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现场

  这一下可把两位吓得不轻,赶紧把显示器关掉,离得远远的开始数数,一,二,三,四……七,我草,两个人都暗自骂了一声,绝对只有七个,不可能有8个的……导演不死心,把其他人叫到一边去,和剧务两个人把所有的样带重头看了一遍,这一看就彻底不淡定了,石头剪子布的7双小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8双,再配上后期和音效搞得那种特童年怀柔的音乐,画面颜色也是黄不拉几的,这是越看越寒颤……

  当时两人就想把后期团队给炒了……

  那多出来的一个小姑娘哪儿冒出来的?两个人看着那还在场地里蹦蹦跳跳的七个小孩子,顿时一阵鸡皮疙瘩乱翻。

  可这个项目是公司花了大价钱接下来的,听说前期的业务部就砸了不少酒水钱在里面搞潜规则,要是因为自己这边儿把事情搞砸了,这个责任可担不起啊。

  导演和剧务很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导演站起来举着个话筒说,好啦好啦,这一Par结束了,下一段儿咱们换个地方。

  大家听暂时完事了,都挺高兴的,一边拿着编务的劳务费,一边打听娱乐界的八卦,就是奇怪发钱的剧务怎么看自家孩子那眼神儿总是躲躲闪闪的……

  第二段戏是7个小孩子叠罗汉,然后以小孩儿嬉笑打骂玩耍来引出厨房的温馨……

  还是外景,两个心里有鬼的头目选了个离第一par不远的地方,拍摄得很顺利,等看样片儿的时候两个人又把其他人给支开了,鬼鬼祟祟地看了半天,然后其他人就得到通知,器材出问题了,需要暂时停拍至于什么时候开机,等通知!

  他妈的,还能拍下去吗,7个小孩儿叠罗汉能叠出8个头来,而且还不知道第8个是哪个头,可不是,一群疯孩子混在一起,正面背面的都有,数都没法儿数……

  我听到这里,现场的录像带已经放了好几遍,我开玩笑地对李季稻说,兄弟你说得好像自己就在现场一样,没去百家讲坛绝对可惜了……

  我捏着烟屁股的手指在微微颤抖,画面里刚好停在7个变8个头的地方……

  李季稻干笑了几声,说哪里哪里,到时候咱们捉鬼的时候还得仰仗兄弟啊。

  我说这么怎么可以,我还是个临时工呢,到时候还是要看编内的兄弟大展身手,我就马首是瞻了……

  “……”

  那孙子被我这么一呛,说不出话了,可能的确觉得有些说不过去,毕竟他比我早入门一年多……有理走遍天下都不怕啊……

  我岔开话题问他,那个兄弟,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怎么在第一现场回收脏带的?

  李季稻还在那儿纠结自己要做炮灰的问题,听我这么一问,有些傻眼地看着我说不是吧,你们家那位连这个也没跟你说过?

  我说没有,他放养我的……

  “……”

  由于长途未眠,下午六点左右我才迷迷糊糊地清醒过来,李季稻带着我出门拦了辆出租,师傅问去哪儿,我说去万文路,司机一愣,说去火葬场啊?我们点点头说是啊,那师傅一路上都挺能侃的,问我们这又不是清明时节,扫墓也不是时候啊,这太阳都快下山了,去那儿多晦气。

  坐我旁边的李季稻虎着张脸说国家机密,我和司机的嘴角顿时都抽了抽。

  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不难看出,这货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也不知道他家那位是怎么带他的……

  说话颠三倒四,而且爱冒头现眼……不过好在心眼并不坏,要是他因为怯场,随便编个谎话什么的,可能就是我一个人去现场的局面了……这就是不熟悉门路的风险,所以奉劝各位刚刚踏入社会的小盆友,出门在外的最好多长几个心眼,别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迟早会吃亏在这上面。

  不得不说我挺幸运的,第一次公干的搭档是一个挺二的家伙……可后来我才发现这其实是个悲剧……

  七拐八拐地没多久我们就驶到了万文路,斜坡往上再走个百来步,就能看见一座绿油油的山上青烟缭绕,给人一种挺宁静的感觉,那是还没烧尽的纸钱在打旋儿呢……站在山脚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焚香味儿往鼻孔里猛钻。

  这种地方,我以前做梦都不会想到会跟我的工作有关,实在是晦气极了。

  而之所以要来这地方,是因为跟回收脏带的步骤有关,其实说来这个过程也简单,简而言之就是让录像带里的事再发生一次,然后由带头的皇皮专员牵线记录现场,就跟车祸现场一样,交警拉黄条,救护车拖尸体,办案人员事故现场,然后取证采样打道回府。

  各司其职。

  我们处理脏带也是要走这么一套流程,唯一多出来的一步就是得花心思让脏东西自己出来重演一次,当然,这些必须都得上了名册,挂了皇皮的圈里人来做,如果是不相关的人来玩儿,呵呵,那真是犯大忌讳的事儿,用这套的人,人家只认穿皇皮的,其他什么秃驴道士一概不认,这就是潜规则了……

  至于回收之后再怎么处理,这就跟串门儿有关系了,后面自然会一一提到,这里暂且打住。

  X酷$匠@网唯2O一正K版E,L其¤@他都是:v盗~版

  综上所述,所以这次事前需要准备的东西就不难确认了。

  因为这次事发地不是一个人的楼道或荒郊野外,人挺多的,于是还原现场有些麻烦,还需要找到七个小孩儿,但肯定不能找活人来干这事儿,所以替代物是必须有的。

  等凑齐所需后,再到剧组拍片儿的地方,通过各种操蛋办法让替代的玩意儿做出猜拳的动作,比如摆POSE什么的,总之差不多就成,这里面倒没有太多硬性的要求。

  关键是必须得带有脏味儿的东西,而且还不引人注意,所以墓园外面那一排排做死人生意的便是最佳选择了。

  什么房子汽车应有尽有,价格公道实惠不说,效果出奇的好,连小孩儿都是现场按打卖的,童叟无欺……

  但由于我睡过头的原因,这时候的万文墓园已经临近闭园了,大门外一条斜坡两旁就稀稀拉拉地几个小贩还在打着哈欠坚守岗位,看见有人朝他们走去,也无精打采地一副爱买不买的样子。

  李季稻好像以前跟着他师傅干过这种买卖,倒也熟门熟路,在一个老太太的摊儿上挑了几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小纸人儿,这东西我还真没这么近距离看过,这次放当门一看,哎哟喂,那腮红重得都快掉地上了,眼睛用不知道什么的涂料点了两下,一大一小,还是个笑脸,看着就渗人得紧,也不知道是不是下面的兄弟审美不同,我完全受不了长时间看这类东西,觉得看久了都会做噩梦……

  倒是李季稻这孙子很是有在菜场买菜的风范,和老太太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七个纸人200大洋入手,然后他又杂七杂八地买了几根元宝香烛,说是这东西虽然封建迷信,但确实有用,跟打魔兽里的冰封术一样,能定怪……

  我已经对这位神经粗糙的童鞋无力吐槽了,这时候还能展开这么丰富的联想……

  又磨磨蹭蹭了十来分钟,差不多能想到的都买上了,李季稻说事不宜迟,就今晚把那玩意儿处理了吧,我说啊,怎么要晚上去,白天不行吗,事情不就发生在大白天的吗。

  结果这孙子鼻子一昂,说新手就是新手,听哥的没错,我问他你几几年的,他说我是90我自豪……

  好吧,入门不分年龄,长者为师,我蛋疼地告诉自己,90后也是靠得住的……于是我们一大一小提着一扎纸人儿元宝,站在马路边儿打了半个小时的出租,都是雁过无痕地飘然而去……

  李季稻说道,不行啊这样,这都快7点半了,再晚点今晚怕是搞不成了,我心想最好搞不成,尼玛的大晚上的跑荒郊野外演纸人儿戏,这不是找刺激嘛,没想到这货从皮夹里掏出一张红票票往外一比,没一会儿就有一辆黑车急刹而至,真的是黑车,黑色的车……

  这世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是人。

  于是那呈着一个大光头的黑色司机在收了两百大元后,乐呵呵载着我们上路了……

  路上我和李季稻都挺安静,毕竟有外人,不方便说事儿,可那司机只是个跑黑车的,时不时地从反光镜里瞅瞅坐在后座上排成一排的七个纸人和我们,忍了一会儿,开始骂骂咧咧地一边开车一边大骂晦气,说这趟亏了,赶明儿还得在庙里烧根香净身……

  我也挺憋屈的,不想李季稻这孙子接道,哎哟师傅,开慢点,前面有人呢,那语气特惊讶认真,师傅吓了一跳,说哪儿啊,我怎么没看见,李季稻说这不正在前面跟你招手吗,别停啊,我们赶时间呢,不拼车。

  车厢里顿时安静了……

  于是我们在黑车司机时速120码的狂飙下半个多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那孙子见我们下车了,嚷嚷道,哥们儿,当心点儿啊,这地方前不久才刚塌过方,死过人哩,你们玩基情得适可而止啊,哈哈哈。

  说完踩着油门一个神龙摆尾风尘而去……

  天已经黑了,这孙子是存心报复吓我们啊,可不是嘛,就我们这两嫩脸儿,拉出去别人也不会觉得像个高人……还带这么多道具,可不是来玩儿刺激的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