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来到产房,医生和护士都在忙着给孩子检查,韩涛自然马上跑到刘璐璐床前,二位母亲正在给医生护士发红包呢,二位父亲则是都跑到孩子旁边,微笑看着刘璐璐,给了一个你很棒的眼神。

  “老婆,辛苦了,我爱你”此时的韩涛紧紧握住了刘璐璐的手,心中感觉到无比的踏实,觉得刘璐璐此时就是他的全部。二位母亲打断了韩涛的想法,她们则让几个男的离开产房。

  没办法,他们只能无奈的走出去,新鲜感还没有散去呢,就被给打发出去了,可以想象他们的感觉。

  一个月后刚刚做完月子的刘璐璐叫上韩涛让他准备陪自己去体检一下,韩涛哪敢怠慢,马上就准备出发了。孩子呢,自从孩子生下来,韩涛就很少抱着,那四位老人稀罕的不得了,小心翼翼的带着,哪能让毛手毛脚的韩涛碰,搞的韩涛很郁闷。这个爸爸做的有点失败。

  正在韩涛想着晚上怎么能让自己多抱会孩子呢。刘璐璐从楼上下来了。韩涛不敢怠慢,马上打开车门“老婆,请进”刘璐璐大大方方的坐了进来。

  医院离他们家不远很快就到了,几项检查很快就做完了,下午拿结果,中午很快到了饭点,韩涛和刘璐璐打算一起去吃饭。

  韩涛挽着刘璐璐的手,带着刘璐璐过马路,就这时,一声尖锐的车声响起,此时韩涛发现有一辆大货车朝着自己飞奔而来。韩涛下意识的刘璐璐猛地一推,自己来不及反应,只是觉得自己被重物狠狠的推了一下,只觉得天旋地转,之后便不醒人事。

  当他在此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浑身疼痛无力,躺在地上,地上有些零星的干稻草,随即空气中传来恶臭味和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忽然脑袋出现了众多的记忆,韩涛只觉得脑袋很痛,昏了过来,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狗血的剧情发生了。

  韩涛穿越了,穿越到民国一个土匪头子的身上,土匪头子人送外号义大爷,这个名号的来源还是源自十里八乡的乡亲百姓,大概的意思就是重义气,讲仁义,是一个义匪,替天行道。这浑身的疼痛来自于身上那一道道皮鞭抽的血痕,原来由于他是义匪,自然不去抢劫,绑票,拦截过往商人索要买路钱。可是他却需要生活,身边的兄弟也是,这时县城里来了一个鱼肉百姓的的大贪官,横行霸道,自然被义大爷盯上了,抢了几次他的商队。县长那能忍,带着县里的保安大队去围剿了几次,非但没达到效果,反而每次都给他们送刀送枪来了。县长觉得长此以往不行。终于花了大价钱,走动门口,把自己苦衷告诉了省长兼大帅韩老爷,韩老爷哪知道他为非作歹乡里,搞的官逼民反,但大帅知道那个地方匪患严重,又听到当地父母官的声泪俱下的哭诉,二话没说,发兵剿匪,土匪终究是土匪,遇到正规军还是不行,很快义大爷的山寨被攻破,自己也被炮弹给震晕了。之后就被正规军俘虏。

  之后便被移交给了县长,县长终于是见到了断他财路的人,古语有云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可见是多么大的仇恨,县长二话没说,各种酷刑直接就奔着这样义大爷招呼而来了,县长折腾几天,觉得夜长梦多总是不好的,打算明天正午处决义大爷,也让县里的人看看得罪他的下场。

  醒来的韩涛只觉得自己冤,上辈子好好的生活家庭,刚刚才当上父亲,初为人父的新鲜感还没有过去呢,就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了一个将死之人身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阵阵的疼痛告诉韩涛此时不是怨天尤人的时候,主要的想办法跑出去,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事。

  韩涛刚刚想挪动身体,只觉得浑身疼得难受很难活动,试了几次只是能简单的运动,就疼得满头大汗,更何况想要离开这里了。

  在这时,一个手拎着饭盒身穿民国警察服的男人走了过来,他打开了牢门,不停的看着左右。

  “这是你的饭,好好吃吧”这个警察大声的说道,随后悄悄的往自己手里塞一个小瓶子,口中发出轻微的声音“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让你舒舒服服的走了,你的大恩大德,狗蛋来世在报”说着眼中含着泪花离开了牢房。

  这个自称狗蛋的人是曾经是义大爷救过的人,他母亲成年卧病在床,父亲早逝,在民国一个人得病得拖累全家,没办法,狗蛋是个孝子,狗蛋为了弄钱给父母拿药就去偷,一天偷到了义大爷的头上,被抓了个现行,没办法,狗蛋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义大爷,义大爷觉得狗蛋也是命苦的孩子,从那以后就一直给狗蛋救济。

  “大爷我一定会吃好喝好的”韩涛对着狗蛋的背影大声的叫到。韩涛展来手掌,手中是一瓶金疮药。

  韩涛觉得的先补充体力,有力才能逃跑,打开饭盒是几个馒头,一瓶酒,和一个烧鸡。这就是所谓的断头饭吧。韩涛边吃边想,此时的韩涛反倒看开了,自己都是已死之人了,还能到民国体验一天的生活,想着想着韩涛笑了。

  酒足饭饱之后,静静靠着监狱的墙面,拿起金疮药给你上药,一阵阵的疼痛让韩涛面目狰狞的,只觉得有种欲生欲死的感觉,韩涛倒是很享受这种感觉,也是奇怪了。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

  f=酷…匠网T¤正k版√.首U发

  百无聊赖的韩涛在哪里正在那里玩着稻草呢,脚镣手铐还不太方便,终于韩涛也是困了就睡着了。

  就在韩涛做梦抱着自己女儿出去玩呢,一声呵斥声把韩涛从美梦中拉了出来,醒来的韩涛心中一百个不爽,慢慢的睁开眼睛,一个穿着警察服的中年大叔,正不爽的看着他呢。“兄弟,我倒少见你这样的,马上就要去那头了,还能睡得那么香,是条汉子,到了那头让你睡个够,赶紧收拾收拾,有啥遗言要说的,告诉我,我会转告你家人的”说完那个中年汉子也笑了,可能觉着自己是条汉子,符合他的胃口吧。

  “没有了,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韩涛觉得自己作为土匪临死该说这么一句话,显得自己更牛逼。

  “是不是条汉子不知道,这辈子你是条汉子了,跟我走吧,带你上路”说着他带着韩涛走出了监狱,坐上囚车。

  囚车是由一匹马拉着,囚车在马夫的驱赶下慢慢的走了,韩涛却像个好奇宝宝看着这,看看那,没走多久,路边就渐渐有人了,他们穿的衣服也太破了吧都是补丁,还不如自己的囚服呢,他们有的透露出惋惜,有的直接麻木。但他们无一意外的都在一起交头接耳的对着自己指指点点,韩涛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只能听到零星的几个词,满门,匪患,张家,刘家,听不懂韩涛,索性不听了,看着沿途风景,看看路上没有没美女,都说民国美女多,好好看看,也不亏自己又死一次。

  张家大院“爹,我回来了”一个民国大学生服的长相精致的女子走进张家大院大叫,此女很漂亮,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真是仙姿玉色的。这时屋里一个穿着长袍马褂的中年男子慢慢走了出来。

  “小丫头大吵大闹成何体统,真是的,出去读二年书,都学的啥呀”虽然中年男人嘴上说着,脸上都是笑容,脚步加快了速度,和女子抱在一起。

  中年男子是张家大院的主人,此人名叫张富,人如其名,是个富豪,是附近有名地主,经商成功,在家中置办产业,也是附近有名的大商人,也是这个县的商会会长。

  女子名叫张语嫣,是张富的女儿,张语嫣是金陵女子学院的学生,放假回家看望父母。

  “爸,我妈呢”张语嫣看到母亲没来迎接自己觉得好奇“你妈在后面呢,听说你要来亲自给你做你最爱吃的乌鸡白凤丸去了,来让为父看你我的女儿怎么样了,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爸,你别这样说人家吗,我都不好意思呢,不和你说了,我先回房了,我的把东西放回去”此时的张语嫣活脱脱就是一个撒娇小女孩。

  说完张语嫣就径直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留下一脸无奈的张富。

  这时在张语嫣在回自己房的途中听到了几个下人在一起聊天,说道“翠花,你知道吧,最近那个义大爷让官府给捉住了,今天就要枪毙呢”“好可惜呢”翠花一脸的叹息“你知道义大爷长什么样吗”“不知道,估计不好看,官府不都说他面目狰狞,像个妖怪吗”“那是,今天我出去看的时候,不是那样的,挺年轻的,很好看的一个男的,我听别人说呀,你知道他是谁吧”“他不是义大爷吗,怎么了”“义大爷是他的匪名,你知道他原名叫什么吧,说出来吓你一跳”“谁呀”此时翠花的好奇心被完全挑起来了。

  那个下人说之前还看看四周“是以前咱们府上的被老爷逐出去的刘少爷”翠花惊讶了,口里能塞下一个鹅蛋。差点大叫起来。

  就在这时张语嫣走了过来“你们说什么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