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小熙有点小烦躁。

  当然不仅仅只是因为白天那个伍梦的原因,那家伙是个问题儿童,第一天开始上学就迟到,然后几乎隔几天就要迟到一次,而且每次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甚至连打妖怪什么的理由他都说出来了。这让从小就是好学生、模范班干部的秦小熙早早的给伍梦打上了“坏学生”的标签。可是让秦小熙不解的是,这样一个家伙是怎么考上这个市里最好的大学的,而且每次考试都考得很不错,这让作为班长的秦小熙找不到把柄,只能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找伍梦的不痛快。所以在早上的时候大家都习以为常了,秦小熙不知不觉也习惯了每天找找伍梦的茬。

  不过从看到伍梦头上的唇印开始,秦小熙就觉得开始烦躁了,莫名其妙的心定不下来,看书脑海中都会浮现出伍梦头上那个大大的红色印记。“啊啊啊,烦死了,看不下去!”秦小熙抱着头哀嚎一声,趴在桌子上装死,一旁的舍友叶雨狸从床上探出头:“咋了呀,小熙姐。”“没啥事,可能就是太累了吧。”秦小熙抬起头,看着头上这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子,捏了捏她的小脸,宠溺道。“嗯嗯。”雨狸闭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嘴中还是不停:“小熙姐不要太累了哦,女孩子要时刻保持精神充沛,不然皮肤会变干变丑没人要的。”“就你话多!”小熙笑骂道。“哎呦,姐姐疼。我错啦。”雨狸扯着脸哭丧道。“好啦,你这活宝,姐姐开心了,谢谢你咯。”秦小熙被这么一闹,心里面也是平缓很多,知道这妮子为自己着想逗自己开心的。“嘻嘻。”雨狸傻笑一声,翻回了自己的被窝。

  秦小熙是住校的,高级大学里面是两人一个房间,一人一张桌子,一张床,还有独立的洗手间,配置豪华堪比宾馆。上面那个叶雨狸就是她的舍友,两人是同系同班,又分在了一起,关系自然非比寻常。秦小熙年纪稍微大一点,所以她就自认做了姐姐。“啊啊啊,要振作啊,秦小熙,你可不是要妹妹来安慰你的小孩子啊。”秦小熙拍拍脸,起身准备洗个脸清醒一下。

  “喵~”突然一声轻轻的猫叫响起,秦小熙突然的声音吓的一个激灵。“有猫猫呢。”雨狸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抬头张望寻找着。“……好像是的,”秦小熙有些奇怪,她们的宿舍在六楼,而宿舍本身是封闭在一座大楼里面,除了一扇门之外,只有两扇铝合金制的窗户可以透点阳光进来,而她们的门是完全关闭的。“猫能上六楼的窗户么?”秦小熙有些奇怪,她们的窗户外面是没有任何落脚点的,完全是一堵墙上面嵌了一道窗户而已。“小熙姐,是不是有猫猫啊?”雨狸在后面张望着,“这不正看着么。”秦小熙打开窗户探出头,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奇怪……”秦小熙嘟囔了一声,反手关了窗户。“欸,小猫猫呢?”“没有看到啊,难道是幻听了?”“我们两个都幻听了?”“不然呢?”秦小熙一摊手,她反正没看到什么猫。“欸欸欸,怎么能这样啊,我的小猫猫不见啦。”雨狸哭丧着脸。“总之,我是没看到什么猫。”秦小熙毫不留情的总结。她关上了窗户,回头正准备安慰沮丧中的雨狸,就在这一瞬间!秦小熙感到似乎有一双阴冷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背,让她的身体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什么东西!”她猛地转身,却只看到了两扇窗户。“呜呜呜~”那边的雨狸完全没反应,秦小熙有些心悸地摸摸胸口,莫名的感到一丝凉意。“难道真的是太累了?”秦小熙苦笑,她看了看时间,似乎离晚餐时间还有一会。“上床躺一会或许会好点吧。”自言自语似乎在说服自己一般,小熙叹了一口气,上床躺下。头一碰到枕头,睡意就像是潮水一般涌了上来,迷迷糊糊之间,秦小熙似乎看到天花板上倒吊着一只诡异的黑猫,绿宝石一般的眼睛,漂亮的黑色皮毛,还有身后舞动的两条尾巴。“还……真的有猫呢……“秦小熙似乎已经说不出话来,她无意识的呢喃着,在意识消失的前一秒,她似乎看到那只黑猫在笑。

  这里是哪儿?秦小熙记不得了,她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位置,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周围都是漆黑的一片,虽然大大的睁着眼,但是却什么也看不到,身体仿佛被抢走了一般。她就像是被缠上了白色布条的木乃伊,一层层的封印之后,被放到了棺材里面钉死一般。秦小熙着急起来,她想要呼喊,喉咙却似乎没有了声带,想要动弹一下手指,身体却不受任何控制,似乎连哭,都成为了奢望。黑暗弥漫上来,向着小熙的身体覆盖,逐渐布满了小熙的全身。“谁……来救救我啊。”小熙内心惊恐万分,但是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暗将自己吞噬,在意识又要消失的前一秒,小熙仍然没有放弃,拼命呼喊着。

  “喂!”

  时间似乎在这一瞬间完全静止下来,随着这一声呼喊,秦小熙可以感觉到那几乎已经淹没住她的眼睛的黑暗如冰雪消融般褪去,她的手指似乎有了触感,身体似乎也变回自己的了,视线中似乎也出现了光芒,让小熙不由地眯住眼睛。“嗯呢……” 秦小熙哼了一声,眉头微皱了一下,表情似乎有些痛苦,不过随后就舒展开来,眼睛也是慢慢睁开。

  “呦,你醒了啊。”旁边传来轻佻的声音。

  “……伍梦?”虽然因为长时间在黑暗中导致秦小熙不论看什么都还是迷糊的一片,不过光是听声音她就知道了站在她身前的人是谁。“是我。”伍梦撇撇嘴:“我就知道‘猫又’盯上了谁,结果没想到居然是你啊。”“猫又?”“就是一只猫而已,怎么,你应该看到了吧。”

  猫!秦小熙从地上猛地坐起来,她拍着胸脯大口的喘气。没错,猫,她想起来自己昏迷前看到了一只黑色的诡异之极的猫,在那之后她想睡觉然后就变成了之前那种昏迷的样子。之前种种恐怖她还留有记忆,现在想起来小熙还是心有余悸。“那只猫……是怎么回事?”秦小熙不由问道。“那种事等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再说吧。”伍梦嘴中喃喃道,却一直没有回过头看秦小熙。秦小熙这才有点奇怪,她这时已经恢复了视力,看到伍梦正背对着她,摆出一副如临大敌地样子。“什么东……啊!啊!啊!”秦小熙刚爬起来就被眼前看到的玩意吓的倒退三步,尖叫着拽住了伍梦的手臂。那是一个全身黑色的怪物,短小的犹如动物一般的四肢,尖尖的耳朵,浑身布满了稠密的黑色刚毛,身后还有一小截尾巴,最恐怖的是它的一双红色的眼睛虽然只有红豆大小,却一眨不眨的盯着秦小熙看着,嘴巴似乎在笑,露出了一点利齿还有挂在上面的涎水。正常大人看到这个也绝对吓尿了,也难怪秦小熙反应这么强烈。“喂喂,不过一个梦魇而已,至于这么害怕吗?”伍梦撇撇嘴,看向那个被他称为“梦魇”的怪物:“我说你啊,既然我在这里了,那你就别想做坏事了,你也100%打不过我的,我也不想和你们西方地狱的家伙闹的太僵,回去告诉你的头,就说有什么事过来找我就行了,他应该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在伍梦这样说了一堆秦小熙听不懂的话之后,那怪物却似乎有反应了一般,只见它似乎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秦小熙,然后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伍梦,喉咙里呜咽了一声,发出一丝短促的叫声,才在秦小熙的注视下化为黑烟消失,看的小熙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啊拉啊拉,还好来得及时。”伍梦却只是伸伸懒腰,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秦小熙却是不敢怠慢,她冲上去抓住伍梦的手臂,急切道:“伍梦,那是什么。”“梦魇啊。”“……梦魇是什么?”“一只小妖怪而已。”伍梦笑道,不过随即他的眼神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秦小熙,露出一个“这事颇为有趣”的表情:“说起来,梦魇在西方是一个把妹子拖入梦境,然后强行进行啪啪啪这种事之后就杀掉的极恶劣的妖怪,刚才那个家伙似乎就想这么对你干,不过还好我来的及时,不然恐怕班长你已经惨遭毒手了。”一番话说的秦小熙脸色瞬间涨红,又变了好几次色,让伍梦觉得这妹子天生就是变脸的好手。“总……总之谢谢你了。”秦小熙憋着脸憋了半天,好歹还是说出话来,“那现在该怎么办呢,这周围还是没东西啊。”伍梦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秦小熙,点点头,能够这么快理清思路并且镇定下来,这个妹子确实有点厉害。“这里是你的梦境。”伍梦指指周围白茫茫的世界,“等你醒来就能出去了……恩?你在现实的本体要醒了,正好……”伍梦话还没说完,秦小熙只觉得周遭的一切突然剧烈震动起来,伍梦也一下子消失不见了,不过她记得伍梦说的话,虽然还不知道伍梦究竟是谁,不过她却莫名的相信着他说的话。她闭上眼睛,静静地等着……

  当秦小熙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看到了自己熟悉的天花板和柔和的节能灯光,隔壁床上传来了雨狸娇憨的呼噜声,墙上的闹钟滴答作响,一切都那么安宁平和。“呼……”少女整个人都瞬间放松了下来,之前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而已。“梦……吗?”秦小熙低喃了一下,手臂遮住眼睛,声音中却是有着含着呜咽,不管再怎么坚强,就算只是噩梦那也足够折磨一个少女的心了。

  “呦~”然而就在秦小熙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旁一个不和场宜的声音响了起来。秦小熙的身体猛地一震,她缓缓转过头,看到自己的身侧正侧卧着一个男生。“啊,早上好啊,班长大人。”伍梦笑的有些尴尬。

  片刻之后,女生宿舍响起了就算是妖怪听了也要退避三舍的尖叫声。

  /"酷@(匠‘U网4正S版4b首发z(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瞳的萌物说:

  妖怪的世界要正式开启了呢!

  话说为什么每一章还有字数上限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