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飞快,二个月的黑虎山蛰伏期,让刘茂才的土匪团伙彻底成为一头老虎,二个月的训练生活,让刘茂才和他的弟兄们都脱胎换骨,曾经的乱乱糟糟,排个队二二三三的混乱不堪的队伍,如今整整齐齐的站在操场上,每个人都脸上都充满着骄傲,觉得自己可以横着走了。

   就在这时,刘茂才带着他的几个弟兄们,从里面走了出来,当操场上的这些人看到了他们几个,脸上的骄傲神色早已消失不见了。脸上则充满着坚毅与不屈,二个月的训练对他来说收获很大,他们的身体素质本来就很好,体力训练基本几天就适应了,最让他们害怕就是文化课,刘茂才本来是想让他们多认识几个字,没想到二个月每个人也就认识简单的一些字,离有文化还差远呢了,,还在已经不是文盲了,也算是小有成果吧。

   看着下面已经颇具军队作风的土匪,让刘茂才很欣慰,觉得自己也算有点成就感,觉得自己还是有能力训练出一支好的部队的。能够像军人一样保家卫国。

   “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刘茂才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就是一个土匪,别人欠我的总是要还的,我五十三个弟兄的血不能白流了,大家可能会觉得为什么不早点报仇,要拖到现在,是害怕还是怎么样,我的却害怕”说道这里顿了顿,要是以前下面的这些人一定会交头接耳在哪里议论,此时的他们只是静静的站着,昂首挺胸的听着,没有任何的举动。“我害怕,我再,失去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位,对我来说都是太大的损失了,但不代表我们无所作为,欠我们的我们要让他们双倍归还,终于今天是你们训练结束的日子但同样也是报仇的日子,请大家注意安全”说着刘茂才鞠了一躬。

   “敬礼”秦成林带着大家对着主席台上的刘茂才敬了一礼,大家在这段训练的时间,发现大当家越来越神秘,但对兄弟们却越来越好,越来越细心,以前身上的土匪劲,完全没有了,像军人,也像书生,啥都懂,啥都会,和以前一比,完全判若两人。但是大家都没去问,他们总觉得坐牢的时候一定受到高人指点,所以才会如此,大当家必是能成大器之人,跟在他没错的,更有迷信的说刘茂才是那个星宿转世,听到这些话,刘茂才也只是呵呵一笑,啥也不说,觉得越说越容易让人产生误会,最好的方法是沉默。

  聚义厅里五个当家的聚齐,没有过多的言语。“按原计划行动”刘茂才轻轻的一句话。却代表一场腥风血雨。

  费县的城墙,已经百年了加上未经修缮,显得十分破败,此时又是黄昏,如果没有来来往往的行人,多少都会显得凄凉。城门口二个守门的警察显得无精打采的,此时不逢战乱,没有军队驻守,一个显得和平安逸,来来往往的路上也是慢慢悠悠,此时人群中有二个人,一个相貌英俊,一个则是气质非凡,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刘茂才和张恒光,刘茂才一身中山装,加上年轻,如果在戴上个学生帽,那就是一个学生。张恒光也是如此打扮,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入城里,打量了一下四周,觉得没什么异常,便顺着大道来到一家供男人消遣享受的怡红院,这家怡红院和民国其他的也没啥区别,都是大大的牌匾当中挂,风骚妖娆的女人门前站。二人来到门口,门口的几个人那能放过这单生意“二位小弟快快里面请呀,让姐姐好好伺候伺候你”说着就要上二个人的身体贴,刘茂才还好,毕竟前世也是有孩子的人,张恒光却有些不适应,毕竟还没和女子接触过,竟然脸都红了,让刘茂才都看笑了。“吆,弟弟脸都红了,还是雏呢”“你们去找个清净一点的房子,找几个会弹琴的女子”刘茂才怕张恒光脸上挂不住,赶紧打发了一下她们。“好的,您跟我来”说着带着二人来到了一间房子门口,打开房门让二人进去,刘茂才进入四周打量一番,房间布置得很艳丽,大大的红喜子贴在正对门的后墙,一个红木的桌子静静放在一侧,房间左边是用红色的门帘遮住内间,颇有婚房的感觉,让你觉得有些温馨,激动。

  “二位还要点些酒菜吧”这时一个小二出现了。“上一些好酒好菜吧”说着张恒光给了小二十几块大洋“你自己看着办吧,剩下赏你了”“谢谢爷”说着小二拿起一块大洋轻轻的一吹,发出清脆的响声,小二笑眯眯的收下大洋关上门离开了。

   刘茂才轻轻坐了下来,张恒光则左看右看,颇有些好奇宝宝的样子。“大哥,这就是妓院,房间好漂亮,怪不得那么些男人流连忘返呢,真是漂亮”刘茂才听到这,觉得有些心酸,张恒光自小是个孤儿,之后跟着刘茂才出生入死,一直住的就是山寨,这里自然是他看到过最漂亮的地方。刘茂才刚想说些什么。

   门慢慢的打开了,张恒光和刘茂才的目光自然集中到门口,先进来的自然是妖娆的拉客女(在这里姑且把她称作拉客女吧)随后则是四五个打扮妖艳,妩媚妖娆的青楼女子,最后是一个抱着琵琶,一身素衣的女子,此女子低着头,但可以依稀看出是个皮肤白皙的女子,低着头看不清相貌,却引起二人的注意。

   “二位公子觉得我们这的姑娘怎么样,是不是很满意”拉客女自然是一度傲娇的表情,看到这里张恒光觉得有些不耐烦了。“你出去吧”说着拿出十几块大洋递给了拉客女。“公子真是大方,二位公子吃好玩好”拉客女刚退出去,小二便把酒菜送了过来。拉客女退去之后四个青楼女子,都坐在二人旁边,自觉的给二人添茶倒酒,身体都很自觉的向二人身上靠,不停的撒娇。张恒光此时也静下来了。二人不为所动。

   “姑娘请弹奏一曲吧”张恒光看着在门口站着的素衣女子,站了起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素衣女子闻言轻轻一弯腰,来到一个矮桌子旁边轻轻的坐下。调好琵琶一曲后庭花从琵琶中传出,四五位青楼女子也十分识趣的闭上了嘴。刘茂才眼睛微闭,认真的倾听。

   而张恒光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女子,一不会张恒光觉得有些失态了,所以才拿起酒杯喝了一杯,刘茂才那能不知道张恒光的心思,拿出些大洋,让她们出去。

   一曲罢了,刘茂才觉得意犹未尽。“姑娘,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问,姑娘妙手,敢问姑娘贵姓”刘茂才觉得这个姑娘绝对有故事的人。“公子见笑,小女子是一青楼女子,不值得公子为之一问”“姑娘错了,方才听曲,弦外之音似有悲伤,鄙人斗胆一问,姑娘可有啥难言之隐,刘某不才,刘某与小弟愿为姑娘排忧解难”“小女子何德何能,烦劳公子,公子不必如此,公子如此这般想必有什么事情”刘茂才闻言哈哈大笑。

   张恒光在旁边不知说啥,静静看着他们二人。“姑娘真是火眼金睛,鄙人的确有一事相求”“公子请讲”“姑娘难道看不出吾弟对你有情”“公子误会,小女子卖艺不卖身,请公子原谅”听到这,张恒光有些急了,大哥这是怎么了,弄的自己好尴尬“姑娘错了,吾弟不是那种轻浮之人,只希望姑娘能够给他个机会,成与不成,皆在缘分”闻言素衣女子慢慢的抬起头,刘茂才才看清女子面貌,一道柳叶细眉高高挂,一双丹凤空中留。樱桃小口微微起,温软琼玉悬中央。看的刘茂才都有些失神。

   “姑娘不必拘束,也不必害怕,张某绝无轻浮之心,只是对姑娘一见倾心,仰慕姑娘容颜与才华”这时张恒光觉得自己该说了,大哥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自己必须的有所行动了。否则可是错失良机。

   “家父病重,卧床不起,小女子不得已才到青楼卖唱,几次险遭非礼,几次以死相逼,方才保住清白,惹得几位客人都扫兴而归,妈妈便说今日如果你们在扫兴而归就要把我卖了”女子边说边哭,刘茂才听到这里出去了。

  “姑娘还有如此孝心,刚才我二人唐突了望姑娘见谅,希望姑娘不要生气,在下在这里给姑娘陪罪了”说着张恒光对着女子就是一躬,女子赶忙把张恒光拉了起来,张恒光轻轻抬头,四目相对,女子一愣,张恒光痴痴的看着,大概五分钟,女子意识到不对,立马后退,头微低,脸上泛起了红晕,看到女子退后,张恒光只得尴尬的一笑。

  看正版d#章节G上1酷~匠S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