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有方圆,天有高低,人生下来就是脚踩土地,头顶苍穹。

  不凭借任何外物悬空的人,从古至今都没出现过。

  ;酷匠网(;首=C发

  而画面里那个突然出现在七楼窗外的胖脸,却跟这个事实背道而驰。

  这是我进入这行以来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不同于白老妇和那些鬼手,本身就是另一个磁场的东西,可中年胖子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哪怕荏苒间便遁入夜色消失不见了,但的的确确是浮起来的。

  “这不可能。”,还是那个来自山西的小姑娘首先提出了我心里的疑问,想想看,我记得她好像叫什么唐山楂,一个挺土气的名字。

  “哦?有什么不可能的?”,宁老板老神在在地反问道,对小姑娘的提问不置可否。

  “这个世界没有能飞的人,就算有,那也是从空中往下掉的,我老师说的。”,小姑娘言之凿凿地肯定道,仿佛她老师的话是铁律一般,这让我想到了那个经常满嘴跑火车的老东西……

  宁老板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看起了手中的备案来,抽了几口烟,他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说道:“王光棍儿是你的老师?”

  唐山楂瞪着眼睛有些不喜,看样子应该是对宁老板对自己老师的称呼不敬,生气了。

  这是一个不会掩藏自己感情的女汉子,我当时就下了这么一个定论,事实上从之后发生的事情来看,唐山楂也的确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汉子……

  “我和你老师认识,他说的没有错,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飞的鸟人。”,宁老板完全没在意唐山楂的卫生眼,反而同意了对方的观点。

  “是吧,我没有说错,还有,我老师有名字的,领导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称呼他?”,唐山楂在这个问题上似乎相当执拗,在我看来,有些不成熟。

  人家都说了,他俩认识,而且还同意了对方的观点,唐山楂还追着不放就有些不合适了。

  “好吧。”,不过老宁倒是无所谓地应了下来。

  这领导还真没啥架子。

  “这一箱的带子记录的东西都是跟这个胖子差不多的情况,你们有什么想法?”,宁老板开始发问了。

  不过听他们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以前凡叔跟我提过的一些事情。

  人见鬼,是因为自身或附近的磁畴区域产生了位移,正负极颠倒,所以才会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奇怪动作,比如有人戴着张死人脸跳楼,或者四肢做出常人不可能做到的动作,更或者是原本死硬了的人突然活了,都是磁极颠倒,然后被另一个磁极的规则影响,两两冲突所造成的。

  也就是所谓的鬼上身。

  但也就仅限于此,鬼能做到的事,人却不能做到,鬼能飘来飘去,例如白老妇,鬼能穿墙过水,那个被塌方压死的小女孩儿,鬼甚至能说鸟语,安乐小区里的死婴,这些都是鬼能做到的事情。

  但人铁定是不行的。

  双方的磁极规则,从一开始就规定好了你能做什么,你不能做什么。区域性的磁畴位移,只是扭曲了部分磁性,但还是被限定在大的规则之下,因此,只要人还是脚踩黄土头顶青天,那么他一切的诡异举动和现象,都是两个不同规则磁极的部分冲突。

  你不能飞,不能千里传音,不能长生不死,更不能移山倒海,那些都是杜撰出来的幻想。

  简而言之,就是你不能违背这个世界的法则。

  所以,人在正常环境下能浮起来,这本身就违背了一个最基本的规则。

  重力。

  “既然人不能自己浮起来,那肯定是有什么猛禽将他给提在外面的,这样就能解释通了。”,坐在我对面的某路人甲相当自信地说道,他穿着一身灰西装,长相五官与我极其没有眼缘,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搞传销的。

  这人名字我刚才就没记住,口音略带地方特色,好像是三个长春人中的一个。

  我旁边的李季稻露出一副对这种说法完全不屑的表情。

  这个假设眨听之下倒觉得有可能,不过仔细回忆一下就不对了,那个胖子当时确确实实就是浮着的模样,而且脸的表情还相当的诡异。

  那张脸怎么说呢,平静,平静得像是死人一样,完全没有被叼走的惊慌样子。

  随后整个人便是往后一退,或者是说往窗外更远处飘走来形容更恰当一点,瞬间就消失在了黑洞洞的夜色里。

  一个几分钟前还正常无比的人转瞬间就这么没了。

  与其说这是盘脏带,倒不如说是一场见所未见的人间蒸发实录。

  “那人起码有150斤,什么鸟能抓起这么重的一个人悬空啊?”,倒是和唐山楂靠边坐的另一个山西女孩儿接过了路人甲的话头,不过语气和唐山楂相比就有些弱了,像是挺害怕其他人反驳,但又担心其他人发现不了不对一样,挺纠结就是了。

  “我同意邵敏的说法。”,与她连坐的唐山楂复议道。

  原来这个小姑娘叫邵敏,我暗暗记了下来,干咱们这行,一个心细且有勇气指出他人不对的地方的人,绝对算得上是给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多加几分保险的好伙伴。

  而在另一边,唐山楂又接着将其他的疑点和错处也说了出来,大家一番讨论,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西装男脸色难看地盯了唐山楂和邵敏一眼,嘴上没反驳什么,至于心里面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

  不过,这人心胸不行倒是能看出来,要是换成李季稻被大家这么体无完肤的否定,他多半就会哈哈哈地糊弄过去,卖萌也罢,骂娘也好,而不是一言不发的什么都不表示。

  “好了,你们有没有什么更成熟的想法说出来听听?”,坐在上首的宁老板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问道,不过看他的表情,总觉得有些明知故问的嫌疑。。。。。。

  我倒是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只不过,这个想法有些夸张,而且,解释起来还需要用到老东西那套不伦不类的理论来佐证,就怕惹人笑话啊。。。。。

  连老东西自己都常说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可但凡把这句话经常挂嘴边的人,不管他本身牛逼不牛逼,在别人眼中,那就是奇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勤补拙说:

让大家失望了,原本以为单机的,想不到断更几个月还有这么多朋友在等……我只能默默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