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低级玄师双目瞪得老大,至死仍然不敢相信那小子还没死,反而给了他至命一击,他死不瞑目啊,洛无情艰难地爬了起来,又给了低级玄师一剑,把他的头颅给割了下来。“土……土队长被……被杀了”一名高级玄士目瞪口呆的看着洛无情把那低级玄师的头给割了下来,顿时间吓破了胆,不由地惊叫了起来,其余的三名高级玄师也都看到洛无情手中提着的人头,全身血迹斑斑,一步一步地向他们走来,宛若杀神一般,把他们最后一点防线都击破,四名高级玄士想也不想,转身就四处窜逃洛无情把那低级玄师的人头朝着孤狼与火狮两人交战的地方扔去,两人顿时分了开来,火狮如见了鬼一般看着洛无情,惊骇道“你……你居然杀了土狗!”他再环顾四周只见自已同伴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草丛中,自已的人一个都没有了,只剩下他自已了,“对啊,他们还是挺难缠的,孤狼,一起出手干掉他”洛无情笑了笑幽幽地说道,同时紫虹剑又举了起来,又是猛招的前奏。火狮那敢迟意,当即转身就逃,速度快得惊人,不过他仍然扔下狠话道“臭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我们黄金师团绝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孤狼给我等着,你们就等着我们黄金师团的报复吧”

  “少爷,追不追?”孤狼也是一脸惊骇,看向洛无情问道,洛无情没有说话,而是掏出了疗伤丹与回灵丹扔入了口中,同时也给孤狼扔了几颗过去。过了一会后,他发现火狮确实逃远之后,洛无情精神一松,整个人软倒了下来。

  “少爷!”孤狼立即抢身上前扶着洛无情,“没事,只是脱虚了,现在火狮应该跑远了,快坐下来恢复灵力”洛无情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立即盘坐了下来,孤狼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洛无情,也坐了下来恢复灵力了。一阵微风过,染血的草丛如一把把夺命镰刀显得极为诡意,一片一片的鲜血和横七竖八的尸体宛如炼狱一般,只有两人如雕像一般盘坐着。

  ……

  #最K新@m章节j上!酷/匠A网$z

  在山脉的另一处密林中,有近百人正在不停地搜索着什么,一些猛兽和低阶玄兽,都被这一帮人的杀气给吓得四处遁逃。

  最后,那帮人在一条清澈的小溪前下来休息,这些人个个充满了草莽的气息,都是穿着统一的佣兵武服,胸前锈着一只狰狞的黄金狮头,显然正是黄金狮团的人。带头的壮汉对着身边的一人问道“火狮和土狗这两个家伙跑哪去了?不是说中午前在这里集合吗?怎么连人影都不见?”身边那人淡淡道“团长不要着急,可能火队长和土队长遇到了什么玄兽担搁了,我们先休息一下,前面有着副团长留下的记号,就算他们没赶到,他们看到记号也会随后跟上的。”

  那带头的壮汉皱了皱眉头,显然有些不满,不过也没再说什么,当即转移话题道“昨天冥狮传讯回来说发现了残豹的踪影,他一路追去,到现在也不知道情况,不知道追上了没有,这条路分明是朝着山脉深处而去的,难道残豹他们去找那秘境了?”

  旁边的人沉思了一下道“天豹团已经被我们杀得差不多了,残豹一个人无处可逃,确实有可能兵行险着,如果秘境确实存在,让他得到的话,恐怕……”那人还没说完,带头的壮汉就打断道“秘境是我们黄金狮佣兵团的,谁都不能染指,谁敢动歪脑筋,哼,我一定要杀他全家。”说罢,一拳轰打在一棵巨树上,那巨树应声而断……

  在山脉往内的方向,有着一个二十五六岁模样的粗壮大汉拿着一块破布在寻找什么男的冷俊不凡,只是身上的衣身有多处破损,头发凌乱,样子多少有些狼狈,神色之间透露出悲伤的情绪。双臂粗壮,青筋如蟒蛇一般狰狞,这个壮汉正是洛尓城第二大佣兵团天豹佣兵团的团长,只可惜如今的天豹佣兵团已经名存实亡了,两百号兄弟有一大半被黄金狮佣兵团所杀,有一些则受不了这种追杀,脱离了天豹佣兵团而去,如今佣兵团只有他一个光杆司令了“哼,我的兄弟们不能白死,我一定要得到秘境里的一切,等我强大了起来,一定要杀得黄金狮团鸡犬不宁”残豹双拳紧攥地喝道,很显然他心中那一团复仇之火在熊熊燃烧着,看了山脉外洛尓城方向一眼,残豹继续对比着地图寻找着,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正有一道黑色的影子悄然吊在他身后……

  入夜,冷风乍起,洛无情与孤狼已经从打坐中醒了过来,洛无情消耗过度,就算吸收了回灵丹与疗伤丹都不足够他恢复灵力和身体的伤势,他这次大难不死,十分地庆幸自己修炼了焱神诀,灵气比一般人要醇厚的多,而且身体也得到了焱神诀的强化,要不然在十几名武者的围攻下,他断然没有存活的道理,也正因为如此,洛无情才能出奇不意地杀了土狗。这土狗实力明显比之段家的段天涯强大多了,看来应该是进阶玄师很长一段时间的高手,要不然不会逼得洛无情如此狼狈了孤狼与火狮交战,身上多处挂彩,他没有洛无情那强悍的身体,只是多年来经历了许多生死之间,让他韧性十足,又服过回灵丹与疗伤丹,如今恢复了五层灵力,自保不是问题。洛无情吩咐孤狼把那幽冥豹给分割了,取了豹皮獠牙豹筋……一些值钱的东西打包好,然后生起火,烤豹肉吃,洛无情则趁机收拾战利品,这里有十几个黄金狮团的佣兵尸体,每人身上多多少少都会备有疗伤回灵的丹药,还有值钱的武器,更有金币,这些可不能浪费了,半个时辰下来,洛无情拖着疲惫的身体把所有战利品堆在了一起,一堆一阶中阶至高阶的武器,还有一把二阶低阶的重刀,更有上千金币,几十颗疗伤丹和回灵丹,而在那低级玄师身上洛无情还搜出了一只冷箭套,“孤狼,这是什么玩意?”洛无情把冷箭套套在自已手上把玩着问孤狼,孤狼转过脸,发现洛无情那冷箭套对着他不住的把玩着,不由惊呼“少爷……这不要乱玩,会死人的”洛无情放下冷箭套说“这几根小东西有这么可怕么?”

  孤狼抹了一把冷汗道“没想到这土狗身上还有这东西,还好他刚才没用这个对付少爷你,不然我们就挂了”“真有这么厉害?”洛无情不解道“这是袖箭套,是一种含有剧毒的冷箭暗器,速度极快,杀人于无形,如果冷不防的情况下就算高级玄师都有可能中招,最后毒发身亡,只是不知道这土狗如何得来,还好他刚才没动用,不然少爷你就危险了”孤狼显然对这东西有一定了解,毕竟,孤狼也独自闯荡几十年了。“这么狠,那要是每个佣兵都配一套,那他们黄金狮团不是天下无敌了?”洛无情心有余悸地说道“那会这么简单,这袖箭套在洛尓城不过三四套,都是咱们城最高级的炼器大师所造,做工十分地精细,难度非常大,这袖箭被评为二阶高阶冷兵器,启是那么简单,而大师觉得这冷器太过恶毒,所以宣誓这一辈子绝不会再炼制这种冷兵器了,其中有两套已经被大师收回销毁了,而另外流失的一两套则不知道落到谁人手中了,没想到这土狗也能得到这样一套好东西”孤狼看着袖箭一脸羡慕的解释道。“原来如此,这东西真不错,我喜欢”洛无情说罢把冷箭套套在了手上这袖箭套在日后还救过凌笑的命呢!只不过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幽静的湖水,皎洁的月光,显得宁静优美,附近黑色幽幽一片,时不时传来玄兽的嘶吼之声。湖潭旁有道两人影,他们身边生着火,手里抓着烤肉正在大口大口地咽吃着。“常年吃这些玄兽的肉,身体也能得到不少的改善,不比那些珍贵补药差”孤狼一边吃着一边说道,洛无情吃了几口下肚,果然小腹间有一小团热火在扩散,这小团热火赫然正是一丝丝的灵力,只是瞬间就被焱神诀所吸收,一处引向丹田增强灵力,一处引向肌肉,强化身体。洛无情不禁开口道“真是极品,要是常年都吃这些玄兽的肉,只怕普通人都能变成玄者了”孤狼听了这话不禁冒出一丝黑线,显然非常不赞同洛无情的话。玄兽是谁都可以猎杀的吗?更何况高阶玄兽更是难以猎杀,况且每每杀死玄兽后,那些肉很快腐烂,根本无法食用,只有那些佣兵和冒险者才能常常吃到,只不过吃这些肉只能增强体质,根本不能转化灵力,又如何增强灵力呢,只是他不知道洛无情修炼的功法是天阶高级的功法,所以洛无情不知道低阶功法不能分解这些灵气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