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燕子的话让李季稻面红耳赤,半天挤不出一个字来,这小子就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货,结果这次吃了个闷亏,本以为是笔包赚不赔的一锤子买卖,却没想到是个大坑等着他跳,顺带着把我这个倒霉催的也捎上了……

  天上掉馅饼的事不是没有,可横财横死,活下的,终究太少。

  钱没搞到,反而惹了一身骚,说的就是我俩……

  我和李季稻两人听完对方的解释后一阵尴尬,然后傻笑,嘴歪歪的,就跟外面那啥一样……

  要说起来,这事儿完全算是我俩咎由自取,要是立场坚定一点儿,抵住发死人财的诱惑,也不会整出这么多的事儿,自作孽不可活啊。

  那次之后回到S市,有一会和凡叔吃饭,老家伙又喝醉了,一边买单一边嘟嘟嚷嚷,咱们这行啊,就别想赚大钱,那就是催命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嘿嘿,小王八蛋,要是以后遇到什么好事儿,千万别去,那是送死。

  可我这人不信邪,而且同李季稻一样,是那种好了疮疤忘了痛的人,一直信奉的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毛爷爷都说过,人定胜天,那时候年轻,不经事儿,多年后才知道还有句话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而咱们这行,就是靠天吃饭……逆天,那就只能吃灰了……

  再加上接私活不管放哪儿,哪都是不好看的,所以我俩只能装傻充愣……

  老燕子好歹是一个圈内的老人,而且当时还算不上熟人,站在一旁也不说话,就笑眯眯地看着我们,那眼神儿就像嫖客看公主一样,不问不顾的,我俩肩并着肩站得老老实实,就跟刚出来干的雏儿一样,害羞得不行……

  不提了……

  老燕子也没揭穿这里面的弯弯道道,盯着我俩看了会儿才笑眯眯地说道,下次机灵点儿,想搞钱,多打听打听行情再下手,二十万一盘带子,嘿嘿……你俩以为自个儿是谁啊这么值钱。

  话说得直白,那眼神里的戏谑不提了,当时我俩就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得了……

  而且也是后来才知道之所以逃出小区后还能走这么远,不是因为我和李季稻人品爆发,而是老燕子拉仇恨比我们牛逼多了,我俩上蹿下跳老半天,蓝都快打没了,人家进本儿简简单单往那儿一站,还没换装备呢,离得老远,BOSS就直接OT了,拉都拉不住,搞得咱哥俩像俩划水的一样……

  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牵涉到之后的事儿,这里就暂且不提了。

  话归正题,也不知道是不是老燕子气场够强还是这地方太过诡异,至从来到这据说死了几十个襁褓的地方后,什么白老妇,鬼拉手都没再出现。

  接下来他并没有回头进小区看看的打算,而是在原地开始转圈儿,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东踢一下,西捏一把,杂草晃动,最后从屁股兜里掏出一副白色的塑胶手套戴上开始拾荒,那黑暗中的身影就跟现代版的狄仁杰似的,我俩菜鸟,不敢打扰,站旁边扮衙役鞍前马后,不过人家自己干自己的,也没用到我们的地方……

  不过有他这个老角儿在,周遭再是鬼影憧憧,荒树斜影,咱哥俩也算是定下心了。

  俗话说得好,场子是镇出来的,就是这个意思了,我当时深以为然。

  不说其他,没见人家撇鬼跟撇甘蔗似的么。

  后来我问起李季稻这事儿,他说干外勤的干久了,只要没死,留到最后的就跟混在阳间的阴差一样,阴透了,天天查鬼案子,打鬼交道,早就不是正常人了,当然哈,也就对付一些没啥造化的游魂野鬼有用,碰见狠茬儿,还是得跑路,咱们官家讲究的是抱团儿,除了个别人,比如老燕子这样的,其他的,单兵作战,真心不行……

  我当时就去他大爷的开骂了,那些个张牙舞爪的死人手居然只是小怪,那我们还混个什么劲儿,赶紧各回各家吧,这行当,没钱途了……

  天赋没加对,还不给洗点的机会……这世道,比道具点数双向收费还坑……

  时间就在那花裤衩花衬衫的晃动间滴答滴答走过,老燕子已经在荒草里扒拉了不少东西出来,当时天太暗,看不清,不过好像大多是些碎纸片儿之类的玩意儿,他从兜里掏出个透明胶带,应该是提起就备好的,类似于刑警收集现场证物时的那种,一一把它们里面放好,我俩不敢问是啥,只能耐心地等着……

  差不多凌晨四点,我和李季稻已经被野蚊子咬得满身起包的时候,老燕子才甩了甩了手套,站起来跟我俩说,可以了,走,去小区看看去,说着边走边从花衬衫里掏出一款比我那山寨机还破的手机哔哔哔按起来,没一会儿就通了,贴着耳朵说了一大堆我听不大懂的江湖切口,还是用的川话……

  不过应该是在叫人的意思。

  说实话,那时候我还挺惦记小区里结果如何,要不是那老太,我和李季稻指不定早被拖进那条满是鬼手的缝隙里去被XXOO了……

  x更_新最快=c上◎^酷{e匠S:网

  同是仇人,相比起那些触手一样的玩意儿,我倒是希望老太晋级,不过我知道这个希望很渺茫,她被群殴致死的几率倒是相当大……

  哎,这年头,不仅做人艰辛,原来做鬼也相当艰难。

  要是放在咱们阳面儿上,发生诸如此类小学生群殴无辜老太一家的事情,指不定得闹得风风雨雨的,可惜了……

  等再次回到小区的时候,里面居然有稀稀落落的的灯明,我和李季稻对视一眼,顿时一阵寒颤,这说明我俩其实跑出小区后并没有完全脱离鬼打墙,要不是老燕子来得及时,我俩真得壮烈在这儿了,这会子看着老燕子那个花衬衫怎么看怎么亲切,恩人哪真是……

  保安亭里坐着个歪脖子斜帽子的年轻小保安,正在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瞌睡,胳膊肘边儿放了瓶二锅头……

  得了,大半夜凌晨4点进村儿也不用打招呼了……

  其实我和李季稻当时特别扭,保安亭里有保安,我们刚出去的时候却是黑灯瞎火,这两相对比下,确实让人浑身不自在到打哆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