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纪若照常锻炼了之后就跟纪文去学校。

  纪若拿出课本复习,温玫嘿嘿直笑“哈哈,昨天没听课,现在知道惨了吧,老师昨天讲的可是重点哟.”

  “姐,我有做笔记,你要不要看啊”纪文也凑了一脚“好啊,你们两个.呔,堂下男女,还不快快把笔记呈上来.”纪若突然站起来,两手翘成兰花指,指向温玫和纪文.三人闹成一团.班上的同学差异的看着三人,纪若在初中可是个书呆子,整天除了复习还是复习,今天这个与温玫纪文嬉笑的是纪若.纪若那些温玫的笔记认真复习了一遍,放学后,施青把纪若叫出到厕所,然后拿出来200块交给纪若“对不起,纪若,我不是故意推到你”施青对着纪若抱歉的道歉。

  与前世一样的场景,一样的对话.前世她是怎么做的,安静的接过钱就走了.“没事,就是撞了一下.我头硬着呢”纪若把钱退回去,她也不是故意的,再说施青也交了医药费。

  “这是我父母表示对你的歉意,他们常年不在家,所以让我拿给你。你收着吧”施青那些钱就塞到我手里。

  “呃”这年头还有白送钱的?

  “收着吧,毕竟是因为我你才会受罪”施青带着歉意却坚定对我说道。

  “好吧。那”纪若无奈,反正前世也是这样。“那我先走了,还要吃饭呢.对了,你要不要一起?”

  “不了,我就先回去了。”

  告别施青就去找温玫和纪文,三人就去了食堂,以后又嬉闹的度过了下午的课.三人结伴回家,到了岔路口,温玫突然说“若若,明天是周末,下个星期要考试了,我们明天出去逛街放松一下吧?”

  "更新}最_N快上酷匠网

  纪若想了想,也是这么回事“好啊阿文,你呢?”转头问纪文“我明天约了李昊天去打篮球呢.你们逛吧”纪文想了想拒绝了.“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找你哦若若.”温玫得到了回答开心像个孩子,纪若突然有些心酸,前世纪若死读书,虽然跟温玫当了那么多年朋友,却没逛过几次街,温玫虽然不说,但想也知道那种感觉吧?

  “嗯,明天见.”对着温玫挥了挥手,两姐弟肩并肩回家.刚到家纪若就摔下书包躺在沙发里“阿文,快去做饭!”纪若懒得动,指挥纪文去做饭。

  “昨天也是我做饭,为什么今天还是我?”纪文一屁股挤的纪若往旁边缩了缩,舒服的躺在沙发上.“因为我是你姐,你要听姐姐的话~”纪若抬起手摸了摸纪文的头“你乖,做饭哈”

  “姐,你变坏了!不要摸我头!!”纪文翻了个白眼站起身去厨房忙活去了.纪若回屋洗漱了一番.一家人吃过晚饭,窝在客厅吃水果,纪若对着纪国华和何素说起了200块的事。纪国华和何素商量了下,决定将200块分成两份给纪若和纪文,让他们自己花去,用纪母的话就是“让若若和阿文自己去买点喜欢的东西。家里也不差那两百块钱。”

  纪若和纪文一致高呼“老妈万岁”.不大的家,却很温馨,前世母亲在大三就得了病,为了她和纪文的学费,没舍得花钱,生生拖垮了身子,她和纪文还是大三放假了才知道的,甚至没来及见母亲的最后一面。没过两年父亲也思念母亲跟着去了.只剩姐弟两相互扶持.想到这,纪若想赚钱的心越发的急切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温玫就打电话说要回老家,纪若看着身上的衣服,再想着衣柜的衣服,决定出门逛街买两套衣服.在衣柜里翻了半天才勉强搭配出衣服,白色衬衫,蓝色牛仔裤在配双帆布鞋,一头长发整齐的别在耳后.活脱脱一学生妹。

  带着100块钱出门,到了潮流街一家店一家店的逛过去.不是她眼光高,实在是被21世纪渲染过的眼睛对这些实在看不上?索性到处逛了逛.“听说毛料街那边赌石挺热闹的,都卖出三千多万的高价了,咱们要不要去看看?”赌石?纪若听着身前两男一女的对话,眼光一亮.她有异能,是不是可以去赌一把?纪若越想越可行,不过她是个书呆子,还真不知道毛料街在哪.纪若大步追上了前面的男女,“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毛料街怎么走?”

  “你也要去毛料街?我们也要去,一起吧?”三人中的女孩柔柔的邀请道.四人做了自我介绍.刚刚开口说话的女孩人如其名,叫陈柔柔。而开始说话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的叫郑不凡,剩下那个偏白但不高的男的是复姓叫欧阳恒.原来三人听说毛料街这两天开出了老坑玻璃种,足球大小,卖出了三千两百万的高价,所以才会去凑凑热闹.走到了毛料街,人不算多,也不算少,一路上听着三人的只字片语也还了解了一点皮毛.经过加工的翡翠原石称为“毛料”。在翡翠交易市场中,毛料也称为“石头”,满绿的毛料称为“色货”;绿色不均匀的毛料称为“花牌料”,无高翠的大块毛料被称为“砖头料”。整体都被皮壳包着,未切开,也未开窗口(也称开门子)的翡翠毛料称为“赌石”,或称“赌货”。赌石的外皮裹着或薄或厚的原始石皮,不同的赌石颜色各异,红、黄、白、黑皆有,还有混合色。玉石交易中最赚钱的,最诱惑人的,但也是风险最大的非赌石莫属。珠宝界有一句行话:赌石如赌命。赌赢了,十倍百倍地赚,一夜之间成富翁;赌垮了,一切都输尽赔光。与赌石交易相比,股票、地产等冒险交易均属温情而相形见绌。

  一般仅从外表,并不能一眼看出里面有没有翡翠,也没有一种仪器能通过这层外壳很快判出其内是“宝玉”还是“败絮”。因而买卖风险很大,也很“刺激”,故称“赌”。赌赢了利润很大,所以这种买卖从古到今历久不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