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

  好痛!

  非常痛!

  纪若感觉头快爆炸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入眼的是一片白花花的的天花板,上面一台老旧的大风扇在“嘎吱嘎吱”转着.纪若撑起身子躺在床上看了下四周,是个老旧的病房,看着挺熟悉的.后脑勺传来一阵阵痛意.纪若不由得抬手摸了摸.“叽~”老旧的门被推开,发出刺耳的声音。“郝医生?”这不是初中的校医那?怎么在这?“纪若同学,感觉怎么样”郝医生走到房间的桌子边拉开椅子坐下。

  同学?她已经大学毕业四年了好吗?

  “头疼。”虽然搞不清楚什么状况,但纪若还是如实的回答了郝医生,然后摸了摸头,摸到了头上缠着的纱布.“头疼就对了,你们怎么回事?一群中学生还打架?这次还好撞的伤口不深”郝医生拿着带进来的水壶倒了杯水递了过来,纪若接过水喝了两口.“这次没多大问题,回家养个把星期就好了.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来读书的还是来打架的.”郝医生话还没说完就走进来个女人.“郝医生,这孩子没什么事吧?”

  “肖老师,你们班是怎么回事啊?没事?撞的是脑子!一不小心会留下后遗症的”郝医生对着肖老师绷着脸说道.纪若愣了。这女人是她初中三年班主任,学校有名的老处女肖春花!

  怎么回事?班主任?中学生?头上的伤?对了!她初中的时候确实撞过后脑勺,是上体育课的时候回到班里被同班同学不小心推的,后来同学陪了200块这事就不了了之!可是这是什么情况?

  纪若回想了下昨天。她记得她昨天在公司等通知的时候发现升职的不是她。她是从大学毕业就来这间公司工作了,混了四年混到了部门副经理的位置,上个月部门经理辞职,几乎全部门都认定她就是接到经理位置的那个人.可是昨天突然空降了个部门经理过来,把她堵在了副经理的位置!下班她去找总经理的时候在门口听到了总经理的谈话.原来是关系户.她不想听下去走了。

  她记得她走到小区后边树林的湖边就坐了下去,然后...她好像被人推了一把?从背后传来一股力量推着她掉进湖里.掉下去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那个人,就是空降到部门经理的那个女人.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在水里呛了几口水就掉了下去.她不会游泳!!!

  照这么说...她掉水里了,然后她不会游泳.那是谁救的她?她又怎么会在初中的校医这里?她怎么会被人叫成同学?难道她赶上了重生的列班车?这完全是初中撞到桌角那次的场景.“纪若同学!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纪若同学!纪若同学!!”老处女肖春花坐在病床下边拍着床.不知道什么时候郝医生走了.纪若思绪被她打断“有,老师怎么了?”纪若看着肖春花.“纪若同学,你是怎么回事?还嫌老师和父母不够担心吗?这次是运气好没多大事!”肖春花看着纪若绷着脸。纪若想了想她当时是怎么回答了的?

  “对不起肖老师。”纪若低着头回答.肖春花看到这幅样子的纪若也不好多说,纪若一直是这个样子,毕竟是全校第二名“这样就算了,一次注意点.马上要考试了.回家休息休息.给你批两天假,一会过来跟我拿假条回家去吧”肖春花说着就站了起来.“好的肖老师.”纪若打发走了老处女走出门口,下床走到桌子边,桌子上放着几包药,一个白色的透明袋子装着,还有一本日历本.她需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纪若看着自己伸出的手不可避免的震惊了,她的手在工作的四年里已经敲电脑敲除了老茧.可是这双手,光滑如玉.纪若快速的拿起桌子上的日历.看着日历上那红圈里的日期苦笑.1996年6月24号!

  1996年!她初二!

  铃铃铃铃~学校里响起了放学的铃声.纪若走到床边坐着“若若!”“老姐!”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果然,没多久就走进来一男一女.女的是纪若的闺蜜温玫,男的是纪若的弟弟纪文.纪若和温玫纪文三个人从小长到大.纪文比纪若小了一岁,却和纪若同年级。三人从幼儿园到初中到大学都是同班!“美媚阿文你们来啦”纪若看到他们站起来向他们走去“老姐,你没事吧?”纪文看着纪若头上的担忧.“要不要紧?.”温玫同样一脸担忧.“行了行了你们两,只是被施青不小心绊倒的.下课了吧.有没有收拾我的东西.陪我去和老处女拿请假条回家”纪若已经接受了重生这个事实.拉起两个人就往教室楼走去。

  Kk最Fd新J(章节X!上酷w匠y*网

  刚走出门口,看到不小心推倒她的施青.“对不起纪若同学,我不是故意的”施青对着纪若低了低头.“没事.我先走了”虽然对这个施青谈不上厌恶,可也谈不上喜欢。毕竟因为她纪若才会这样。

  “哎,若若,你怎么了?”温玫走到半路突然停下来“阿文,你觉不觉得若若好像哪里不对劲?”温玫转头望着纪文,又望着我.“好像是有点不对劲。平常老姐都不拉着我们的.”纪文也望着温玫,又望着我.两人一左一右的望着我.我表示压力山大!

  “干嘛啊你们两,拉着你们还不好啊.那我走了.以后不碰你们了!”纪若说着就要抽手。“别啊,说着玩的”“开玩笑开玩笑。”两人紧紧攥着我的手拉着我往教室楼走.三人拿了假条就回家.一路上温玫和纪文就一直拉着我问到底怎么回事.我模模糊糊的打着太极给转了过去.回到家爸妈还没回来.交代了纪文做饭就直奔房间.1996年,爸爸纪国华和妈妈何素还在一家工厂打工.爸爸当了个组长一个月600多妈妈只是个工人一个月500多.每天块天黑才回来.把两姐弟训练成了小厨师.一般都是纪文做饭,父亲纪国华说男孩子要粗养,女孩子要惯养.所以家里基本是男女平等,不会偏爱纪文也不会偏爱我.在这个重男轻女还是挺严重的年代能做到这种地步也是很不错了.纪若胡乱的想着,渐渐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