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宫躺倒在地上,双手双脚都摊开在地,小嘴微张,目光呆滞,看上去似乎是死去了一般,如不是苍白的脸上还留着一点红晕,秦小熙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羞愤而死了。顺便说一句,秦小熙已经从躯体操纵的妖术中恢复了过来,她之前就有点抗体,在雨宫被伍梦打败之后,也是马上就恢复了过来,不过当她的意识恢复的那一刹那,就看到伍梦一手捏着一个女孩的脖子,另一手居然提起了那女孩的裙子,似乎在对着女孩露出来的胖次念念有词。被他抓住的女孩子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嘴角带着血,目光凄离,面无人色。这在秦小熙看来怎么也是伍梦压制不住自己潜藏太久的兽欲就要对一个妹子施暴的场景,登时秦小熙小脑袋一热,热血上头,想也不想飞身一脚踢向伍梦……的屁股。伍梦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有“友军”击中自己,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一头插进土地里,不断地抽搐着。秦小熙顺手接过女孩……然而并没有接到,在她踢中伍梦的那一瞬间,她仿佛踹中了一大块岩石,身体被作用力推着往后踉跄了一下,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忍不住痛呼出声。女孩的身体没有支持,也是直直的掉在地上,不过她本人就好像没反应一样,整个场面只看到伍梦努力把自己的头从地上拔出来的时候扭动的屁股,还有地上摸着屁股叫疼的秦小熙,还有一地的学生横七八竖的躺着……“这下可怎么办啊……”

  秦小熙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一地的狼藉场面,一筹莫展。

  “放心吧,既然是他们地狱的惹了事,自然由他们地狱负责。”身后传来了伍梦的声音,秦小熙闪电一般跳了起来,双手捂住胸口看着伍梦一眼不善:“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她指的是之前伍梦对那女孩做的事情。“拜托,你看我正义的眼神,我像那种人吗?”伍梦双手一摊,表示自己很无辜,只是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不雅,衣服因为之前被秦小熙他们拉扯的松松垮垮的,还掉了几个扣子,露出了胸肉,头发乱糟糟的一片,一看上去就是一个不良少年的典范。秦小熙讥讽道:“得了吧,还正义,你不做坏事我就谢天谢地了。”伍梦咧咧嘴,有点小无辜。“唉,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告诉你吧,这家伙是男的。”伍梦叹了一口气,对着地上的某只努了努嘴。“男的又怎么样了?!男的你就可以随便掀人家裙子吗?!”秦小熙想也不想对伍梦咆哮了一番,突然,她双手捂住嘴,眼睛瞪得老大。“嘿嘿,知道了吧,我刚开始知道的时候就是你这个表情。”伍梦笑嘻嘻的说道,仿佛感觉自己赢回来一轮一样。他哼着小曲,整理着自己满是泥土的头发。今天没想到被这种小卒子要挟人质摆了一道,逼着他居然不得不用出了本体的力量,不过因为太久不用,他对这力量反而不是很熟练。之前秦小熙踹他的时候他的力量还没有收回去,因为担心伤到秦小熙,所以他强行收回力量,受到了力量的反弹才会出现他被秦小熙一脚踹进地里头拔不出来的情况,当然以伍梦的性格自然懒得和秦小熙解释什么的。“啧,不过要是被其他妖怪知道了我被一个人类踹到估计要被笑掉大牙了吧。”伍梦在这边自言自语。“喂……那个。”身后传来了秦小熙弱弱的声音,伍梦心里在笑,不过表面还是一脸正经。他缓缓回过头,一脸温和的看着秦小熙:“怎么了,妞,知道我是个好人了吧。”秦小熙吞了一口口水,仿佛下定了决心的样子,才说道:“伍梦你知道他是男的还要掀他的裙子,想对他做坏事,难道说伍梦你喜欢男人?!”

  时间仿佛在此停滞,伍梦感觉到一万头草泥马在心头跑过去,一下下击打在他的心口。伍梦感觉之前在和地狱使者搏斗中都没有受伤的自己在这一刻似乎受了内伤。伍梦转过头看着秦小熙,很明确的在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小星星。

  腐女啊啊啊啊。

  q=最新章0K节g2上酷匠"网…

  伍梦决定不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要是在这么下去,伍梦很难确保自己能不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唉,不说了,总之班长大人先回去吧,这个恶魔我带走了。”伍梦把地上的女孩扛起来,“至于地上的这些家伙不用管,我把他带走之后,冥土之境会自然消散,他们也会自动苏醒过来。不过因为是妖怪闹事,所以他们不会有任何记忆的,放心吧。”伍梦拍拍身上的恶魔,看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自己的精神攻击和言语暴力还是起了不小的作用的。“……好吧,你的假我会帮你请的。”秦小熙也从之前奇怪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点头道。虽然她在心底里很想去看看伍梦会和那个漂亮的男孩子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来,不过现在是上课时间,要她这个时候离开学校是一定不可能的事情。“嘿嘿,拜托啦班长大人。”伍梦甩下一句话就不见了,秦小熙摇摇头,也不管地上的学生,径直走回自己的教室:经过这几天的事情,她对这种事已经有一些适应了。

  秦小熙在此找到伍梦的时候,是在伍梦的家里。伍梦一个人住着公寓,离学校还算挺远,远离了城市中心区,租金价格要便宜一些。正在无聊看电视的伍梦听到门铃响的时候还在奇怪,来找他家的人除了房东之外应该就没有人了,然后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秦小熙的笑脸的时候他想都不想猛地关上了门。“喂喂,你干什么!”秦小熙敲着门喊道。“我才要问你呢,你怎么知道我家的地址的?”伍梦用背靠着门,双手撑住,仿佛门外有一个超级大妖怪一般。“你不是以前喝多了让烤肉店老板帮你打的送你回来的吗?我一问就知道了啊。”秦小熙回答道。“啊啊啊啊,那个大叔,嘴风这么不牢靠啊。”伍梦咬牙切齿道。“喂,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好事哦,再说了,你的同学来做客,你也不欢迎一下?”秦小熙还在敲门。“啧,其他人没什么问题,要是放你进来问题就大了。”伍梦不准备松口。“伍梦!你不要逼我,不然后果你难以想象!”秦小熙似乎忍不住了,发出了最后通牒。“我把门堵着,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伍梦有点得意洋洋。“既然如此……”秦小熙深吸一口气,随后一大串话如洪水猛兽一般奔涌而出:“伍梦你这个负心汉不要脸的家伙欺骗了人家的感情就不在理会人家了还拿走了人家的身子这个时候人家怀孕了你还连一点抚养费你不肯出可怜这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爹你还是不是人啊有没有良心啊就不能可怜一下我们娘两……”“你给我进来!”伍梦猛的打开门,一把把秦小熙拉近房间,然后对着周围神色各异的领居歉意一笑,便想丧门犬一般灰溜溜的赶紧关上了门。

  “哇,你家房子挺大的啊,挺会享受。”秦小熙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称赞道:“我还以为你男生一个人住会一团糟呢。”“好歹也是要住人的,怎么可能不打扫啊。”伍梦有点有气无力:“大姐,你就直说你来干什么的吧。”秦小熙张望了一圈,才问道:“那个恶魔呢,你没对他做什么?”看着秦小熙眼中的绿光,伍梦呻吟一声,躺在沙发上。“他在里面那个房间里面,也不肯说话也不肯出来的,本来我还想用点暴力手段打听点地狱的消息的,看来行不通了。”“啧,真弱啊,”秦小熙嘲讽道:“你之前对他做了什么坏事吧,难怪人家不理你。不就是打听消息吗,看我来。”“啧,就凭你?”伍梦懒洋洋地看了一眼秦小熙,看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忍不住打击到:“你要是能让他说出情报,我以后就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你好,我叫雨宫响也。”

  半晌之后,伍梦看着躲在秦小熙身后怯怯模样的恶魔,哑然。看着一脸得意的秦小熙,他突然想起自己老爹好久以前教他的一句话:莫得罪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瞳的萌物说:

女人心 海底针

明天萌物有事,停更一天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