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在民间(3)

  在成都跟流民一样晃荡,这一眨眼的工夫就过去了大半个月,连我两租住的贫价连锁酒店都以为我两私奔来着,瞅着我两的眼神那叫一个飘忽不定……

  这尼玛的……

  我问李季稻你不打个电话回去问问啊?尼玛的我怎么有种被遗忘的赶脚……

  李季稻倒是放得开,他说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就别打电话了吧,这种只拿钱不干活的日子你还过得不得劲啊?真是屌丝。

  我草,好吧,我承认是有些不习惯这样每天无所事事地瞎晃悠,要知道我以前可以是优秀员工来着……

  可后来我才知道优秀员工在国企等同于傻逼的意思……

  哎,我叹了口气,闲不下来的命,我倒不是没有给凡叔这个老家伙请示,可那老东西也不知道整天在忙些什么,说不了几句话就挂电话,有一次把我惹急了我说叔儿你不是想流放我吧,老东西愣了一下,说小兔崽子瞎想些啥,我和你师兄他们一起,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酷●(匠K网gm唯d#一V'正b版;,其他^y都●是盗)Q版+

  我当时就愣住了,师兄?

  我也有师兄?和老家伙一起呆了将近四个月,没见过有什么师兄来找他啊,这老东西跟个天煞孤星似的,这会儿跟我说我有师兄?

  我一直以为我是大师兄来着……原来是小师弟……

  我收好电话问旁边不停玩手机的二货,你师傅除了你,还有几个徒弟啊?李季稻在聊短信,也不知道在勾搭谁,不过他也不想想,都雏儿了这么多年了,真以为暧昧一下就能修成正果啊……

  我问他有几个师兄弟,他头都没抬就回到有三个啊,我问你排行老几,他说老三,得了,我们两个老幺玩儿一块儿了……我又问他们人呢,这货估计正勾搭到关键时刻,不耐烦地敷衍道,跟师傅一起出门了啊,他们搞外勤的,哎,我说,你自己吃你的冰淇淋,别烦我……

  话说我不喜欢吃甜品,但对冰淇淋情有独钟……

  我懒得理这个闷骚,两个人踩着个人字拖,一摇三摆,有一搭没一搭地漫无目的地穿梭在成都的夜市里,有胆儿小的妹子看见我们就躲得远远的……

  这生活,不提了……

  我懂了,可能我那几个素未谋面的师兄也是搞外勤的,可是这什么事儿需要一出去就大半年啊,而且连着凡叔那个老东西也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算了,不想了,这世道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事已至此,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和李季稻这个本地土著抽了天得空,去了趟邮局把陂县那盘脏带邮走了,我问你们这儿也有专门的收带点啊?

  他说当然了,脏带不能直接进台的,有人会把它们分门别类,串门儿的时候这个是有讲究的,就跟强化石一样,死得牛逼的,凶的放一起,大路货又放一起,然后再集中运回去,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啊?

  我嘴角抽了抽,又想起自己代替张老瘸子搬箱子的事儿,说没有啊,知道,就随便问问。

  他随即露出一副我不信的表情,嘲笑道哥你不会是不受你家老东西待见吧,太菜了。

  “……”

  说实话,我当时心里还真有些郁闷……

  一晃又是几天过去,我感觉自己快发霉了,这尼玛没几天就要发工资了,我真玩了将近一个月……

  那天下午李季稻接了一个电话,我当时正在看电视,声音开大了点儿,他捂着电话说声音小点儿,可能有外快。

  啊?我愣了一下,赶紧把电视关了,我们这行还有外水儿可以捞?不会是去当道士吧……

  我心有疑虑,又有些紧张,真是那勾当,尼玛我得考虑要不要赚这个钱了……我不敢打断李季稻,他正在恩恩啊啊地说好的,我知道了,四风路XXX号是吧,好的,我们等会儿就到,嗯,这样,我们到了再说你看怎么样,嗯嗯,好的好的,那行,到了再说。

  挂断电话,他吞了口口水,看模样也有些紧张,在那儿嘶嘶地嘶个不停,我说到底咋会儿事啊,别走来去走去,烦,赶紧的。

  那货才醒悟过来还有我这个师弟在……鼓着个眼睛把我拉到阳台边儿上小声道,哥啊,有笔买卖,人家出这个数啊,他比了个二。

  我说两万?

  他眼睛一瞪,二十万!

  我草!我当时就激动了!有种杀人灭口吃独食的冲动……什么鬼啊脏东西之类的抛到九霄云外了……

  我说啥买卖出这么多钱,尼玛不会是找我两拉横幅吧……哥不造反……

  他脸黑了一下,说哥你能不能有个正形儿,不是,是脏带啊。

  我说草,尼玛不是说咱们这行都是苦逼侠吗,怎么转眼就能整这么多,小伙子,你不诚实啊……

  他像个特务似地拉着我道小点儿声小点儿声,你听我说,这次事情很特殊,所以才会有私人出价让咱们干这事儿。

  我说啊,是死人出的价?他愣了一下,哭笑不得,说哥,我国语没这么逊吧,是私人,不是死人……

  “……”

  话归正题,李季稻说是一家有些关系的人,知道一些咱们这行的事儿,那玩意儿天天在家里闹,是一家人,所以不想把这事儿交给政府,信不过,但也受不了天天这么找刺激,于是想找人偷偷把它处理了。

  我说那怎么会找到我们,我们就是吃皇粮的啊,而且怎么不找外勤,找我们两个菜鸟?而且外面那些开堂的不也是很多吗。

  我这里指的是那些玩儿风水的,在国内的大城市里,没什么人敢大张旗鼓地在店儿门口挂个牌匾,上批降妖除魔,下批捉鬼驱妖,横批,有间小店……

  这是作死的节奏,可能你今天挂牌,明天就会有城管跳车来强势围观……然后,你懂的。

  这世道,就是这样,有真本事的,只能隐姓埋名,如同偶遇的老和尚一般,一把年纪了,还要带着个豁嘴化缘,没本事的,吃香喝辣,一张嘴就是财源滚滚。

  本末倒置。

  他说人家也找过了啊,不是外勤的现在都赶着准备串门儿嘛,没空搭理这边儿,就挨个儿找到就近的咱们了,外面的人也不是没找过,可结果尼玛还倒贴了医药费,现在还有几个躺精神病院里玩儿躲猫猫呢……

  我倒吸一口凉气,草,这么凶啊,那我们去了不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指不定还得和那几兄弟做伴儿呢……

  李季稻说不一样啊,咱们可是有真本事的,要不然也干不了这门活儿,人家是知道的,所以才出这么高的价钱,就是想买个心安理得。

  我说有屁个真本事,不就披着一张皮么,拔下来还不是个屌丝,他说怎么没有,那天晚上要不是哥你大显神威,咱两早就喂鬼了吧。

  经他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那天确实是我小宇宙爆发,歪打正着,找准了那悲催小妹的软肋,然后才逃过一劫的。

  他看我还在犹豫,拉着我说道,哥啊,二十万啊,尼玛这得挣多少年咱们才能挣这么多,外勤的遇到这种好事肯定都没二话的,咱们现在也算是有实战经验了吧,这样,四六分,我六你四,哥,我看好你啊,咱哥两双剑合璧,天下无敌,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啊。

  他以为我傻呢,我像个辫子戏里的老太监一样,脖子一歪,用鼻孔发出一阵长长的嗯……

  说实话,财帛动人心,古人诚不欺我,那一刻我真心动了,下意识讨价还价道,我六你四,不然你自己去。

  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李季稻那货眼皮儿一跳,说哥你也太狠了吧,这活儿我接的哎,怎么地也得我这做弟弟的多拿点汤水呗……

  说完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尼玛的,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货还有做奸商这个特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