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韩复榘的大力清剿下,沂蒙山区所剩土匪寥寥无几,义大爷这伙之所以能活下来,就是比较低调,没干过伤天害理的勾当,也没怎么名声远扬,自然就不容易被清剿。

  义大爷这伙土匪一共一百多人,五个当家的,老大义大爷原名刘茂才,老二好二爷原名张恒光,老三林中飞原名秦成林,老四手心黑张旭阳,老五南风冷孙振南。韩涛正是穿越到了老大的身上。

  坐在车上的韩涛看着这群便宜的兄弟,努力的用刘茂才的记忆来看看每个人,分析每个人的特点,以便于今后和他们一起相处,既然已经来到民国,还没死得做点事情,最好能够留名史册,刚才听师爷说今年是民国二十五年,不正是1936年吗,明年就爆发抗战了,此时的韩涛陷入了沉思,该如何在这个世界上有所作为,现在就去投奔我党,不太可能的事情,第二如何抗战这个问题也摆在了韩涛的面前。

   经历了这次法场法场,韩涛深知在这个世界,没有实力只有被欺负的份,没有任何的商量的余地。这就是这个现实的社会,法制不健全,官僚横行。有枪才是草头王,虽然这几年中国名义上统一,政令比以前通行了,治安有了好转,但中国积累了千年的官本位思想,不是一天二天能够改变的。

   马上中国就要经历新一轮的乱世,如何在这个乱世中安身立命,有所作为。首先你的有人,有枪,有钱。

   韩涛想着想着就快要到山寨了,此时的山寨已经没了以前的模样,残垣断壁,还有一些战火的痕迹。看着山寨,韩涛不知是怎么的,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转身对着大伙说道“比仇不报,誓不为人”

   下面的众人听到此话,群情激愤,他们想到一起同生共死兄弟的死亡,家园被毁。心中也是火大,听到大当家的号令,觉得报仇的时间到了,纷纷大叫“报仇,报仇,报仇”

   韩涛看着下面衣衫褴褛的兄弟们,他们都很疲惫,但是眼中充满了仇恨的火焰。看的韩涛也是心疼。虽然自己穿越过来,捡了那么些便宜的兄弟,还得到大家尊重和爱戴,从刘茂才的记忆中,韩涛知道这帮兄弟对他的重要性,觉得自己更应该好好对待这帮奋不顾身,劫法场救了自己的人。

  “咱们今天先找地方休息一下,明天我们重建家园”说完话韩涛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其他弟兄看到大当家的坐下来,也都纷纷的找地方做了下来。刘茂才的几个兄弟,现在就是韩涛的兄弟,都纷纷走了过来。

   “大哥,咱们现在怎么办,自从上次政府派兵来打我们,咱们兄弟还剩下六十八个,枪也不多,汉阳造三杆,老套筒十杆,单打一还有五杆,钱咱们还有一些,我就怕咱们这次劫了法场,政府还会不会派兵来打咱们,我的意思就是咱们离开这里,另觅一个去处,先避避风头”老三林中飞秦成林不无忧虑的说道。听完这番话,韩涛也陷入了沉思,只觉得老三说的很对,但是如何说的懂弟兄们,现在弟兄们士气就低,万一在这么一说,估计会有人跑路。韩涛把心中的忧虑告诉了老三。

  老三这个人算是韩涛几个弟兄中的智囊,有勇有谋,能力很强,自小跟着刘茂才,忠心耿耿,老三就说一句话,几个弟兄的离别和多数弟兄的性命,韩涛自然明白了,点了点头,老三便出去布置了。韩涛心神有些乱,就自己走向后山,想排解一些内心的抑郁。

  来到一座山头上,望着八百里沂蒙山区,此时正值黄昏,夕阳西下,厚厚重重的云雾盘踞在天空,夕阳只能乘一点点空隙,迸射一条条绛色霞彩。一丝丝的霞彩映照在韩涛的身上。美的韩涛只觉得置身于仙境,怪不得,李白来到沂蒙山当即赋诗一首:“百丈素崖裂,四山丹壁开。龙潭中喷射,昼夜生风雷。但见瀑泉落,如潀云汉来”留下着千古的不朽诗句。

  夕阳的映照让韩涛想起了自己另一个世界的家人,也不知璐璐怎么样了,父母知道自己的死讯该多么伤心。自己的儿女怎么样了。就在韩涛在思念家人的时候,有人也在想着他。

  张富今天不容易吃了个团圆饭,却被县城外人劫法场弄的不愉快,本来处置死刑的犯人作为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也该去看看,但今天自己的千金回来,就没去,也正在他们全家吃着饭的时候,发生了劫法场的事情。

   中午张富一家准备了一大桌饭菜来给自己的千金接风洗尘,(张富有儿女三个,二个儿子,一个女儿,无奈二个儿子不争气,一个比一个纨绔,吃喝嫖赌样样都占,一个叫张文,一个叫张武)此时一家人在一起也算是其乐融融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就在这时,张文喝点有点高了“爹娘你知道吧,我在外面听说今天要处决的那个死刑犯,长的像一个人,你们猜猜像谁呀”张文故意卖个关子,“不会是你相好的吧”张武也有点喝大了,嘴上多少有点不把门,完全忘了自己的父母还都在呢。

   此时上座的张富脸色一转,你们成何体统,在外面你们胡闹也就罢了,还胡闹到家里来了,反了你们了,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子了。

   二兄弟听到父亲的训斥都低下头,这是张富的妻子出来说清了“当家的,今天是咱们语嫣回来的日子,他们也是喝多了,你就计较了”听到这句话,张富脸色不那么难看。“文呀,你接着说,说话咋说半截呢”

  看到母亲说话给自己求了情,又让自己继续说下去,自然不敢在卖关子了“我听人家说像刘家那小子,简直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听到这句话桌上所有的人都愣了。

  刘家那小子指的是刘茂才,刘茂才之前的人生很坎坷,曾经他家也是一个世家,有钱,有势,张富看上了他家的势力,就把自己的女儿刘语嫣和他订了娃娃亲,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悲欢离合,十二岁家里闹了匪患,一家人除了他以外一个都没活着,死里逃生的他跑到张家,当时的张富正是事业上升期,需要名声就把他收留,可在张家的日子渐渐的一天不如一天,一年后张富找了莫须有的理由把他逐出了家门。之后便浪迹天涯,最后成为土匪。

  更f新f最快上y酷匠S|网{

   此时听到这个消息张富很惊讶,还有一丝丝后怕,张语嫣听到这个消息首先就是惋惜,然后觉得活该,原来刘茂才在张家的日子里和张语嫣暗生情絮,作为孩子的他们私定终身,但接受了几年的新式教育对封建思想充满厌恶,觉得自己和刘茂才感情也是封建思想的问题。这也是为啥刘语嫣听到这个消息觉得惋惜的原因了。

  此时的饭桌上气氛很冷,没有人说话,都静静的坐着,就在这时,砰的一声枪响,张语嫣心中有一丝莫名的烦躁,张富则是高兴。紧接着枪声不断响起,让大家心态又发生变化,大家都好奇,枪声代表啥呀。不一会枪声静下来了。张富赶紧派人打探消息去了。

   刘茂才就呆在山头,静静领略着沂蒙山的美景。在这美不胜收的景色中陶醉,觉得自己仿佛就要融入这大自然一般,这个时候老二过来了“大哥,你的伤没事吧,那个狗县长,我要让他死”老二张恒光是一个很帅的人,脾气特别好,也算是一个比较善良的人,但一向温文尔雅的好二爷,眼神中透露出杀气。“没事,他的命已经是我的了,老三把咱们换地方事情和你说了吧”“说了”二人陷入了沉默,久久不语,一起看着这沂蒙山区的景色。

   第二天早上,队伍吃过早饭,转移到离这里三百多里的一个山头,当地人叫黑虎山,是一个无主的山寨,老三早就侦查过了。先期工作做的差不多了,简单建了几个木屋,大家都骑马速度比较快,黄昏的时候就到了,上了山可把大家累坏了,秦成林找了这个地方地势相当好,易守难攻,是接受上一次的教训。

   队伍安顿好了以后,五个人聚到了一起。“大哥,我们来的时候六十八个人,现在也就四十八号人了,溜了二十多号人,没办法,该离开还的离开”秦成林满是无奈,听到秦成林的介绍,大家也觉得悲凉,毕竟曾经也是过命的交情。

  “大哥,前天一个军火贩子推销产品呢,问我们要不要枪”张恒光说道“是不是上次找我们的那个,可以先买几支用用,咱们也缺枪,记住别买多,老五也跟着去,他们如果不老实,不要留活口,防人之心不可无”刘茂才做了一个杀人的动作“没什么事情都去忙吧,老四留下来,我有点事和你说”张旭阳问言一愣,只是静静的呆着。等着都走出去了,刘茂才在张旭阳耳边说了几句,张旭阳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今后为了方便,韩涛是穿越到刘茂才身上,今后用刘茂才的名字,以免读者朋友们弄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