枬市不大,当得知老燕子的消息后,我和李季稻不敢再做任何停留,性命攸关的事情,当即退掉房间马不停蹄地朝枬市电台的方向赶去。

  一辆出租车从城头开到城尾才不过二十块钱,这样小的一座城市死人的事儿总是会传得沸沸扬扬的,更何况老燕子所说的是死了好几个,可从成都出发到现在,我俩连有关这方面的只言片语也没听到,可想而知,事态有多严重才会被捂得有多严实。

  想来是这方面经历多了,虽说有些烦躁,但恐惧的感觉确实比以前要少了很多,或者说是麻木了,李季稻趁着出租司机开车的时候旁敲侧击了几次,仍旧是全然不知。

  那天天色还好,就是有些平地起风,常人倒不觉得有什么,可在我和李季稻看来,这种天气最是诡异,气场磁场一说不是空穴来风,平地起风既是事出有妖,窗外人影流动,下车后抬头,一栋有些老旧的七层楼房耸立在我俩面前。

  枬市电台到了。

  电话里问过一些老燕子这边儿的事儿,老燕子大大咧咧地说只是听说这边死人了,而且都是内伙子,自己人,至于到底怎么回事倒不清楚,不过上面的调动有些诡异,嘿嘿,好像都是你们这样的新手,有经历,但没底子。

  消息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了,李季稻本来还想再套出点什么,结果那边立马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好了,事情到这里也足够了,和老燕子萍水相逢,人家肯告诉我们这些已经很仗义了,人心不足蛇吞象,既然到都到了,就随遇而安吧,李季稻本来还想电话他师傅问问情况,我说没必要了,再问也问不出个鸟来,这次咱俩当心点儿吧……

  李季稻点点头,很无奈地抬头看着安静得如同病院的枬台,一脸的纠结……

  我一直觉得像他这样的富二代和我这样的老百姓混这碗饭吃实在有些说不过去,私生子的身份不足够说明一切,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相逢即是缘了,就好像李季稻从来不问我为什么进这行一样……

  虽然我入行的理由朴素到可以忽略不计……

  到了枬市电台我们才感觉到这里与周遭的不同,安静,是的,安静得连只野猫也没有,大白天的整栋大楼与旁边的建筑怎么看怎么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人对不详事物的一种天生排斥感,不舒服。

  李季稻用肩膀撞撞我,压着声线儿道:“我说哥,这儿不对劲啊……”

  tN看8正版:章节上√a酷匠网¤

  这犊子尽说废话,我懒得理他,掏出手机找到那个叫吴作明的号码拨过去,通的,没一会儿就接了起来。

  得知我们已经到电台门口了,对方有些惊讶,说这么快啊,我暗暗吐槽到,尼玛,什么叫这么快,你以为我们赶着投胎么……

  没客套几句,他让我俩直接到大楼七层,也就是顶楼702报道,我打着电话边往门卫室走去,里面空的,没人,李季稻也发现了这点,可能是想起了前不久安乐小区的事,脸色有些难看。

  一烦躁,我这贫嘴的毛病又犯了,对着电话开玩笑道,领导同志,你们这儿民风还真朴素,门卫也没啊,对方干笑几声,说不需要,你们到了就知道了,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看着嘟嘟嘟地手机,心里真心不痛苦,草他大爷的,连个玩笑都开不起,什么玩意儿啊。

  这栋连翻修都没翻修过的大楼还真没什么好参观的,比起S市的XX大厦,甩它十万八千里,想到这里我便有一种上面下查地方的自豪感……

  典型的屌丝心态啊……

  其实在来的路上我一直有个疑惑,按说这种小城市的电台几乎都是转播他台的,本土几乎没什么节目可作,一是受人力物力资源所限,二是没那个必要,能直接用钱买的干嘛还要自己做,这年头体制内最流行的就是内部交流……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什么节目只要把LOGO抹掉就是本地直播了……

  千万别看右上角有个什么直播在线就真以为是直播了,这里面十个有九个都是至少提前半个月就录好了的,不是崇洋媚外,电视媒体这行咱们国家和欧美鬼畜比起来,确实相差不少,不管是魄力上还是制度上……

  不过也情有可原,咱们要真玩儿什么西方的自由言论,可能现在的境况会比旁边那个一亿人口,十四亿牲口的国家还要操蛋悲催……

  人家是几十上百个政党混战,咱们到时候可能会更离谱……

  所以咱祖国能从文革爬起来走到如今这地步,纯属奇葩中的战斗葩,好不让某些人咬牙切齿……

  所以不是歌功颂德,GD确实不易,这不是没有理由的……

  话题扯远了……这里想说的是一般设有咱们基建部的电台都是兼有直播责任的台方,因为串门儿是需要直播的……

  因此不是每个电台都有基建部,所以这种小城市的电台怎么会有咱们自己人?

  疑惑有,但暂时想不了这么多,我俩刚走进大楼就浑身一个哆嗦,很恶俗的一个桥段,就好像感冒生病打完喷嚏后又在你脖子上吹上一口冷气……

  难受……

  习惯了……我和李季稻对视一眼,鉴于我俩的运气实在不怎么样,于是放弃了坐电梯的捷径,改为走楼梯……

  七楼并不高,这栋老楼的层距是正常高度,一路上倒是相安无事,我俩一步三跨地没几分钟便找到了702所在。

  是间双开门的会议室。

  还没走进便闻到一股浓郁的香烟味儿,等走进了,直接变成可视化了……我去他大爷的,这到底抽了多少烟啊,连我这个老烟民都有些不能接受了……

  里面隐约传出人声,听不清在说什么,但听动静好像人不少的节奏……

  正准备敲门,门就自己开了……

  一个带着口罩的四眼哥们儿,瘦高瘦高,一米七八左右的样子,头发乱糟糟,眼圈黑得跟国宝似的……看看我俩,没搭理我和李季稻,把门拉开自己走了出去……然后后面传来一声如释重负的声音……

  怕不是快被呛晕的节奏……

  大门洞开,里面烟雾缭绕……十来个人,男女都有,围着一张大方桌,上座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人,四五十的模样,鹰钩鼻,远远看去,还以为是中年版的吴彦祖……

  那气场真他妈的有范儿……凡叔什么的一比之下简直弱爆了……

  其他人都好奇地看着我俩,也不问话,我润了润嗓门儿,张嘴正准备自我介绍一下,没成想后面那出去透气儿的哥们儿又回来了,还非得从我俩中间挤过去……

  “……”

  尼玛,这会不好开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