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的开会传统无非是东拉西扯一大堆,形式大于内容,最后由所任领导拍板决定即可。

  但我们却有些不一样……

  鹰钩鼻姓宁,这来之前我和李季道就已经知道了。

  ”人都到齐了?“,他抬头朝站在他旁边的副手问道,戴着一副眼镜,俨然一副跑腿儿样的助理扫了我们一眼,说到齐了,老板。

  ”既然人到齐了,大家先各自报备一下吧。“,姓宁的滑给我们一人一张白底黑字的表格,让我们开始报备。

  报备,是的,不是介绍,是报备,可在我看来,这他吗的就跟遗书一样,看着一个个神情肃穆,奋笔疾书的模样,我和李季稻的嘴角不约而同地抽了一下。

  还真是有够尿性的一个部门。

  酷◇M匠网q唯5一正版#,其他…_都是盗Yk版5a

  说起来这一行很多规矩都跟市面上的大相径庭,好比干完一项大活儿是他娘的立正拍斑马照,不是上台致辞谈心得,对于这些稀奇古怪的规矩,虽然已经习以为常,但每每还是忍不住被恶心到……

  “两个山西,一个四川,一个浙江,两个广东,还有三个长春的,九个人。”,宁老板抬头把我们挨个儿点人头瞟了一遍,从西装夹层里掏出一根长嘴烟叼上。

  把烟放在衣夹层的人,现在真不多见,虽然保养得不错,但这人应该也是个老油子了。

  “五湖四海算是凑齐了,咱们四面八方的坐到一块儿也不容易,我宁长寿是个直白人,所以长话短说。”,说到这里他从桌子底下抬出一个超大号的特制纸箱,怦地一声扔在了桌子上,又提起一把裁纸刀三下五除二地开始切割封好的箱口,没多久,一股臭到骨子里的味道便从箱子里冲了出来。

  这味道不是一般的让人印象深刻,甚至是回味无穷……

  原本脖子伸得老长的我们探头一看,顿时集体变身缩头乌龟,尼玛,居然是一箱码放得整整齐齐的脏带,难怪会这么臭气冲天……

  再一看,码在最上层的那七八盒只简简单单地贴了七八张纸条,上面依稀写着时间日期之类的东西,但没有其他具体的记录,八九不离十,这一箱东西应该还是未经处理的母带。

  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和我跟李继稻抱母带一样的狗血经历,我不动声色地抬头往其他人脸上看看,但除了一张张眼皮儿乱跳的稚嫩脸蛋,啥都看不出……

  不经意间和宁老板对了一眼,看我欲言又止的模样,他面无表情。

  “领导,这些录像带都是同一个地方的?”,其中一个来自山西的姑娘开口问道,她打扮得挺时尚,但五官一般,按李季道的审美标准,最多中等朝下,但在我看来,气质倒是不错,可也不想不通这种人怎么会干咱们这种潮湿活儿,没看见这身边的人一个个就差把自己精神有问题写在脸上了的一副阴郁表情……

  宁老板翘着个二郎腿吸了口烟,烟圈儿腾云驾雾地扩散开来。

  “观察得不错,就是一个地方的,或者说,咱们现在这件房间的实况录像这里面也有,要不大家一起看看?”,说完也不等我们回答,抬手朝他的助手打了个响指,然后百叶窗哗啦啦地落下来,一块落地影布在房间的前方挂上。

  ”啊湫!“,那助手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把我们吓了一跳,他悻悻地揉了揉鼻子道:“不好意思,有点儿冷。“,宁老板倒是没有表示什么。

  不过也不能怪他突然这么来一下,这么多的母带集中在一起还是在事发现场,确实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降了下去,这种情况跟当初我第一次回收母带的情况相当类似。

  那助手也是行内人,毫不顾忌地蹲在纸箱边翻找,没一会儿,一盘黝黑色的录像带便被他捡了出来。

  ”就是这盘了。“,他确认了一下上面纸条的番号内容,无误后,将其塞进了放映机里,然后整个房间里就只有磁带走动的滋滋声,安静得让人浑身发毛。

  一开始的画面有些跳动,静音的,左上角显示着摄录时间,距离我们现在大概是一个月前,里面空无一人,地点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房间,桌子,椅子,甚至其他摆设都原封不动地跟现在一模一样,说实话,看这种有现场对比的纪录片,真心让人慎得慌,因为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却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而你又身处这里,因为有录像带的原因,还可以看到以前的这里大致发生过什么,这种雾里看花的朦胧感就好像鬼打墙一样让你抓狂。

  镜头是固定的,我回过头去,是房间左上角的那个探头没错,刚好我现在这个位置就是整个画面的中心……

  时间是晚上11点31分,一个穿着员工制服的男人从画面的下方出现,朝大圆桌走去,看模样,年龄在四十左右,微胖,长得普普通通,我想这人应该就是咱们行内的自己人了。

  他手里捏着一叠类似文稿的东西走进画面,脱下外套搭在椅子上,给自己泡了杯热茶,然后在李季稻的位置坐了下去,接着便是开始喝茶玩手机,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走过,在11点40分的时候,外面好像有什么响动引起了他的注意。放下手机,他起身朝房门走去,也就是正对我们的方向。

  由于摄像头角度的原因,我们是看不见房间大门的位置的,于是等中年人离开椅子后,画面里又空无一人了,一张大圆桌,零零落落地几把靠背椅,然后便是黑漆漆的两扇大窗户,外面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大概两分钟后,也就是11点42分,中年人还没回来,我却发现房间左边的那扇窗户似乎非常轻微地震了一下,我很不确定地朝视频里的那个位置凝神看去,一次,两次,三次……

  的确是在震动,只是非常轻微,轻微到不经意间就会被忽略掉,我不知道其他人注意到这点没,只是朝李季稻呶呶嘴,想小声地告诉他这个发现……

  大家都知道的,一些人口不多,灯火不旺的二级城市,当地的窗户晚上都可以当镜子用,外面黑漆漆的啥都看不见,照出的全是室内的景象,我当时正想给李季稻说窗户在动你快看……

  然后……然后中年人的胖脸就突然挤在了玻璃上……那可是七楼的窗外!

  ”我草你大爷!“,我当场就被吓得叫了出来,然后多米诺骨牌一样,从李季稻开始,啊,呀,此起彼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