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个丫鬟看到小姐都吓了一跳,马上恭敬的弯腰说道“小姐”“你们说什么呢,快告诉我呀,今天要杀谁呀,他又是那个人呀”二个丫鬟互相看了一眼。

  “大小姐我们再聊今天中午要处决附近山头的一个土匪头子,一个叫义大爷的”翠花唯唯诺诺的说道,生怕有啥说的不对招来这位大小姐的呵斥。虽然大小姐很少回家,但是大小姐小时候的刁蛮任性可能映入她们的脑海之中了。

  $酷匠&◎网@Z首发Bx

  “义大爷,土匪头子,你们刚才说他像谁呀”“小姐没说像谁,只是觉得土匪很年轻,很好奇”二个丫鬟的一番话反倒让这个曾经刁蛮的小姐来了兴趣。

   “我知道了”说完直奔自己的闺房去了。

   “你咋不和小姐说实话呢”翠花好奇的问道。“你啥呀,你忘了以前刘少爷和咱小姐的关系,青梅竹马,你不怕小姐知道后去看,被老爷知道我们还能有好果子吃,赶紧走吧,被人家看到,又说我们偷懒呢”说着这几句话,二个丫鬟离开了原地。

   此时的韩涛已经快被押到了法场,法场是城外一片开阔地,保安队早早到了那里布置好了一切,此时执行台上作者一个洋洋得意的县长,此人胖胖身体,一双小眼睛不停乱转,典型电影中的小人形象,旁边的人都对他恭恭敬敬的拍着他的马屁,韩涛懒得看他们觉得完全浪费时间。

   韩涛转眼看着周围,此时的周围人山人海,大都看热闹的,县城的人对义大爷几乎没什么了解,只觉得土匪没有一个是好的,眼神中都透露出不屑,活该。只有极少数人表示出同情。

   韩涛也不看周围的人,多数敌视自己何必看他们呢,伤眼。

  韩涛被从囚车上押下来,慢慢的走着,身体还是有点痛,但是韩涛还是坚持挺胸抬头,一步一个脚印的走。

   走到了行刑的地方,二个跟在他后面的警察,大叫到“跪下”此时的韩涛已经挺恼火的,回头猛地一瞪二个警察,身上的杀死配上他的眼神,着实把二个警察吓的一退,二个警察刚想有所动作的时候,县长发话了“你们退下吧”二个警察乖乖的退下。县长后头看了一眼师爷,一个干瘦猥琐的中年男子,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来到了县长前面站定,马上趾高气昂起来,清了清嗓子,拿起一张纸“在我们县长的领导下危害乡里,强盗杀人的土匪被我们消灭了,匪首已被擒获,今日将其枪毙,就是为了警示众人,不可于政府为敌,不能做偷奸犯科之事,今日匪首之下场就是明日布听从政府之下场,望大家好自为之”

   说着话师爷读起了纸上的字“判决书,匪首义某,对抗政府,破坏共和,杀人越货,横行乡里,强抢民女,偷盗财务。兹处以极刑。民国二十五年五月三日中华民国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

   师爷念完后看了看县长,县长点了点头,师爷当机退下了,听师爷说了那么些废话,韩涛笑了,民国人睁眼说瞎话的能力也是挺厉害的,也是服了。

  “执行”刚才一言不发的县长终于说话了,县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保持着自己的父母官的威严,达到一言定乾坤的效果。

   就在这时远处的大道上,一群拿着刀枪骑着马且服装混杂的队伍朝着这边狂奔而来,他们不是别人,就是义大爷的兄弟,虽然他们被正规军打败了了,只是损失了一些兵马,并没有到伤筋动骨的那一步,所以义大爷的兄弟一直没有放弃营救义大爷,今天是最合适的时候。得到消息的他们自然不会放弃这个良好的机会,捉住了时机营救义大爷。

   说时迟那时快,马队眨眼间就到了法场,突破出现的马队给了所有人震撼,反应过来的人们匆忙的四散而逃,现场瞬间乱了起来,叫声,枪声,马蹄声此起彼伏。韩涛看到有人来了,就知道是有人来救他了,马上卧倒,一个翻滚到了别处,行刑的警察一时也乱了起来,都纷纷举枪射击。让韩涛得以生还。此时的县长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在几个守卫的掩护下匆匆逃走。

  举枪还击的人大部分被打死了剩下都差不多投降了。此时的韩涛从翻滚的地方站了起来,这时一个骑着棕马壮实的汉子,下马恭敬的说道“大哥,你受苦了”说话的这个人是山上五当家的,名叫孙振南,人送外号“南风冷”原因此人对别人笑呵呵的,但是喜欢背后偷刀子是一个心机比较重的人,只有和义大爷几个呆在一起,从来不爱笑,很冷的一个人,性格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比较分裂。韩涛把脚镣手铐弄下来之后。队伍也把战场收拾的差不多了,看着自己眼前一个个衣褛滥衫,手上啥家伙什也有,什么老套筒,汉阳造,单打一,还有大刀呢,但无一例外的都很旧,连膛线都磨平了,韩涛看到都惊讶了,这些老古董都够开一家军事博物馆了。韩涛也就说了一句话“此地不宜久留,赶快撤”其他的人听到了这句话都收拾了武器装备,向着山里出发了。

   八百里的沂蒙山区在民国时就是一个匪窝。

   民国以来,事变更迭,乱及社会,危及民生。临沂地处鲁南冲要,军阀混战,兵祸匪患,灾难尤深。

   “神山磨山,蟊贼千万”,这句话,至今还在临沂人民的口头上流传着。虽属夸张之辞,但也反映了当时土匪遍地的社会现实。据《续修临沂县志》载:自民国5年(1916年)至民国24年(1935年)的19年间,骚扰临沂地方、打家劫舍的股匪,有名的就有50余股,其中曾流窜数省的刘桂堂匪部,更为全国匪患之首。至于昼伏夜出、栖身草莽的散匪,更无从统计了。

  当时民国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的缴匪力度和决心都是很大的,当时的土匪实力极大,有的土匪组织人数都有数万人,韩复榘调集重兵,对临沂地区的土匪进行毁灭性打击。但是即使如此,剿匪行动还是持续数年,直到抗战前期才完全清剿干净。最典型莫过于剿灭刘黑七。

  (资料)刘黑七,名桂棠,是流窜华北七省的流匪、巨匪。从1915年即开始其土匪生涯,活动于鲁南抱犊崮一带山区。因其脸黑,在起初8个土匪头子中排行第七,故浑号刘黑七。他打家劫舍,烧杀抢掠,罪大恶极。1934年春又窜回鲁西,并企图打回鲁南老巢。

   冤家找上门来,岂能轻易放过。蒋介石电令韩,要其严行围追堵截,以期将刘匪全歼。刘匪多东北胡子,强悍顽固;且多骑兵,飘忽不定,一昼夜能流窜200多里。韩在济南、泰安至济宁一线,大军严密布防。在梁山、郓城、安驾庄等地交战三次,击溃部分匪徒。屡次劝告,但没成功,劝告失败,分化瓦解不成,刘匪乃分股流窜。3月24日,刘匪大股窜至长清,在万德与韩部孙桐萱师及手枪旅遭遇。经过激战,击伤刘匪一部。坐镇泰安的韩复榘亲临前线督战,将铁甲车停在山谷口的桥上,以防刘匪由此流窜入山,想在此生擒刘匪。但狡猾的刘匪却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韩的眼皮底下溜掉,向莱芜、蒙阴一带窜去,欲回蒙山老巢。

   韩复榘为此懊恼万分,下令班师回济,重新部署兵力进剿。回济当晚,韩召集少校以上军官训话,责令务于最短期限剿灭刘匪。接着令马贯一旅、运其昌旅入山尾追;令驻潍县之李相臣旅到博山堵截;令两列钢甲车由津浦路开往胶济路;并将剿匪部队统一编成6个纵队,自任总指挥兼第一纵队(直属队)司令,其余5个师长分任第二至第六纵队司令。27日,布告悬赏通缉刘匪和颁布《剿匪条例六条》,申明:斩获或生擒刘匪者奖;剿匪成绩卓著者赏;通匪、窝匪及迟误不报匪情者,该乡、镇、区长等均受连坐处分。(同上,1934年3月28日)

   3月29日,刘匪经沂水窜到莒县,被运其昌旅追上,在东苑镇又被歼一部。31日,刘匪在莒县山区被韩军重重包围,4月2日又在大店西南道口镇遭袭,残匪仅剩二三百人向江苏方向窜去,沿途收罗土匪,又扩大到四五百人,一度攻入赣榆城。江苏省主席陈果夫电告韩,勿分畛域,请韩军继续追剿。在两省军队合力围剿下,刘匪于4月6日又返回山东莒县大店一带。韩又急令回防部队中途返回,驰向大店围歼刘匪。刘匪又一次冲出重围,北窜诸城,企图东转青岛接济弹药。韩怕刘窜入青岛,引起国际交涉,除令部队急去防堵外,又电请青岛市长沈鸿烈派兵协剿。沈于11日派出海军舰队堵住海口,中央空军也派飞机入鲁。海陆空大军云集,前堵后追,刘匪无法靠近海口,只好沿淮河北窜。然而一路遭到截击,于是又向东南窜去。被围追堵截、疲于奔命,最后被围剿,大部兵马尽失。

   刘部匪徒虽被全歼,但刘匪本人脱逃,韩后来派人到天津行刺刘匪,仅伤未毙。祸根未除,留下了后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