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怎么样.但是,我自信我可以闯出一片天地,汪老板要不要见证我的奇迹呢?”纪若慵懒而自信的直视汪石恒.“哦?纪小姐这话何解?”汪石恒惊诧的望着纪若,不知道纪若哪来的那么大自信。

  “实不相瞒,我想做珠宝生意,不知道汪老板是否想把店铺扩大?”纪若充分的了解了珠宝的暴利,想让汪石恒成为她的助力,毕竟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扩充人脉与管理.汪石恒曾经也是经营那么多年的珠宝生意,有人脉,有才华,而且为人正直,将珠宝界的公司交给他管理是最合适的。。而且这样的人才若是不收为己用实在可惜.“纪小姐这是?说实话,汪某实在是听不明白。”汪石恒望着意气风发的纪若,微微有些紧张,这很可能意味着他汪石恒将重新走入珠宝界。

  “我开间珠宝公司,我听闻你汪老板为人正直,想跟你合伙做生意,我出钱,你出力.我出五百万注册公司当做前期的投入,公司交给汪老板管理,当然了,汪老板占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如何?敢不敢跟我赌一把?”在这个暴利的行业,百分之十五也是一笔巨款,若是公司做大了今后的吃喝都不用愁。

  “纪小姐就这么相信汪某?不怕汪某拿钱跑了?或是经营不好公司?”汪石恒直视纪若,想看纪若是不是在开玩笑。自从4月底赌垮到现在,短短一个多月他就尝到了人间百态,业内的嘲笑,老婆的离开,路人的讽刺。汪石恒从不觉得自己无能,他从小在赌石界长大,钻研这个行业数十年,从一个身家不过几万的打工仔到上亿资产的老板。可是那次的失败连着几次的赌垮,已经没人相信他的眼光和能力了.“我看中的是汪老板的才华与人品.我相信自己的眼光。还是说,汪老板不相信自己?”纪若收起慵懒抬头直视汪石恒嘴角微勾的问.“好!承蒙纪小姐看得起汪某,汪某就跟你赌一把,赢了身家万贯,输了也不比现在惨多少.汪某定不会让纪小姐失望。”本来还在犹豫的汪石恒被纪若这么一问,激出了骨子里的赌性.想也不想的答应了纪若.“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了。公司前期的宣传什么的就交给你了,我一会转账给你。”纪若拿出手机记下了汪石恒的号码,让汪石恒通过短信将银行账号发给她就起身回家.天都快黑了。

  纪若之所以找上汪石恒是因为纪若找不到其他的人选,而汪石恒有现成的人脉,也有能力.纪若相信自己的眼光..现在她有异能,五百万而已,她赌得起。

  接下来两天纪若都在专心的应付考试。

  距离考完试已经过去了七天,这七天纪若分期转账给汪石恒.现在汪石恒已经注册好了公司,盘下了一间市中心商业街的店铺,正在装修。而租下的写字楼是离店铺不远的新建商厦的第五楼.加工厂也租在不远处。公司的一切事物都交给汪石恒全权负责。

  公司名字定下了,叫“珍翡斋”。主攻高档翡翠,走精品路线.现在社会的有钱人虽然不算多,却也不算少.其他珠宝公司的种类繁多,珍翡斋走翡翠精品路线能更快打开市场,建立市场通道。让人更好的记住,从而树立品牌和口碑。

  纪若为汪石恒提供了不少建议,却不插手公司的事情。这几天纪若也挑了不少高档的翡翠毛料送到汪石恒手上,偶尔会挑出两三块好毛料解开为珍翡斋打响名声.以至于珍翡斋还没开业就被业内知晓了。

  汪石恒乐呵呵的打趣纪若说纪若为公司省下了广告费。纪若竟然无言以对。

  纪若背个还算勉强塑造的黑色小双肩包走走停停的换了几家上铺解出一些不算好的翡翠卖了。居然也有两百多万进账.与汪石恒谈了下公司的事后纪若打算去逛街.现在是下午两点,太阳不算大.出了毛料街就准备去找温玫逛街.“琳姐,再这样下去咱们就撑不住了。怎么办啊”一名身材瘦小莫约二十五六出头的男子满脸苦涩的看着旁边的女人。

  “祥子,回去召集人数解散帮会了吧。”琳姐同样面料苦涩。

  “琳姐,使不得啊.”祥子一听这话脸色大变.“小点声,被新安帮听到就麻烦了。赶紧走吧”琳姐左右看了看连忙压低头呵斥祥子。

  纪若看着琳姐和祥子决定收下这个帮派了.有点意思,纪若快步跟上两人.两人左拐右拐的拐到火车站后边垃圾堆旁边的破旧房子里。看着两人走进去,纪若决定直接会面。

  “叩叩叩”门突然被敲响,屋内众人抄起手上对着门口。柳漫琳和彭奇祥对视了一眼,示意屋内众人一有情况立刻开枪。

  “叩叩叩”敲了三下,纪若通过透视看着屋内的人都抄着家伙,吓了一跳.真他妈有钱。。。

  酷!D匠网首发{

  “谁阿?”屋里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开口问道。

  “我是纪若”纪若知道在不说话估计里面的人就开枪了。

  “嘎吱”从门内冒出一颗头,左右看了看“什么事?”瘦瘦小小的女孩望着纪若。

  “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我没有枪,也不是新安帮的人。”纪若好笑的看着女孩戒备的神色。

  “妮妮,让她进来。”柳漫琳出声叫唤。

  “进来吧。”女孩拉开门,等纪若走进之后快速关了门。

  纪若走进来打量着屋里,大概二十来个人,房子不大,这么多人很拥挤。房子中间有一张桌子,上面还有柳漫琳和彭奇祥买回来的饭菜。屋子内的人有男有女,小的十六七岁左右,大的三十好几.全部神色戒备的拿着枪看向纪若。

  “琳姐是吗?你好,我是纪若。”纪若走到琳姐在所的地板对面,自顾自的抽了张报纸压在屁股底下就坐了下来。

  “我是柳漫琳,不知道纪小姐有何贵干?”三十出头的柳漫琳脸上布满了疲惫,眼睛却很戒备的看着纪若.“你们似乎遇到了点麻烦,我是来帮你们解决问题的。”屋内的人眼神惊异的看着纪若,想知道一个十六岁的女娃娃哪里来的口气说这种大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