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特朝着枣椰树林走去,周围的温度因为枣椰树的庇护而变得凉爽。枣椰树林有一条直通深处的小路,小路很平整,两旁的枣椰树也很有规则的排列着,这就像是人为修筑的一样。

  “莫非有什么隐居于此的世外高人”能生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定不简单。

  当走了一段时间后维斯特渐渐地放慢了脚步。

  难道快到了,可是周围并没有人或人居住的房屋的啊?

  只是一棵高大的枣椰树屹立在小路的尽头显得格外显眼,这课树的主干差不多要三个成年人手拉着手才能抱的住。不过也没人敢抱,因为树干表面覆盖这一层棱棱角角的刺。针叶有我的手臂长,如同一把把弯刀。

  长成这样八成是成精了。

  “嗨!道维尔好久不见了。”维斯特对着那棵树叫到。

  过了几秒,大树开始剧烈的震动。震落数片如同弯刀的树叶,那干枯的主干一张老者的脸庞慢慢的浮现了出来。那张脸庞活灵活现,就连胡子和眉毛的纹路都十分的清晰。

  呵呵,看来那一棵树是真的成精了。

  “呃......”那张脸缓缓的张开了嘴巴,原本苍老的脸上,褶皱变得更加的厚和密集。口腔里面黑洞洞的,牙床上的牙齿也所剩无几。这显得很诡异。

  “维斯特,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啊。”那树开口说话了,它的声音很沙哑,但是语气非常平静。

  “想来看看你呗。”维斯特回答切,明明就是被那一个坑爹的魔法传送到这里的。

  “哈哈,拉倒吧,我一个要死的老头有什么好看。我都看见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了,八成又是那魔法吧。”

  “哈哈,原来你看到了啊。”维斯特被拆穿了,并没有尴尬,打了个哈哈就过去了。

  “那是谁”道维尔看向我。

  我不知道怎么和这一棵解释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所以我没说话。

  道维尔用它那木头眼珠子细细的打量着我,虽然它对我这个衣装奇怪的陌生人感到好奇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这种被当成动物看的感觉真的很不爽。之后道维尔的目光锁定在了我头顶的仙人球上。

  “布兰特的子孙竟然有能化出人形的,真的是后生可畏啊。”

  布兰特是谁?我什么时候变成布兰特的子孙了?化出人形?你当我是妖啊?

  “道维尔你误会了,他不是布兰特的子孙。他是一个人类。”维斯特出面解释。

  “哦,原来是人类啊,我还以为是布兰特的子孙呢。我就说嘛,布兰特的子孙里面哪有悟性这么高的。”

  ......“道维尔,你有没有看到过这么大的一个黑色箱子。”维斯特直入主题,一边说着手里一边比划着。

  “还有其他的吗?”

  “箱子两边镶嵌有五个金色的字”一直没有说话的我忍不住补充道。

  “镶着金字啊的?”道维尔眉头紧锁,眉间的皱纹都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和我一起从天上掉下来的,您看到了吗。”

  “从天上掉下来的啊,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是有一个黑影掉在了西边。”

  太好了,有希望。

  “谢谢您,那你知道更详细的位置吗。”毕竟西方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要找的话也是十分困难的。所以我希望能得到范围小一些的位置。

  “这个……”道维尔思索顷刻,“你们等一下,我去问问西边的族人。”

  “嗯,好的。”我点点了头。

  之后,道维尔双目紧闭,脸上一副有屎拉不出来的表情。树身开始有频率的颤抖了起来。周围的树像是被传染了一样,也开始始颤抖。它们以道维尔为中心,向四周散开,到最后一整片树林都震动,无数的针叶落下,空气中晃荡着共鸣声。

  不用这么夸张吧,送个信而已啊。

  过了一会儿,树林开始恢复平静。“西边的族人说,看见过你所说的箱子,就在狼牙湾。”

  狼牙湾?是哪里?

  “原来在狼牙湾啊,那地方好找,年轻人我们走。”

  竟然维斯特知道狼牙湾在那里,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道维尔,谢谢你了,那我们现在就去找箱子了。”我向道维尔表示感谢,准备出发找那‘命根子’了。

  “能告诉我那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吗?”正当我们转身离去的时候,道维尔突然开口问到。

  “这个……”我支支吾吾的,在纠结该不该告诉道维尔。

  道维尔好像看出了心思,说道:“不方便的化,那就算了。”

  “没有什么不方便,那箱子里装的是国王的贡品。”毕竟道维尔帮助过我,所以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隐瞒了。

  “噢,原来是这样啊。”

  “嗯,那我们走了。”

  “那机会再见了,年轻人。”

  “嗯。”

  和道维尔道别之后,我和维斯特便走出了树林。

  “出发啦,年轻人。”维斯特说道。

  “嗯。”我简单的回应了一下。

  我们绕着偌大的湖面开始了旅程,路途遥远再加上火辣辣的太阳,我身上已经被汗水了。还好傍边是一个湖,不然我肯定要死于脱水。因为,枣椰树林是在湖的东岸而狼牙湾是在西岸,这里中心的水深,据维斯特说有七米,边缘也有三四米,虽然感觉沙漠中心有这么大又深的湖很不可思议。但是湖水很清澈,可是又看不见湖底这让我觉得还是相信维斯特的话比较好。

  “哎呀,走不动了,休息一下吧”说着就一屁股坐了下去。我的脚现在疼死了,走起路来就像被灌了铅块一样,特别沉。哎,平时就应该多锻炼才是。

  可是维斯特完全没有理会我,自顾自的朝前面走去了。

  “嗨!维斯特,休息一下啊!”

  “维斯特!”

  “维斯……”

  说话间他已经走出十几米了,天啊。维斯特你这耳背也太……

  不,耳背的前提是要有耳朵,我现在怀疑他根本没有耳朵这个器官,脸颊旁边哪两个只不过是两个摆设。

  “维斯特!……”我在做最后的努力,可结果是徒劳。

  我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一路小跑跟上去了。

  呜呜呜……我这脚八成是要废了。

  最4新m¤章节t上Q酷/l匠网√v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