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声传入了我的耳朵,一道阳光刺破了我的梦境。已经是八月底了,气温完全没有要降下来的意思。我揉了揉眼,起来关了闹钟,穿好衣服去学校报道。

  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平时就喜欢玩玩游戏,看看电影,压压马路什么的,估计着我这个年龄段的男生也没什么别的吧。我上高中那会儿天天除了和我那些关系非常要好的同学打台球,吃烧烤,还真没什么别的爱好了。本来我初三那会儿学习还是不错的,可是后来爷爷奶奶一死,我就就不得不做一些兼职,一边打工一边上学了。接触了很多社会上的人,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后来就越来越把学习不当回事儿,每天就是和朋友们一起玩,唱个KTV,泡个网吧什么的,那会儿的生活,说是轻松,也不轻松,说是快乐,也说不上快乐,不过我没有抱怨过什么,因为爷爷奶奶一死,把我从悲伤中拯救出来的就是这些天天和我混在一起的朋友。当时我记得我们班有一个女生,听说了我爷爷奶奶没了的事儿后想要帮我没事儿去家里做做家务什么的,后来我把这件事儿给拒绝了。现在想想当时真是挺2的。一天天的这么混了过去,3年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因为我高中吊儿郎当的缘故,很顺理成章的考了一所三流大学,对此我也没什么不满的,这都自己作的。说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很不爽的。我看看镜子里一脸苦逼的自己,拿好需要的东西就出了家门。

  酷匠网永d久V"免Uc费e看t小“g说O

  一路上风景还是很不错的,也不用坐什么火车,2个小时公交就到了。一路风景也从城市风一点儿点儿的变成了乡村风。等我下车到学校的时候我发现这学校周围全特么是田。当时我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心说难道老子4年就在这么个地方度过,那得有多苦逼!不过学校还算勉强看的出学校的样儿,我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跟着人潮慢慢走了进去。

  人还是很多的,据说我们是分批报道注册的,因为人太多。学校里面挺大的我转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教学楼,后来在一个学姐的带领下我找到了地方。接待我的是一个大妈,看也不看我,让我拿出相关的东西。我办好了这些事儿出了教学楼已经是20分钟以后了,宿舍楼门口我拿了自己宿舍的钥匙就进去了。

  说来也奇怪,宿舍楼是一栋老楼,给人一种挺陈旧的感觉。一走进来明显就凉快了好多,但是这里面没有什么空调,甚至连电梯都没有。我拿着钥匙,看了一眼门牌号,妈的,604,这意味着老子每天都要爬楼了么!别和我说生命在于运动。我很不爽的上楼,一路上也看不到什么学生了,估计他们今天也不住在学校吧,我找到自己的宿舍,开了门。

  是个六人宿舍。有2个床铺都布置完了,还有3个人没来,那两个收拾完了的人也没在这。我找到自己的名字,是在靠门的下铺,我上铺的人还没有来。我放下大包小包的东西还有行李箱,开始收拾。

  没过多一会儿,就听见门上面的锁孔转动的声音,一个身影走了进来。我抬头一看,挺胖的,个子很高,他看见我也停了下来,我俩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过了好一会儿,这胖子用试探性的语气问了我一句:“孟醒?是孟醒么?”我脑子一乱,嗯???这货谁啊?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很惊奇的看着他,说道:“呃,我是孟醒,你是。。。?”他看我好像不认识他的样子,立马就不高兴了。“艹,当年你去女厕所偷窥的事儿都是老子给你扛下来的,现在不认识老子了?想过河拆桥啊?”我操,我当时心里一紧,去女厕所偷窥这种事儿怎么看都像是你这种猥琐胖子干出来的事儿吧!老子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儿!我很尴尬的笑了笑,回答他“不好意思,我的记忆里好像没有这种事儿!您是不是记错了!”这胖子笑了,然后对我说:“同学,你要不装B,咱们还是朋友。”这货太特么自来熟了吧,我估计他是看了门口发钥匙的大爷的名单才看见了我的名字,没理会他,我就接着收拾。没想到这货直接坐在了我的床上,看着我说:“妈的,你这4年不见,怎么变了这么多?”我突然心里一凉。

  我4年前出过车祸,我一睁眼,爷爷奶奶都在我身边,奶奶立马问我:“孩子,认识我吗?”我点了点头:“奶奶。”看我醒了立马叫来了护士。当时给我护理的小护士赶紧进了我的病房,给我做了点儿简单的检查之后,说是没什么问题了,要好好静养。我问她我情况怎么样的时候,她说我没什么大问题了。后来她又跟我说我福大命大,让车剐了那么远都没有死,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我问她:“我感觉我初中的事儿想不起来了,是怎么回事?”护士对我解释道:“是选择性失忆。这一点我们还要继续观察,不过这种疾病不是治不好的,只是有些难办而已。”我听了这话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我看着白色的天花板,问了问护士撞我的人的情况,护士说我出事的地方是一个山坡上,具体情况她也不太清楚,让我去找警察问问。没过多久警察来了,找我问了一些情况,我问那个司机的情况时,警察说:“连人带车都翻到山下面去了,当时就死了。”听到这话我倒是有点儿高兴了,妈的让你撞我,陪阎王喝酒去吧!警察让我好好休息,没过多久就走了。

  我躺在床上,总觉得以前的事儿想不起来的怪难受的。奶奶削着苹果,爷爷在一旁看着我,什么都没有说。探病时间结束了,他们就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二老天天都来,我出院之后,和二老吃了一顿饭,就回到了自己的小区。我家的小区年头比较老,民国时代就有的小区。我扶着二老爬上了5楼,进了家门,看到了自己久违的房间,心里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后来我又和爷爷奶奶聊了一下午,到了晚上,没过10点我就困了,倒头就睡着了。

  夜里我一泡尿憋得慌,起来上厕所,突然发现二老的房门时开着的。顿时我非常奇怪,因为他们睡觉时门从来都是关着的。我上完厕所,摸黑走了进去,我找着墙上灯的开关,怎么也打不开,妈的,停电了。于是我试探性的叫:“奶奶?您睡了么?”但是没有人回应。我不放心的摸黑往里走,到了床边,我俯身摸了摸被子,没人!我一下就慌了,这么晚他们不可能不在家的吧!于是我就又摸黑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手机,试图用手机照明,我拿着手机,在房子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他们二老,我心说难不成他们出门了?于是我打算出门寻找,但是当我一打开门,我就发现他们二老居然背对着我在门口站着!我吓了一跳,叫了一声:“爷爷?奶奶?”没有人回应我,我接着说:“您俩人这么大半夜的怎么在门口呆着不睡觉啊?”仍然没有任何回应。咳嗽一声,声控灯居然也没有反应!这状况搞得我非常不舒服,但是我也不敢贸然的去触碰他们,就好比他们已经变成僵尸什么的就等我过去接近他们,然后吃了我那样的感觉一样。我冷静了一下,心中默念“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慢慢地伸手去试图碰他们一下,但是等我手伸到我奶奶的肩膀上,她依然没有反应!我壮着胆子,走到了他们跟前,当我看到他们的正面的一瞬间,我就吓得昏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