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旅途与人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川地之行于我而言就犹如婴儿走路,颠簸摔打下充满了各种未知,人性索求下虽不至乐此不疲,但也有越陷越深的趋势。

  安乐小区后我和李季稻仿佛又回到了午夜流民的生活,一个多月下来,几乎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喝酒喝到胃抽筋,那日子,就不提了……

  盖因为我和李季稻的工资卡都不同时间地多出了六万块……

  组织下发的,奖金名义……

  两相对比下,再一次让我觉得凡叔是不是以前克扣了我的军饷……

  六万大洋,当时于我而言,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而说到钱这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行过于操蛋,自从干上这一行后,这对钱的敏感度就好像越走越远,意识上的淡忘导致从小精打细算的习惯也不知何时了无踪影。

  也许真跟凡叔说的那样,咱们这行,留不住财……

  因为有钱了,所以两个怀揣着十几万的爆发青年所作所为可想而知……

  多年后想起来,当时的生活怕就是传说中的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了……

  期间和凡叔联系过几次,问他这边什么时候串门儿,想早点收工回家,想家了……可老家伙每次都敷衍了事,即无指示也无安排,也不跟我说他在干嘛,李季稻那边的情况也和我差不多,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些什么,神秘得紧,这让我俩很有有种外围女不得其门的赶脚,相当操蛋……

  就这样浑浑噩噩差不多九月中旬的时候,一通来自湖南的电话终于结束了我们旷日已久的假期。

  当时正在喝夜啤酒,李季稻有点儿上头,这小子本身长得就不赖,正红着个脖子和一名女服务员眉来眼去,打情骂俏的,电话是打往我手机上的,对方是个男的,他自称姓吴,叫作明,吴作明,说是组织上对我们的安排下来了。

  我一听之下紧张莫名,赶紧给李季稻使了个眼色,通知的都是领导,哎,这都是狗腿子当太久的缘故……

  李季稻心领神会,一起端正坐姿……

  我心想终于可以回归正常社会了,对方却说让我们去枬市报道,我当时就傻眼了,怎么,不是串门儿的事情吗?还是说串门儿的地方换到湖南去了?

  对方听见后愣了一下,说你们什么消息渠道啊,你们那儿的串门儿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取消了,没人通知你们?

  这就是小虾米无人问津的情况了,竖着耳朵旁听的李季稻也一脸受伤的模样,因为我俩的消息渠道确实很瘦,瘦到除了师傅和师兄弟外几乎就没人了,而且我这边更受伤,除了凡叔外,那几个师兄连个照面都没见过……

  话说这段时间倒是电讯过几次救我们于水火之中的那位绰号老燕子的大侠,可那头永远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我们将尽快以短信通知对方……

  高人都是高来高去的么……擦……

  酷/匠P《网D正)版|@首/发tP

  许是体谅到我俩的尴尬处境,那叫吴作明的人倒是好心咳嗽了几声,说没事,成都那边已经没你们的事儿了,这几天赶紧来枬市吧,这里有领导等你们,来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情况。

  我和李季稻对望一眼,心里一紧,齐声问道,有啥事儿不能电话里汇报啊?

  安乐小区的事儿犹在不久前,一听对方这么说,我俩赶紧反问道。

  那人被我们问得好像有些无语,顿了几下,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砸吧了一下嘴,吐槽道,这事儿电话里能说么?……

  呃,李季稻看看我,我看看李季稻,是啊,这话还确实是不宜在电话里说,不和谐啊,万一要是串线儿被录下来就说不清楚了……

  电话那头不知道我们在想什么,我俩又不好多做解释,只能说好的,两边一番沟通后定好时间地点,挂上电话,我和李季稻赶紧给老朱和凡叔电话过去确认是不是空穴来风的鬼来电……

  这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后遗症了……

  经过一番询问后,事情倒是有的,只是凡叔在得知我们去的地方后,语气有些奇怪,不是奇怪我们到现在才接到通知,而是奇怪我们会去枬市那块地方……有些欲言又止的感觉。

  不过老东西向来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果不其然,刚把我的胃口吊起来,就话锋一转:“那个,就这样吧,小王八蛋,以后机灵点儿,别老是这么不长脑子。”,说完不等我回话就把电话扔一边去了……

  我草他大爷的,这老不死的怎么老玩这套,是不是哪天等我挂了他才不装逼了……

  好在老朱比较靠谱,听说我们要去沱江,沉吟一番后,还是递给我们一个消息,说是那边的负责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姓宁,我这人自来熟,插了个话儿,问:“朱老师,是不是大领导啊?”

  这里暂且解释一下,何谓大领导?

  这里面有个说法,我们这儿的大领导一般泛指经理,总裁,书记之类,可能看到这儿有的朋友就有疑问了,体制内什么时候有总裁经理之流了?

  实际不然,国有企业改革自营自亏,领导的名头也是一茬一茬地换,如今总裁经理也是体制领导,叫法不一样,位置却殊途同归。

  我多长了个心眼儿,担心这次因为我和李季稻的节外生枝坏了组织的事儿,现在这边儿连串门儿都取消了,而且还晾了我俩大半个月,也不知道上面是个什么意思,就拿钱来养着我们还是怎么着,吃不准啊……

  现在突然就跃过凡叔和老朱俩人把我们调到什么沱江枬市去,吉凶未知啊……

  老朱没有因为我的打断和突兀而显得不耐烦,相比起凡叔真是老好人一个了……

  “大领导,嗯,算是大领导了吧,你们现在过去,应该是个机会,那边刚好有事儿,是宁总亲自带队的。”

  我本来想问问是什么事儿,老朱干笑了两声说你们到了就知道了,是大活儿,电话里不方便细说,我无言,只好作罢,又和两个老东西扯了一下家常,最后在凡叔不耐烦的催促中挂上了电话……

  这老东西,赶着投胎呢……

  说到枬市,只听过,但这地方我俩都没去过,李季稻赶紧查了一下地图,一看之下原来是湖南省沱江边上的一个地级市,很小,但旁边不远就是闻名中外的凤凰古城。

  这是个好地方啊,看了一下车程,从枬市出发一两个小时就到,都是爱玩儿的年龄,李季稻当场就拍板说尼玛,咱们这行还真不错,都快赶上驴友的节奏了,还是公费出行……

  我心说这二货又来劲了,绝对的好了疮疤忘了痛,人家游山玩水是闲情逸致,咱俩一个不好就是穷途末路……

  老朱说是大活儿,那另一层意思就是危险系数是直系上升了……

  想到这里先是忐忑了一下,不过想想就我和李季稻这水准,估计也就跑个腿儿打个杂的命了,用凡叔的话来说,我俩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欠奉……

  只要不是倒霉到姥姥家,像上次那种赚个外快都能跳进坑里,我想,没问题的……

  但人生在世,愿望这种东西往往是属驴的……

  事情既然已经有了方向,我俩心中踏实不少,在成都又呆了两天,该吃吃该喝喝,临走前整理家当的时候发现口袋里的钱大半个月下来居然连一半都不到了,这让我好一阵心神恍惚,真的假的……

  李季稻也是两眼无神地看着卡里的余额,良久才蹦出一句:“这尼玛以后可怎么办啊,用顺手了……”

  我在一旁也是呆呆地点头……

  是啊,用顺手了,以后可怎么办……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咱的钱可不是钱生钱,坐在家里滚出来的……

  俩人最后凑了凑,加起来一算,共五万不到……这尼玛就是在烧钱啊……

  好吧,这一下又回到解放前了,前段时间打怪升级算是基本白打了……

  可日子还是得过,钱就是纸,我俩说起来都是天性乐观的人,有钱有有钱的过法,穷逼的时候自然也有穷逼的活法,收拾好心情,两人也没什么行李,一人一个大背包,顺着人流熙熙攘攘地便踏上了前往湖南的火车,倒是没想到一个不经意的回头,却看见了一个怎么也没想到会再次碰面的人。

  于我而言,确实是这样。

  刘思遥。

  (前文第五章提过,和几个哥们儿喝酒时提到的女孩儿,XXX便是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