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二人在哪里尴尬的时候。怡红院的大厅里,一位衣装华丽的男子在哪里大喊大叫。

  “惠娟呢,三番二次的不见客,今天可以见见我了吧,老子都等不及了”大厅里的人听到这位男子在哪里大喊大叫,客人都离得远远的,但还是有几个青楼女子不时的往她身上贴,但都被他一一给打发走了。就在这时怡红院的妈妈走了出来,比位妈妈有些富态,走起路还一摇三晃,可是晃动的都是赘肉。“哎吆,这不是袁公子吗,今日怎么如此猴急呢,在这里大吵大闹有失公子的形象呀,你看把姑娘都吓的”这位妈妈便说话还便挥舞着手帕,周围的姑娘纷纷配合着,脸上露出了恐惧之状。

  “惠娟呢,老子都等那么长时间了,她说让她考虑考虑,这一考虑就是半个月呀,老子等她等的黄瓜菜都凉了,难道还不出来见老子,给我一个答复,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别把我惹毛了,你行不行老子把你的怡红院给砸了”听到这里,妈妈脸上露出了害怕之色,“袁公子手下留情呀,怡红院没了姑娘今后可就没去可去了,今天惠娟在楼上陪二位公子正在给他们弹奏曲子呢”“在哪的,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老子的女人也敢动,活的不耐烦了,快带我去,在哪个房间呢”

   此时张恒光和素衣女子正尴尬呢,这时哪位袁公子的声音传到了房间里,素衣女子先是一愣,然后对着张恒光说道“公子快些离开这里吧,小女子有些事情,请恕小女子不能奉陪了”张恒光闻言也是微笑“姑娘,不必害怕,我与那袁公子也是有些事情需要解决,姑娘不妨陪在下一起去”“君子怎么可能和袁公子有所交际,你二人完全不同,天壤之别,公子莫要为小女子惹不必要的麻烦”

  “姑娘不必担心,我是不会做无把握之事的”

   素衣女子看着怎么也劝不走的张恒光也是无可奈何,觉得张恒光也是为了在女子面前逞英雄,虽然这是男人的通病,但自己觉得不能让他掺和进来,以免让他受不必要的伤害,也不知道为啥,一向冷冰冰的自己为何会三番五次劝一个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人。素衣女子赶紧想让张恒光离开,就想把他推出去,没想到越是着急越出乱,就在她想去推的时候,没想到,一个不注意,脚下微滑,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摔倒,张恒光一个箭步冲到面前紧紧的抱住她,素衣女子忽然感觉到了一股男性的气息,感觉很陶醉,不愿意离开,渐渐有些分神了,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原来在张恒光的怀中,感觉十分失态,马上推开张恒光,后退了几步,脸上泛起了红云,头低着,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觉得那个手有什么魔力,让自己不想离开只是觉得那个手有什么魔力,让自己不想离开。

  酷e匠cb网K^正:版首*¤发

   此时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却越来越清晰,张恒光觉得时机到了,走到素衣女子的身边拉住她的手,从房间里走了出去。来到走廊上,对着袁公子说道“不知袁公子找惠娟姑娘什么事情”张恒光的声音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怡红院的妈妈看到走廊上一个英俊的男子先是一愣,然后就是开心的笑了。

  “袁公子,就是这位公子请惠娟弹曲的”此时的袁公子在刚才就顺着大伙的目光看着那里,发现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子牵着一个女子的手,那女子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被张恒光牵着手也不反抗,那女子是谁袁公子很清楚。

  “袁威,袁公子,正是鄙人找这位姑娘弹奏的,不知你有什么意见”这一句话把袁公子弄的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位袁公子名叫袁威,县长之子)“那是我的女人,你怎么可以乱动”无话可说的袁威说出来那么霸道的一句话,在张恒光听来没有觉得很霸道只是觉得是一种苍白的辩解。

  “袁公子说惠娟是你的女人,可知人家姑娘愿不愿意,如果姑娘要是不愿意,那岂不很难堪,我奉劝袁公子还是征求人家姑娘的意思吧,还有呀,我咋听说你家姑娘不喜欢你,为了不被你强占甚至以死相逼”张恒光也是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惠娟则是默默的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任由张恒光牵着她的手。而怡红院的其他人也都惊讶的看着张恒光,一副马上就有好戏看的表情,等着袁威的怒火发作,等着看张恒光的悲惨下场。

  “你是什么人,本少爷的人你也敢抢,你知不知道我爹是谁,你信不信我把你送进大狱”此时的袁威满脸的骄傲,他觉得自己的爹就是这费县的天,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我不管你爹是谁,我也不想问你爹是谁,我就告诉你,姑娘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今日只要我在,你就别想逼迫人家姑娘,你觉得你爹厉害,你可以让他来,我在这里等着你,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咱们就出去单挑,我要输了,这姑娘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你要是输了,就不准在骚扰人家姑娘,怎么样,你敢不敢”张恒光此时已经收起了笑容,认认真真的看着袁威。

   袁威听着张恒光的挑衅火冒三丈,本来被他弄的就挺难看的,没想到还想出去单挑,自己不找死吗。

  “谁怕谁呀,走”说着话袁威一脸不屑的走了出去。袁威就没想单挑,心中真想把他带出去,带到人少的地方,让自己的几个随从用枪打死他。袁威心想看你还能嚣张多长时间,惠娟还是我的,心中想着就笑了。

  怡红院的里张恒光没有马上跟上去,依依不舍对着惠娟说道“在这里呆着,你放心,会没事,如果和我一起来的哪位男子要带你走你跟他便是”惠娟慢慢的抬起头,眼中已经充满了泪痕“你要小心,那个袁威卑鄙的恨,经常用些歪门邪道,很多人都被他给弄的失踪人,听人说都叫他杀死了,你一定要小心。我会跟那位公子走的,可是”此时的惠娟满脸的疑虑,还有些不舍,话没说完就被张恒光打断了。

  “你放心,没事吧,我走了,你自己要小心”说着张恒光走了出去。

   怡红院其他的人也跟着起哄,可是门口几个人把他们堵住,只让张恒光一个人出去了。

  此时袁威在前面走着,张恒光在后面跟在,脸上露出了笑意。袁威在前面走着,忽然拐进了一条巷子,张恒光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张恒光也是跟着走着走着来到破庙里面。

   张恒光也跟了进去,走入破庙发现袁威不知哪去了,一下子消失了。张恒光便打量了一下四周,破庙中供奉着菩萨,菩萨身上的漆已经脱落,周围的帘子已经满是灰尘,帘子和菩萨像周围结满了蜘蛛网,但张恒光发现大院的地上没有过多的灰尘,不像荒废已久的地方,应该是经常有人来,院里的左边和右边没有围墙,有竹林。

   忽然张恒光发现左边的竹林有一些异常的变化,不像是正常的风吹。“我说袁公子不是说好出来单挑的吗,怎么一下子怂了,躲进竹林了呢,这可不是刚才盛气凌人的的样子,这样传出去可是不好呀”张恒光对着竹林一阵嘲讽道。

   这是竹林中走出了七八个手中拿着枪的人,领头正是袁威。

  “小子,你不必嚣张,你看看,你觉得自己还能活着出去吗,你别以为会点功夫啥的就觉得自己很厉害了,就可以在女的面前逞英雄了”袁威面目可憎的说道。

  “袁公子看样子对自己很没有信心呀,还带了那么些人,是不是害怕呀,我就一个人,你那么多人,不公平吧”

  “公平是啥,值钱吗,能干什么,小子,醒醒吧,你现在在我手里,我说了算”说着对着周围的人笑道,周围的人也纷纷附和他笑到。

  “未必吧”说时迟那时快,张恒光趁着袁威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一个箭步冲到袁威面前,没有任何花哨,左手直接锁喉,右手把他一把揽了过来,左手放开喉咙,迅速掏出枪来对着袁威的脑门,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袁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已经被张恒光用枪指着脑门了。

   怡红院内,走廊上的惠娟已经悄然回到房间,眼泪不停的流出来,想起了张恒光,从来没有一个人对他那么好,那些客人都是爱慕自己容颜只是想占有自己而已,没有一个人愿意为自己去得罪袁公子,也没有一个人有张恒光看她那种眼神,那是纯真的爱,没有任何的杂念。想到这里眼泪更是不听自己的,不断的流下。

   “姑娘也是感性之人呀,哭的梨花带雨的,不知道张恒光看到的话该有多么的心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