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酷p匠jP网首发pH

  我绕到二老的面前,他们脸上的表情非常可怖,明显是看到了很可怕的东西所致,他们翻着白眼,张大了嘴巴,面部的肌肉扭曲的异常狰狞。我立马就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护士说我只是受到了一点惊吓,身体没什么大碍。警察没多会儿就来了,我坐了起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开始询问着我昨天晚上的情况,我把自己看到的知道的都说了,后来那个人告诉我,二老是昨天夜里死的,生前受到过强烈的惊吓,吓死的。我听到这话,心里非常难过的低下了头。旁边的调查负责人,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叮嘱我让我好好休息,就离去了。我不知道当时我的心情该怎么表达,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从小就没见过父母,问爷爷奶奶的时候,他们也是告诉我爸爸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不会再回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长大了,慢慢地我也就懂得了这句话的意思。二老对我非常好,我是家里唯一的独苗,他们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我,给我买玩具,买好吃的好喝的,买名牌的衣服,自己却去吃窝头咸菜,穿打着补丁的衣服。现在他们二老走了,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看着天花板,旁边的人说什么我也听不进去了。

  葬礼是亲戚操办的。我第二次出院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家,看着这只有自己一个人住的房子,心里非常不好受。我做在沙发上,寻思着未来的出路和打算,我看着二老天天看的电视机愣神,感觉没过多久天就暗了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可以用一个“混”字来概括。我考上了一个不怎么样的二流高中,混了3年,就这样到了今天。

  胖子的一句“寻思什么呢”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起头,和他说了我这4年来的境遇。胖子一听,立马笑了:“真特么精彩!”然后他不以为意的接着收拾他的东西,我赶紧说道:“真的,不骗你!我真的丧失了一部分记忆。所以不记得你是谁了。”胖子依旧在收拾他的床:“对对对,接着编。你说多久老子都陪着你!”我一听这话,恼了:“难道我说的话就那么不可信么?我骗你有什么好处?我是因为相信你才把我的事情和你说的,但是你居然对我这个态度!你真是太不懂得尊重别人了。”胖子一听,“我看你不是失忆,是妄想。”我立马怒了,摔门而出。

  我出了宿舍门,回头看了一眼,这胖子居然没追出来!妈的,说了这么过分的话,就算你真是我以前的兄弟,我也不会这么简单就饶了你!我气呼呼的走出了学校,“走一走,或许会比较好。”我自己对自己说。

  出了校门,已经是黄昏了,我特别喜欢这个时间段,因为月亮和太阳可以同时出现,橘黄色和深蓝色交接的夜空实在是美的让人沉醉,天边的那一抹晚霞,也是我从小就向往的天国。我走到学校外的田里,坐了下来,悠闲地看着天空,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觉得消了消气,就开始闭目养神。过了没多久,后面有个人拍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那个死胖子。他按着我的肩膀,冲我笑了笑,也和我并肩坐了下来。“你来干什么?”我用非常冷淡的语气问他。他看了看我,又看了一眼远方的夕阳,缓缓开口:“6年前咱们俩在班里打了一架,因为你和我喜欢的人关系特别好。后来你就老跟我瞎岔,然后咱们俩就越来越熟,最后你打架我陪着你打架,你挨骂我陪着你挨骂,以至于初三我喜欢的那个女生向你表白你为了我的面子,拒绝了她。说真的,我真得很感激你,因为你是我第一个朋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胖子很感慨的看着远方,“我叫赵海,那时候你从来不叫我名字,老叫我胖大海,一开始很讨厌这外号,但是后来你突然走了,就再也没人叫我那个外号了。现在想想,真是很怀念。”我看着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你了。”胖子笑了笑:“没关系,从现在起你不就认识我了么。晚上吃啥?我请客。”接着胖子站了起来,一把也把我扶了起来,一起往学校走了回去。

  晚上,只有我们俩在宿舍住,他住在我的上铺。后来又聊了一些以前的事,10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就关灯睡觉了。

  我躺下之后,一直睡不着觉。一方面是为我遇到了胖子这个以前的朋友而高兴,一方面又为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寒了他的心而难过。胖子倒是神经很大条,没一会儿就传来了呼噜声。我听着他打呼噜,心里骂道“妈的,口口声声如何如何关系铁,我想不起来你你寒心,还特么说睡着就睡着,难道就老子在意这件事么。”我开始推敲胖子说的话。他说我和他是6年前认识的,那时候我应该是初一。胖子那时候喜欢过的一个女生,我倒是挺感兴趣的,如果那女生现在能联系上的话就太好了,让她也给我说说以前的事,兴许能帮我恢复记忆。按照胖子所描述的,我那时候应该是一个特别淘的孩子,但是我的爷爷奶奶和我说过,我从小学开始就是一个特别安静的孩子,不太像胖子口中的我。这时候,胖子喊了一句:“小雪。。。嘿嘿嘿。。。”我不禁骂了一句:“操,睡觉还特么不老实,做春梦还得让老子知道。”过了一会儿胖子没动静了。我也懒得再想了,平复了一下心情就翻了个身,定好第二天的闹钟,就睡着了。

  我这人睡觉很轻,一般情况下夜里有什么细小的声音我都能听得到。夜里,我听到一种好像手指甲刮门的声音,一直在响。我非常烦躁,看了一眼手机,2点44,我以为是胖子磨牙,咂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但是这声音还是没完没了,我怒了,心里暗骂:“妈的,一会儿做春梦,一会儿打呼噜,现在又特么磨牙,你是要闹哪样?怪不得人家原来那姑娘不喜欢你,该!”想提醒一下胖子,但是我发现这声音不是胖子发出来的,我很纳闷,睁开眼,就开始仔细的寻找这个声源。过了大概七八秒,这声音停了下来,啥都听不到了,我心说终于能睡个好觉了,也没多想,翻了个身,就接着睡了。

  第二天一早,胖子比我先醒了,因为他女神给他打电话来了,于是这货立马就精神了,对着他女神各种嗯,啊,好啊,给你唱首歌啊什么的。胖子非常欢快的语气也让我醒了,妈的,回头我就得问问这女的,你是不是小雪,要是不是回头我和你女神说说你夜里喊“小雪”的事儿你个死胖子就完蛋了。非常不悦的翻了个身以表示我的存在,胖子一听我醒了,说:“我兄弟醒了,你知道吗他初中就和我是好兄弟,现在又和我一宿舍,真特么太戏剧性了对不对!你要不要和他聊两句啊?”妈的,这货还挺来劲,我坐起身来,大声的喊了一句:“女神,你是叫小雪吗?”然后我就听到上铺“没啥没啥他跟你瞎逗呢哈哈哈”诸如此类的声音。我对自己的机智表示满意,躺下继续睡。过了一会儿他打完电话了,爬了下来,对我说:“妈的,算你狠,这就是兄弟。”我闭着眼,估计他现在也是一副死猪脸,我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他又小声的嘀咕了两句拿起他的东西去准备洗漱,开门的一刹那,他的东西就全都掉在了地上。

  门外空中赫然的悬浮着两条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