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护婴院

  前面就提过,凡叔说他们叫人来了……

  于是哼着小曲儿的变态大叔到了……

  他闲庭信步走到我俩跟前,蹲下,手里夹着根烟,看小孩儿似的看着眼泪婆娑的李季稻,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脸颊,撇撇嘴:“没出息。”

  又对我上下打量一番,流里流气道老凡的小幺啊?

  呃,老凡就是凡叔吧……我点点头,承认,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好,这人的气场诡异极了,用变态来形容都不夸张。

  宰鬼宰到轻松写意的地步,反而是给人一种沉浸其中的快感,加上一首清脆婉转的卡农小调,我直觉这人的精神是不是有问题……

  “小年轻,别这么看我,你以后也会跟我一样的,淡定,淡定。”,说着拍了拍手,在李季稻的衣服上擦了擦,上面是李季稻的鼻涕眼泪……

  我眼角抽了抽,他什么意思……

  简简单单几句话,他站起来迈开步子往前走去,头也不回地说跟上啊,带他去看看现场。

  我顿时一个哆嗦,尼玛还要回去啊,好不容易走到这里已经,还回去干毛啊,李季稻爬起来,居然气势汹汹道,走,回去干死它们。

  说着还作势挽起了袖子,可尼玛你倒是抬脚啊,我看着这孙子狐假虎威的装逼模样,一阵蛋疼。

  那人回头发现我俩鹌鹑一样缩着原地不肯挪步,瞥了我们一眼,也不催咱哥俩,没事儿人一样独自往前走去。

  婉转曲折的口哨声又咻咻响起。

  我们前后望了望,屁颠跟上去是唯一的选择……

  说实话,我当时是极不情愿的……但这荒郊野外的,就留我一个人,就算再加上一个李季稻,也不顶用啊……

  路上我们仨儿一前一后,他一个人走在最前面,距离我们十几步,双手插在裤腰带里,踩着个拖鞋晃晃悠悠地,一路哼着小调,口哨声不停,不知道他干嘛的人还以为是个老流氓呢……

  我小声问李季稻,这人谁啊,这么变态三级加牛逼……

  李季稻砸吧砸吧嘴,压着嗓门说道:“我们部的台柱子,外勤,人称老燕子,真名儿叫啥我也不知道,神秘得很,混熟了叫他老泰山也成,他抽烟只抽泰山……”

  我嘴角一歪,尼玛,还真是一个挺有个性的大叔……老泰山,这不成便宜老爹了么……

  真够操蛋的……

  三个人原路返回,路上电话通了,凡叔打过来的,问我们情况如何,我简单概括了一下,然后老燕子接过去,开口就哈哈大笑,凡老头,哪个时候来四川耍撒,撒子呀,没得空,没得空你喊我接电话干啥子。

  说完就把电话扔给了我,里面凡叔破口大骂,什么龟儿子,仙人板板的一茬一茬地往外喷……

  ●O更\新最G快|上6酷、S匠网\

  听得我目瞪口呆,凡叔会说川话?

  我记得那个老东西还会说沪语来着,甚至京话,粤语也能说得跟真的一样,你不说他哪儿的人,人家还以为他是本地人,特有欺骗性……

  实际上,他就是个地地道道的苏州人……

  我接过电话听老东西在里面各种啰嗦,又是注意安全,听那个老燕子的话,不要瞎跑,又是骂我俩没用,不经事儿云云。

  反正是各种唧唧歪歪,可听在我耳朵里,却是暖意如潮。

  我想,这就是有一个师傅的感觉吧。

  老燕子回过头来对李季稻说,等你家那老不要脸的回来,让他把欠我的三千块钱赶紧还了,天天只会假正经,什么事儿啊都是,都欠了快两年了,再不还,我可拉横幅了啊。

  出口又是一口倍儿地道的京片子,听得我一愣一愣的。

  都是人才啊,干外勤的不说其他,单单这语言天赋就不是人人能有的。

  李季稻悻悻地像个孙子一样点头哈腰,说好的好的,小稻子一定把话带到……

  尼玛啊,德行……

  一路无事,再次回到安乐小区大门,里面还是一如既往地死气沉沉,就算是个瞎子都能感觉到这里大有不对,整个小区安静得如同一面镜子一般,里面黑咕隆咚的伸手不见五指,仿佛深渊一般,一个不小心,掉进去,就是永劫不复。

  可这一次我们是三个人,而且还有老燕子在。

  他抬起头左右嗅了嗅,像是在闻什么,那表情特陶醉,好像在享受这样的氛围一般,变态得可以……

  然后他没进小区,而是带着我俩朝旁边的那一大片荒野走去。

  由于这里还没有完全竣工,所以外面的荒野荒得彻底,杂草丛生,触膝的高度,人在里面走就好像是走在浪里,阻力不断。

  三个人磕磕碰碰地走了会儿,老燕子示意停下,我四周看了看,没啥特别的啊。

  他开始举着手,又是测距,又是闻土,片刻后站起来说道没错了,就是这里。

  李季稻嘴快,问燕子叔,这是哪儿啊。

  这也是我想问的。

  老燕子从兜里掏出一根黄山,甩了两根给咱两,点上,吸了一口,烟圈儿扑哧扑哧地消散在黑夜中。

  “这儿二十年是一家护婴院。”

  我俩一愣,朝四周看看,除了荒草野地,乱石斜影,哪里有医院的模样,可想到那些闹鬼的婴儿啼哭声,顿时难受得厉害,怕的……

  他说别看了,早没了,我们点点头,他又补充道:“二十年前咱们串门儿的地方,也在这里。”

  “……”

  我和李季稻目瞪口呆,半响没蹦出一个字儿来。

  要知道,串门儿在我们这行,可是鬼门开的意思……

  那那些从缝隙里钻出来扯人的鬼手是……

  老燕子看我们一脸疑惑震惊的样子,叼着根烟摆摆手说,别瞎想了,鬼门没这么容易开,你们遇到的那些鬼玩意儿,不过是画地为牢的一群小鬼罢了。

  他又说道,串门儿不一定要在台里,只要阴气够量,哪儿都行,这地方就不错啊。

  我先是深以为然,医院嘛,总归是阴气极重的,可一想又不对,护婴院不应该啊。

  老燕子嘴角一扯,嘿嘿笑道:“当年三十多个不足满月的婴儿被活生生掐死在襁褓里,凶手至今未知,家长一把火将这里付之一炬,你说这儿的阴气重是不重……”

  我傻乎乎地点点头,他又接着说道,所以这种地方最是适合串门儿的好地方,什么坟地陵园就不行了,大多都是正常死亡的普通人,没那个怨气颠倒阴阳,但串门儿的地方除了咱们的老窝,其他地方都是一次性的,为啥?这种地方你多用几次看看,嘿,真能给你整出个鬼门关来放着,到时候百鬼夜行,那真是生灵涂炭了。

  所以,用过一次后,这些地方就需要人为地将其镇住,安乐小区就是这么一项工程,至于他之前的XX小区,也同样是,只有不断更新的人气才能镇住串门儿后的鬼气。

  但现在嘛,呵呵,好像有人想重启这里的鬼门啊,说着他又话锋一转,看着李季稻道,据我所知,咱们皇皮子就是再好不过的野生材料了。

  “特别这人还是个处男。”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