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杀人如麻 快意恩仇(三)

  惠娟闻言先是一愣,然后擦了擦眼泪,转过头来看到了张恒光一同来的刘茂才在哪里笑盈盈的看着她,脸一下就红了,觉得自己什么秘密一下子被发现似的。

   “公子难道不担心你同行朋友的安危吗,毕竟他只身一人,袁威有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就不怕”说到这里惠娟觉得自己说不下去了。只得静静的低下头。

   “你要相信他,相信他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我不担心他,因为我完全相信他,我想你可能还对他的了解还不够吧,所以才会胡思乱想,其实他本不是一个人,你不必过于担心,我想你还是跟我离开这是非之地吧”刘茂才只得安慰着惠娟,怕她伤心。

   “可是,我卖身给了这里,他们会放了我吗,我在这里才呆几天,他们和我说如果还卖艺不卖身,就让我那拿一千大洋赎身,要么就把我卖给袁公子”

  “姑娘不必担心,卖身的钱我在刚才付过了,姑娘你现在是自由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你做任何不喜欢的事情,对了你父亲还有病需要大量钱,我这还有一张银票,你先拿着,如果不管的话,尽管说”

  惠娟扑通一下给刘茂才跪下了,眼中闪烁着泪花,眼看着就要梨花一枝春带雨了,刘茂才马上把惠娟扶了起来。

  “姑娘不必如此,刘某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受不起姑娘的如此大礼。此地是非之地非久留之地,咱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姑娘估计在县城是呆不下去了,还是快带上你的父亲离开吧”刘茂才自然也是良言相劝。

  “可是”惠娟满脸的迷茫的神情。

  “别可是了,快跟我走吧,我会给你安排的,你不必担心,我自然会好人帮到底的”说着已经走了惠娟看到刘茂才已经走出了房间,也小跑两步跟了上去。

   当刘茂才带着惠娟离开的时候,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刘茂才像没事人一般,自然的走着,可是惠娟的心态可就没那么好了,头低着,脚步也很快,不知不觉已经超过了刘茂才,率先走出了怡红院。刘茂才看着惠娟那急匆匆的脚步,不由的笑笑,脚步也加快了许多。

   当他们离开怡红院的时候,怡红院中的讨论开始了,都指着他们的背影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多数都在猜测刘茂才和张恒光的关系,还有猜测惠娟和刘茂才的关系的。

  “ 我看他们像兄妹,我估计是惠娟的哥哥发财了,衣锦还乡了,知道妹妹在这种地方,还被袁公子看上,觉得挺好的,想和袁公子谈谈他妹妹的终身大事所以在这里不好和袁公子说,又怕袁公子不屑于他交谈,所以才出此下策。”一个满脸猥琐的客人在哪里头头是道的分析者,旁边几位客人也纷纷附和着。哪位客人也觉得自己说的挺对,在哪里摇头晃脑高兴着呢。

   忽然一个小二走了过来,喃喃了一句“带走惠娟姑娘的男的好像县长通缉的义大爷呀”可是他这喃喃自语被乱吵吵的讨论声给淹没了。

   张恒光这边就在对峙之中,竹林中忽然冲出来十几个拿着枪的黑衣人,纷纷的枪口对着袁威带来的七八个人。

  袁威的手下看到竹林中冲出来的十几个人先是一愣,然后便迅速反应过来,和冲出来的十几个黑衣人对峙起来。

   张恒光枪口对着袁威,冷冷一笑“袁威看到没,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到了”听到这句话,袁威也是吓的瑟瑟发抖,完全没有刚才的那种神气,扑通一下跪下“大爷饶命,大爷饶命,我不该和大爷抢女人,我错了只求大爷绕我一命,我一定当牛做马报答大爷”

  “袁少爷可是县太爷的独子,可以说集万千宠爱与一身,怎么能当牛做马呢,我今天也让你是个明白,我今天也让你死个明白吧,我是义大爷的兄弟,是来找你要二个月前的债的,你觉得是不是该还了吧,”袁威听到这句话,心灰意冷。人在绝境中都是容易走极端的,要么自暴自弃完全放弃,要么拼死一搏,不惜一切。袁威明显属于后者,飞速站了起来,从怀中立马掏出枪来,只听的一声枪响,袁威嘴上露出了笑意,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额头中枪,脸上还弥漫着笑意。

  其他袁威的手下看到袁威死,一部分选择和张恒光他们鱼死网破,一部分选择了举手投降,,随着一阵乱枪,袁威的人无一例外的离开了人世。

   看着满地的尸体,张恒光满意的笑了,对着身边的人说道“去告诉大哥,第一步计划完成”一个黑衣人听到了张恒光的话,立马点头,离开了现场。

  城中忽然响起的枪声,对于这个不大的县城产生的影响却很小,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就在距离事发地点不远的一条街上,一家新开饭店正在进行剪彩仪式,此时一身长袍马褂的孙振南,正在饭店门口,一一作揖欢迎着进进出出的客人,满面笑容。

   此时饭店门口来了二个客人,一男一女,男的气质非凡,女的佳人丽质,孙振南看到他们赶紧迎了上去,笑容不减“吆,刘公子好久不见,鄙人新开的饭店,能否赏脸小酌二杯,也让我尽尽地主之谊,不知后面哪位姑娘是,怎么那么面生”说道最后的语气明显重了。

  “好的,那就进去小酌,不知孙老板能否给找个雅间,我想和孙老板一叙”“好的,不胜荣幸”

  说完话孙振南带着二人来到比较僻静的一个房间,孙振南打开房间的门,房间里的摆设和一般酒店本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比较这里的摆拍比较豪华罢了。

   这二人不是别人真是从怡红院出来的刘茂才和惠娟,刘茂才让惠娟先进去,自己则留在门口,孙振南看到刘茂才留在门口自己也没进去,把门关上了。

   刘茂才慢慢的向走廊的另一侧走去,孙振南也跟了上去。“我知道你好奇什么,咱们的计划里没有把惠娟带回来的安排,你是不是觉得奇怪”孙振南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眉头紧缩,心中想着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看到孙振南的表情,刘茂才笑了,笑得像孩子般灿烂“不是什么坏事,是一件好事,大好事,想不想知道”听到这句话,看着刘茂才的表情,孙振南也笑了“大哥,今天咋学会卖关子可,还有没有一个大哥的样子呀,如果让弟兄们看到你这样,你说他们会对你的形象一落千丈的呀,你都没发现咱们不在的时候他们有多嚣张”看着孙振南那焦急想知道的样子,刘茂才的笑意更浓了。

   悄悄的贴近孙振南的耳边二句话,孙振南也笑了起来,也笑得如同孩子一般,虽说他们是土匪,长年的刀口舔血的生活让他们变得心智成熟,可是他们也只是二十出头的孩子,对异性的向往,对爱情的向往也还是很强烈的,毕竟在土匪窝里是没有女人的。

  Q看正版t章节y◇上酷_匠$7网

   “二哥的眼光挺高,也挺独到的,这女生也算是仙女下凡了,咱们二个也不差是郎才女貌,也挺好的,我都迫不及待喝喜酒了”孙振南在哪里摩拳擦掌等着张恒光结婚的时候好好的闹呢。

  “你现在对于我带来这个女的没什么意见吧,”“大哥这件事情做的漂亮,太漂亮了,做小弟就喜欢这样的大哥”刘茂才笑了笑,又恢复平常的模样“别贫了,说点正事,这姑娘的父亲患病,应该很严重,你去带着姑娘找到他父亲,赶紧安排她们出城,让老四在咱们山寨附近给姑娘买个宅院,先住下,毕竟不能让他们上山寨,人家一个女孩子,咱们又是一群大老爷们的,不方便,明白吗”

  “大哥我知道,我马上安排”就在孙振南想出去的时候,满面春风的张恒光跑了过来,孙振南刚刚转过头就看到张恒光,那刚才的兴奋劲还没过呢,对着张恒光又笑又闹。

   惠娟在房中听到外面的吵闹,又听到张恒光的的声音,自然在房间里呆不住了,打开了房门,看到了张恒光和孙振南在哪里像个孩子一样在玩耍,一下子破涕而笑,二人无意看到惠娟也是吓了一跳纷纷停了下来,二人对着惠娟尴尬的一笑。

  孙振南也识趣的离开,和刘茂才一起讨论晚上的计划去了。

  “你怎么样没受伤吧,”虽然看到了安全回来的张恒光还是忍不住想问问,知道了袁威手段的惠娟真怕张恒光有个三长两短的。

   “没事的,一个小小的袁威为难不了我的,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张恒光说话很温柔,如果其他几个人在场的话一定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对于惠娟来说只是二人之间的情话。作为一个艺妓男女之事多少了解些。

  “那个袁威怎么样呀,他会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我真的好担心你”这一句问得张恒光也是一愣,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门外的一声枪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声枪响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