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且老家伙没有60也绝对50出头了,在台里面这年龄的老板凳不是什么主任就是啥啥啥科长,当然,也有一些几十年不得志的存在,而且……我往他右手旁的那个烟灰缸瞟了一眼,他妈的,这老玩意儿眼里简直没有国法啊有木有,居然在这里面抽烟,老子没辞职前不小心带瓶水进串片间都会被领导骂得狗一样……

  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老家伙只是愣了一下,并没有电视剧里常演的那种BOSS暴跳如雷的场面出现,而是撇过头来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一下嘴角,那表情尼玛绝对和倪大红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说是如出一辙也不过分,这就是反面角色的代表脸啊……

  我心有戚戚,心想完了,这还没怎么样呢,就把上级得罪了,不说以后如何,单是这次面试可能就得泡汤,我这嘴怎么就这么贱呢,还走近科学,怎么不是Discovery……

  “走近科学,嘿。”老家伙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重复了一句,又回过头剪起那视频里的惨孩子来,不过这次没有不搭理我了,而是开口说道:“会剪东西不?”

  我也愣了一下,心想你把我人都叫过来了,我会做什么你还不知道么,盖因为我这么想是因为那年头的编外人员就是一个万金油,什么都做,当然不是积极揽活,而是遇到想偷闲的领导就把什么都扔给你做,一来二去其他部门的领导部知道了,也过来培训你,久而久之,你自然而然是什么都会做了……

  所以,虽然职位不是专业剪辑师,但平时也在直播来不及的时候经常兼职精编,说句傲骄一点的话,给我十分钟,哥就能给你整出一个奥斯卡颁奖礼的大片来……

  但我前面就得罪人了,当然不能傲骄,于是很低调地谦虚了一句:”会的,会的,那个,老师,我刚才……“我本来想说刚才只是开玩笑,您别放在心上,没料到那老头儿倒是很大度的摆了摆手道:”别老师老师的叫,我没教过你什么,叫我凡叔。“原来是凡老师,我一脸奴相地好的好的,凡叔,刚才我开玩笑,您别放心上啊。

  老家伙没搭理我的谄媚,一边干自己的事儿,一边抬手指了指旁边的空机器道:“试试手,按我刚才那样的来,输出时间三分钟左右就够,过了就直接敲合同,试用半年,半年转正,待遇同编内,不行就当今天咱俩谁也没见过谁。”

  我见他这么开门见山,也就不腻歪什么了,俗话说没有三分三哪儿敢上梁山,既然未来BOSS发话,我自然是撸起袖子就开干。

  其实最关键的是那句半年转正,尼玛,不知道有多少哥们儿熬成地中海了还是个苦哈哈的编外,不说半年,一年我也上。

  刚才怎么回事也见识过了,无非就是最传统的剪辑手法,突出重点保持流畅,删减掉一些没必要的过程,简而言之就是铺叙,高潮,结束……

  太简单啦。

  说得难听点,随便找个刚毕业的小正太都能搞定的活儿居然让我何大工头来做,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啊。

  我当时超自信来着……

  打开蓝光机准备上带采样,正要找带子来着,一看提示,已经采样完毕了,凡叔蹦了句直接剪,我心想正好省事儿,于是打开非编找到相对应的文件夹目录,嗯哼?还要密码?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情况,从没听说这玩意儿有需要输入密码的功能啊,又不是国家安全局,就一娱乐频道而已……

  不过我也不傻,一想到老头儿剪的啥玩意儿,我就有些小激动,莫非我也即将进入什么传说中的秘密部门了?但想归想,我还是一脸正气的表情,把哥也要即将成为传说的小激动硬生生憋在了下面……

  几年后想起来,我他妈当时就一傻逼……

  凡叔不着调的点了一根烟,撇了那个密码小弹框一眼,不等我张开问,就不耐烦地爆了一串英文字母出来,那口音不提了,怕是录下来再听一遍可能连他自己都听不明白……

  “S;H;A;B;I;P;I;N;D;A;O”

  我心里默默记着,几遍下来后,发现几个字母串在一起后怎么念怎么觉得有些熟悉,但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正疑惑的时候,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三个人,两男一女。

  老头子屁股都没动一下,依旧该干嘛干嘛,无动于衷得很,我回过头去登时就傻眼了,这不是我以前BOSS的BOSS么,另外一个好像是某层的导播科干部,还有个小姑娘就不认识了,不过此时她双眼红通通的,显然是刚哭过,配合着她那张悴然欲滴的小脸儿,甭提多让人心软了……

  那个我以前BOSS的BOSS一进门就把腰杆一叉,很是牛叉地质问道:“干什么呢?想干什么呢?还要不要直播了?还要不要上班了,这里是直播间,不是录播厅,你们还有没有规范制度,你们是哪个部门的啊?”

  说实话,我以前就特讨厌这厮,白长得一身白净的肥肉,看起来斯文彬彬的,但说起话来最喜欢上纲上线,没几句就能给你扣上好几个大帽子,仗着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金牌定律,让你说都没法儿说。

  我正准备抬屁股解释,旁边的老家伙抄起鼠标就是一个狠摔,那动静,差点没把我吓死,这不带这样情绪化的啊,前面还是个阴渣渣的好好先生,怎么一转眼就变身成崔永元了……

  老家伙把鼠标往桌上狠狠一拍,扭过头阴测测道:“不知道这地方我们基建部今天征用了啊?出事情了你担得起?啊?你又是哪个部门的?”

  大家都傻眼了,这谁也没见过的老头儿还真是犀利啊……

  说真的,那时候我才认识到什么叫做真牛逼,我旁边的老家伙就是真牛逼!

  据我所知,面前这白胖子是集团某老总的左右手之一,左右手是个什么概念,嗯,好比古时候的太监一样,惹不起啊。

  可老头子噼里啪啦就是一阵反问,我当时是既爽又菊紧,夹在中间看戏看得冷汗淋淋的……就跟大冬天在马路边儿吃火锅一样甭儿有感觉……看BOSS对决就是带劲啊……

  我原本以为胖子也会暴走反击,没想到他把怒气值生生压下去,先是打量了一下老家伙,不经意间往屏幕上瞟了一眼,好像想到什么,脸色一变,嘴角抽了抽,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到门外打了个电话在那里嗯,嗯,好,我明白了,在,都在。

  挂上电话,进门后又看了眼监视器,表情极其诡异,拉着另外两人什么都没说就退了出去,临走前还轻轻地把门关上了……

  屌炸天了……我当时心想这老东西不会是台长他爹吧……不过年龄明显对不上……

  这一始料不及的变化让所有人都瞎了一地的眼珠,特别是那两个叫小张,小强的,临走前还是一副简直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也是那天才知道台里面有个叫基建部的地方。

  一个牛逼得让我屁滚尿流的秘密部门……

  我的传说,从那一天正式拉开了帷幕……

  至于当天接下来的事,我就不一一赘述了,事情讲到这里,算是引子结束。

  前文提到基建部这个部门,那么到底何谓基建部呢?我想有点常识的朋友都能大致说出个一二,但我还是想费些口舌解释一番。

  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可以简单地看成最基层的建筑施工队……

  更新最^快…上●n酷=、匠KA网}

  再深入一些呢,我们可以认为是囊括软件以及硬件的基础建设统管部,如果还要说得文艺范儿一点,那么便是按照即成要求,将上峰所想所求变成真实可靠,安全稳定的组织实施部。

  将时间往回倒退百年,在历朝历代中的工部便是这个行当的开山鼻祖,他们职掌土门兴建之制,譬如屯田,交通等政令修缮提议便是从其立意发行,又或者是器物利用之式,水利渠堰疏降之责也通通归于工部所管。

  在那些年生,土木兴建伴随的必便是风水之说,而风水之说必引鬼神相随左右。

  但一个时代的落幕必将带走这个时代的人文。

  当毛爷爷站在天安门广场上拍着胸膛,吼出那句带着颤音儿的“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和‘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之后,十年文革的大浪潮不知冲碎了多少祖国瑰宝,之后随着四人帮倒台,在那段混乱不堪的历史中,也唯有风水一脉在某位大拿的的保护下得以延存至今。

  这也是为什么在香港,台湾等地大兴风水的根本原因,而为什么内地却反而没有,个中原因后面将会逐一讲到。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底蕴,不单单是表面上的东西那么简单,更深层次的才是统治者渴望得到却又惧怕无比的,好比一把利剑,不仅杀敌,一不小心还会伤到自己。

  所以,人文社会的朝代更替从来就是在精神上的萌芽开始绽放爆发最后凋零,周而复始。

  我停下鼠标,把思绪定格在这里,上面那些玩意儿极小部分是听凡叔那个老王八蛋喝酒喝高了后胡乱掐的,其他都是我自己闲暇时翻墙翻床在外网看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