刘茂才便来到事发现场,看到孙振南背影在哪里微微晃动,刘茂才就懂了孙振南的意思,刘茂才适时给了他鼓励,孙振南转头看到了刘茂才的背影,兄弟之间的默契不需要语言,孙振南知道大哥露过脸,怕在惹出什么事情,就离开了。

   孙振南上前一步握住了那个中校的手,那个中校打人打的挺嗨的,忽然被制止,心中怒火可想而知,转眼看到一个穿着长袍马褂的一个老板模样的人制止自己,此人貌不惊人,但有种气质,说不出来,制止自己的手劲不小,估计也是个习武之人。“你是何人,竟敢制止本团长教育一个小偷”“我不是小偷,我是太饿了,才敢偷你的烧鸡的,大爷我错了,你就饶了我吧”孙振南听到这句话一切都明了了,事情不算大。

   孙振南对着那个中校团长作了一个揖,满面笑容“想必您就是保一方平安的中校团长刘威虎,在下早就久仰大名,一直无缘相见,今日一见,果然气质非凡,在下是后面酒楼的老板,还请刘团座光临小店,小酌一番,去去晦气,这个孩子就交给在下处理吧,刘团座不必为一个孩子生气,气坏了身体”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着这个老板如此懂事,刚才的气也消去几分,对着孩子愤愤的说道“别让我在发现你再偷人,有下一次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便向酒楼走去,孙振南赶紧跟上,吩咐伙计给刘威虎找房间,准备好酒好菜,让大伙散去。

   大伙都离开,那个孩子艰难的爬了起来,踉踉跄跄走了几步,由于体力不支,又一次的跌倒,就在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小孩子顺着手的方向看到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男子,气质非凡,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刘茂才,刘茂才看到这个可怜的孩子想到了自己,孙振南也是,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救他的原因。

   看着刘茂才满面的笑容,小孩子才敢慢慢的把手递给了刘茂才,刘茂才抓住孩子的手轻轻的把孩子搀扶起来,扶着一瘸一拐的孩子走向酒楼后门。

   此时酒楼的前门一个个衣着光鲜的达官贵人,富商贾利,从酒楼进进出出,然而没有一个人过来的,来帮助这个孩子,一个个都没看似的,的确,这些本不关他们任何事情。

   刘茂才看着这一幕心中也溅起波澜,这就是最现实的时间,没人愿意雪中送炭,只有人愿意锦上添花,这个就是民国,看着酒楼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刘茂才叹了一口气,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摇摇头把可怜的孩子搀扶进了酒楼的后院。

   这时有人接过了孩子,刘茂才让人准备了一些粥让孩子先喝一点。看着孩子坐在椅子上,狼吞虎咽的喝着粥,心中不免有些凄凉,想起自己几个人也是如此过来,吃了上顿没下顿,整天为了一点点食物和别的孩子打,不得已才去当了土匪。

   就在刘茂才想着以前的苦日子,孩子的一句话打断他的思维“大哥,我还想喝”刘茂才看着孩子苛求的眼神,真的很想在给喝一碗,可是孩子几天都没吃饭了,多吃很容易让他胀死,只得轻轻的说道“孩子不能多吃,你好几天没吃饭了,一顿不能吃太多,大哥先给你洗洗,看你着都是血”孩子看了看刘茂才,看到刘茂才那真诚的眼睛,只得依依不舍的点点头,来到院子里准备好的大盆中,看着孩子一身的伤口和他那破破烂烂的衣服,刘茂才也是不好受,吩咐手下人,给孩子买一身衣服。

   看着孩子在里面轻轻的擦拭着自己的身体,刘茂才可是思索今天的计划,一切也都按照计划,现在的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离自己计划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吩咐了手下几句,刘茂才和孩子说“大哥有些事情要处理,随后你有什么事情找你这位大哥”说着拉过来一个,此人名叫二雷,是刘茂才的老兄弟了,一直跟随着刘茂才。刚他被拉过来的时候自然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听从了刘茂才的命令。口中只能喃喃几句代表自己的抗议。

   刘茂才来到了房间,酒店的地下室,一个很隐秘的地方,算是一个秘密的会议室吧。拉开房门发生里面已经聚集了三十号人,都是偷偷潜入县城的,秦成林做在那里不停的看着地图,推演计划仔细寻找不足之处。看到刘茂才进来了,都站了起来,纷纷叫到大哥,刘茂才示意他们安静,来到桌前,看着桌上画的县政府及附近地区的地图,看了看秦成林。

  “老三,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弟兄们的枪支弹药准备的怎么样了”“大哥,计划没有任何遗漏的地方,今天县政府开会,讨论今年的税收问题,说白就是分赃,我们给每个组的弟兄们配备一把枪,两把刀,考虑到保安团团长可能会带侍卫,侍卫可能带枪,我亲自带队,大哥负责清除县政府里的人,老五负责清理城门的保证我们的撤退路线,一个般时辰后行动开始,我们这次就要干个大的,原则是最好悄无声息”刘茂才听完秦成林的计划点了点头“好,一切按原计划进行,各位还没有什么问题吗”说着刘茂才以犀利的目光扫向众人。

   众人看着刘茂才用坚定低沉的声音说道“没问题”刘茂才点了点头,坐在那里静静等待着时间的到来。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就在这时孙振南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个刘团座也是难对付的角,喝多了嘴就把不住门了,我从他的口中得知,现在商会的会长张富和县长不和,原因是因为县长的独子袁威看上了张富的千金,张富的千金据说是在南京一个女子学校上学的学生自然看不上袁威,张富又十分疼爱自己的千金,自然不同意这门亲事,县长就觉得张富是不给他面子,让他在县里丢面,所以扬言要把张富打垮,张富背景也不浅,他的一个远方侄子也是一个团长,自然不怕他,二人现在正斗法呢,据说今天晚上的会议,张富不会去参加,大哥,这你就不为难了吧”

   刘茂才听到这里,想起了曾经在张家的点点滴滴,想起了张语嫣“他不去最好,记住,今天去参加会议的一个不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