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在民间(1)

  一路颠簸,重新回到成都。

  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陂县相比,四川省会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相比久居缅渚的李季稻而言,这是我第二次落脚成都,第一次只是匆匆而过,便有了前番陂县一行。

  成都小吃名闻宇内,我和李季稻两人是走一路吃了一路,香甜苦辣应有尽有,俗话说吃米的北方人,吃饭的南方人,来碗米饭的大上海,这西南的饮食文化我倒是没有什么不习惯,其实北边的东西我也可以接受,可要是顿顿包子馒头大头葱,那就吃不消了。

  这里的节奏就像是放慢了的影带一样,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古今相接,一片儿连着一片,抽空坐在街巷的茶馆,来上一壶热气腾腾的长嘴虎口茶,便是龙门阵声声入耳,如果再有小妹来上一首川里的二胡,唱的是小白菜喊冤六月飞雪,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地方,确实是个养人的好地方,可不是么,天天和李季稻这个伪富二代吃吃喝喝,大街小巷乱窜,晚上再到当地的温泉泡上一泡,那舒服劲儿,别提了。

  古朴典雅的锦里老街,热闹繁华的春熙路,人流湍急的文殊坊,落脚将近一周,倒是把市里大大小小的名胜古迹,观光胜地走了个遍,确是冲散了陂县一行的抑郁不快。

  我提起一壶芙蓉尖儿灌了一口,真尼玛的好喝,果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街上人来人往,白花花的大腿晃瞎了眼,连这儿的女人都天生丽姿,好水养好肤。

  李季稻没啥感触,也是,换成我常年呆这附近,也会视觉疲劳提不起任何兴趣,这小子也不嫌麻烦,跟个导游似的带我走了一圈儿,衣食住行,全包,确实够可以的。

  都说仗义每多屠狗辈,在门户城市S市呆久了的我不免生出一种患得患失的失落感,这二十多年下来,形形色色地穿梭在尔虞我诈间,混了小半辈子也没见个出头之日,如今倒是真不敢去回忆什么了……

  蹉跎岁月啊……

  那天是个大下午,逛了一天,我和李季稻两人找了个小饭馆正打牙祭,那时候店里就我们一桌儿,吃到一半的时候,外面吵吵闹闹的,我探头一看,是个老和尚带着个小和尚上门化缘,结果被拒之门外。

  蜀地多庙。

  老少两人各自背着个驴友包,穿得破破烂烂,像是走了很远的路,风尘仆仆的,我心有不忍,和李季稻交换了个眼色,那小子也不是个心硬的主,于是我起身拦住还在指指点点的老板娘说别别别,不就吃口饭嘛,让他们跟我们一桌儿,那老板娘看既然有人主动行善,倒不好说什么了,倒是还是有些厌恶一老一小两和尚脏兮兮的袍子。

  老和尚长得很一般,没有那种得道高人的风范,人很瘦,脱下僧袍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种地老农,旁边的小和尚十来岁的模样,那卖相就有些对不起佛祖了,脸型倒正常,可豁嘴,龅牙,眼神呆滞,一看就属于那里有问题,也难怪老板娘会以貌取人了,指不定把人家当成骗子,不过她也不想想,长成这样还上门化缘,不正说明他们是真和尚么。

  老和尚倒是个爽快的人,见有人请客,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了一声,拉着旁边的小和尚就大喇喇坐了下来,李季稻笑嘻嘻说大师要点点儿啥,别客气哈,我们这儿有酒有肉,管饱。

  这二货,我以为老和尚会觉得我们在侮辱他,却没想到他笑呵呵地回道,施主客气了,倒不用这么麻烦,这些就可以了,说着从僧袍里依次掏出筷子,钵盂,都很干净,然后哪儿有肉,这筷子就往哪儿戳,看得我跟李季稻目瞪口呆。

  这和尚不是吃素的吗,莫非这两位是花和尚?还真是老板娘火眼金睛?

  老和尚把菜夹到钵盂里后,又帮小和尚把包里的钵盂掏出来放好,又仔细在自己的钵盂里删选了一番,夹了一些放在小的钵里,对痴痴傻傻地小和尚道,慧心,还不快跟两位施主道谢。

  那个正在发呆的小和尚先是愣了一下,才抬起头来正眼看上我两,眼神浑浊,典型的那啥儿童,我心里也暗暗哀叹了一声,见不得这些。

  做人,有时候真是不如不做。

  李季稻挺尴尬刚才的调笑,不无歉意地说没事没事,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今天有缘跟两位大师共桌,也是我们的福气哈,哥,对吧。

  我说对对对,不用客气,快吃,再不吃菜就凉了,说着就自己把筷子伸了出去,夹起一口嚼了起来,那意思是别客气啊,再客气就没吃的了。

  老和尚摇摇头,很是严厉地对直愣愣看着我两发傻的小和尚说,慧心,忘记为师的训诫了吗,还不快跟两位官家致谢。

  我和李季稻差点没把嘴里的菜都喷出来,官家?

  老和尚见我两满脸的不可思议,笑道,两位小施主身带罡煞之气,又有脏带携身,老僧除了官家,想不到别的了。

  尼玛,这是遇到民间高人了啊,这话都没说上两句,就知道我们身上带有脏带,李季稻朝他旁边的背包看了看,严严实实的,不可能露出马脚,顿时对老和尚惊为天人。

  暂且不提煞气是什么,这一眼就能揭穿我们的身份,肯定不是一般人,要不然我两这几天上窜下跳去了好几个香火鼎盛的庙又是跪又是拜的,也没见什么高僧出来打个头面……

  果然是高手在民间啊,我不禁想到了凡叔说过的话,想来这应该就是民间的龙虎之辈了。

  李季稻一脸兴奋地道大师你怎么看出我们的啊,我听见他这么问,也是兴致勃勃地看过去,老和尚虽然卖相普通,但言行举止间倒真有股慈悲天下的风范,他阿弥陀佛了一声,摇摇头道,老僧一名行脚僧尔,当不上大师二字,能看出二位施主的身份,只是识人多,自然而然尔。

  这鬼话谁信,不过我也反应过来,哪儿有一见面就问人家底细的,在桌子下踢了二师兄一脚,二师兄二是二,但并不傻,也反应过来问错话了,赶紧举起酒杯自罚一杯,说大师别介啊,我这人心直口快,没别的意思。

  老和尚双手合十道倒是老僧着相了。

  我们三个人点来点去,天南地北的扯起来,得知这老和尚倒也不是个野路子,人家总部是位于四川深境的普若寺,那地方我头一次听说,是金刚院的一名禅师,说是来这里助阵的,李季稻一拍大腿,原来大师你也是来助阵串门儿的啊,我了个去,人家都没提,你怎么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喊出来了,要是个对我们图谋不轨的怎么办,这家伙真心没治了。

  老和尚倒是坦然得很,承认了的确是来助阵此次串门儿的外援,我这人挺谨慎的,出门在外萍水相逢不能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开口道大师不知道是和谁接头,如果巧的话,咱们可以一起上路啊。

  我这是在诈他,只要他说出个名字,我可以马上让李季稻打电话询问是不是有这么个人,有的话就是我错怪人家了,如果没有,那这里面的事情就有得商权了。

  要知道硬说论起来,串门儿是官家的事儿,自古官民之间就有道鸿沟,那什么军民鱼水情的话听听就是了……

  老和尚摇摇头说不用麻烦二位施主,我和小徒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先行处理。

  这意思就是说不会跟我们一路喏,我愣了愣,心想这样也好,不然大家双方都不清楚底细,真一起上路提提防防的,到时候要是一场误会,就尴尬了。

  我赶紧说没事没事,又装模作样地对李季稻说二师兄,差不多了吧,师傅他老人家还在等我们呢,言下之意是先堵住了老和尚邀请我们帮忙的说头,然后搬出一个莫须有的师傅来镇场子。

  李季稻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我意思,也说是的是的。

  也可能是我小心过头了,老和尚洒然一笑,阿弥陀佛道小施主倒是机警,这话说得我有些悻悻然,毕竟从年龄上来算,他还真能说是我们长辈,我局促道大师别介哈,我这人臭毛病多,无意中得罪了您别介哈,别介……

  既然道不同,那就不相为谋了,话说到这份儿上,气氛有些稍显尴尬,老和尚眼观鼻,鼻观心地默默吃着,身边的豁嘴小和尚连筷子都握得张牙舞爪的,我看了更显尴尬。

  M酷"匠网“永久;免费&8看@小说

  怕是真错怪好人了。

  一时间有些后悔自己有些大题小做,这光天化日的,两颗光头还能吃了我们两个菜鸟不成……

  差不多大家又一句没一句地聊了几句,老和尚来得爽快,走得也畅快淋漓,他收拾好大小细软,对我们两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多谢两位小施主。

  我们直说没事,一顿饭而已,以后见面了还得清大师为我两开开光呢,最近倒霉得紧,老和尚呵呵一笑,说,一定的,那就此别过了。

  我俩又是一阵相送,直到两个和尚走远了,李季稻才埋怨道说,哥,咱两好像过头了啊。

  我悻悻然道,咳,算了,安全第一。

  下午无事,回到宾馆,我躺在床上看电视玩儿,李季稻下楼买薯片儿吃,这小子喜欢一边玩手机一边吃零食,没一会儿那手机屏幕就跟在油里滚过了一样,别提有多恶心了……

  我正在看一个选秀节目,由于我本身工作的原因,对这类节目的内幕可以说是了若指掌,看着那一个一个装得跟刚幼儿园毕业似的妹子在那里羞答答,我就觉得比周星驰演的喜剧片还搞笑……

  没一会儿李季稻就大包小包地买了一堆零食上来,……手里还捏了张当地的晨报,我正准备吐槽他装什么大爷,没事儿买报纸看,他却叫道哥你快来看啊,那死妞儿上报了!

  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