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四个爷们儿一台戏

  我和李季稻如同没头的苍蝇一般转了不知道多少圈儿,可走来走去,永远就在那十八栋的范围里打转儿,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天已经将黑不黑了。

  李季稻说要不咱们回头走走看,我说你不是没听说过遇到鬼打墙不能往回走吧,不然越走越迷,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李季稻说可咱们这么走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天快黑了,我怕到时候咱们真不知道要遇到什么。

  这是肯定的啊,这就跟倩女幽魂里的老妖婆不让宁采臣走出树林一样,等天黑了再下手收拾,那时候阴气大盛,正是牛鬼蛇神出没的最佳时段。

  其实李季稻的建议也不失为一个方法,虽然说路遇鬼打墙,不走回头路是一句约定成俗的话,但我们的情况又有些不同,没在原地打转这就跟传统的鬼打墙不大一样了。

  又走了会儿,发现仍旧是千篇一律的十八栋,我也只能同意李季稻的说法,往回走,两个人战战兢兢地往回拐弯,这一拐,新楼不在,倒是关伯的那栋三号楼矗立在了眼前。

  我和李季稻都没有想到往回走居然直接回到了起点,这倒有点鬼打墙的味道了,不过这尼玛不是更可怕了么,草,我说走,上楼去,去关伯家。

  李季稻啊了一声,怎么去那儿啊,那里面不是有那啥吗,而且你知道那里还有人没人啊,我说四个人绝对比两个人好,而且那屋子里的玩意儿说起来还是关伯的至亲,肯定不会比外面的问题大,你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去了啊,李季稻一听,露出一副确实是这个道理的表情,也不再废话,两人又踏上了前往六层的楼梯。

  可能的确是天还没黑的缘故,这里又是鬼打墙的源头,一路往上,我们提心吊胆,倒是没遇到什么鬼魅的事儿。

  开门的是关伯本人,里面他儿子也还在,正站阳台抽闷烟,关伯一看是我们,有些惊讶,说怎么又回来了啊,这天都快黑了,这里晚上不踏实啊,我苦笑道,关伯不是我们不想回去,回不去了暂时。

  进屋后,李季稻添油加醋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关伯和他儿子听得一惊一乍的,他儿子直说这地方不能再住人了,爸,明天我们就搬走。

  我两也附和,李季稻神棍道这里阴气极重,我们刚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没想到那些玩意儿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对官家的人下手,这次是我们大意了云云,听得我一阵牙疼,跟真的一样。

  关伯看我们因为他家的事儿被连累至此,而且这几天也确实备受老妻的折磨,对我们的话是确信不疑,他儿子就有些冲动了,也是这几天压力大过,火大地要冲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害了他母亲,惹得我们又是一阵好劝。

  说实话,人多就是壮胆,我们是这样,关伯和他儿子又何尝不是如此,真把我们当落难的高人对待,又是上茶又是压惊的,整得我和李季稻特过意不去。

  还是本事不到家啊,我想要是凡叔在的话,绝对不会这么束手无策吧。

  我一拍脑袋,对啊,打电话,这尼玛都钻死胡同里了,又不是飞鸽传书的年代,有啥事儿不能打电话问,我想起了那次在台里倒霉的事儿,不就是打电话问凡叔跑路的,李季稻看我掏出电话,也恍然醒悟,也赶紧掏出他那款诺基亚哔哔哔地按起来。

  可尼玛我那款号称在马里亚纳海沟都能打到110的山寨机居然显示的是零格信号,我朝李季稻看去,发现他也刚好在抬头看我……

  好了,这下彻底玩完了,这凶得连手机信号都屏蔽了,我俩不死心,又让关伯他们试了试,同样无法拨出,连座机也是一样。

  关伯他们慌了,说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两位大师怎么看,好嘛,现在直接变成大师了,我当时都想哭了。

  我要是大师就不会来你这儿喝老人茶了……

  没办法了,我只能硬着头皮上,安慰道大家不要慌,咱们是官家的人,它们不敢乱来的,关伯儿子可能和那个什么李斌也没熟到哪儿去,这时有些好奇我和李季稻的身份,我两看现在大家都一条船上的蚂蚱,算是同舟共济了,而且关伯儿子也知道咱们这行的一些事儿,于是我就大致把我们的来历重新简略地阐述了一番,算是安抚人心……

  当然,只是说了点笼统的东西,具体的我们以保密条例为由不再透露。

  O酷。匠◇网。~正M版{a首发》Y

  听完后,关伯明显松了口气,是国家的人啊,国家的人好啊,正气足,咱们晚上就呆在这儿吧,明天天一亮就走,他儿子也是这个意思,搞得我和李季稻特不好意思,想来他们这时候也是应该看出来了,咱哥俩本事有限,只能这么着了……

  天不知不觉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外面的夜静悄悄的,我们四个大老爷们儿如同坐禅一般呆在房间里,也没什么心思聊天。

  也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传来的,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房间的寂静。

  我们四个登时为之一震,这小区什么情况没有比关伯他们更熟悉的了,李季稻疑问道你们这儿有小孩儿啊?关伯说以前有,好几个月前就搬走了。

  “……”

  又是一阵啼哭声,然后接二连三地在外面响起,四面八方都是,我心说草尼玛的,那班头不是说是狗叫吗,怎么变成小孩儿哭了。

  这景象不就跟班头说的那情况如出一辙,只不过狗儿变成了婴儿。

  关伯儿子说不会是听错了吧,有可能是猫叫?我说不会,是婴儿的哭声,夜猫子的声音我以前在老家经常听到,比在城市里长大的你们熟悉多了,还是有区别的。

  大家听我这么一说,都不作声了。

  情况越来越怪诞,班头说的狗叫,经过确认的死人手,还有未知的鬼脸儿,现在又整出个群婴萃,这是要闹哪样啊。

  外面吵吵闹闹地没多久就偃旗息鼓了,李季稻吐槽道是不是哭累了……没人理会他,我们集体松了口气。

  可还没缓过气来,屋子里的一间房门吱呀吱呀地慢慢打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