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事大堂之中,大厅里洛家族长洛震天与十大长老都坐在这里,另外在贵宾席上还有两名年近七十的陌生老者,众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看,那两名陌生的老者更是一脸的怒容,显然这里刚才发生了非常不愉快的事情,穿着灰色长袍的陌生老者对着坐在大厅中央的洛震天说道“洛族长,今天我与段家家主只为讨一个公道,我们两大家族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尽管你们洛家势大,但是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今天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我们唯有开战了”这老者赫然是王家家主王彪,坐在他身边的则是段家家主段浪。洛震天眯着眼,一改往日平和的样子,上位者的气息全开,“王族长段族长,这件事还是等无情来了再说,如果两位连这点耐心都没有的话,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洛震天淡淡的道。“哼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一旁的段家家主冷哼道,“段家主,说得对,我们洛家一定会给你们满意的答复”五长老洛浮应道。

  “是不是要把我们洛家也拱手让给你们啊”三长老洛水阴阳怪气的出声接道“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段浪皱眉瞪着三长老道。

  “哼,我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你们自己清楚,我们洛家的人不是谁都可以杀的。”三长老洛水迎着段浪幽幽的说道“难道我们两家的人就该死吗?”王家族长一身气势散发,冷冷的说道。全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面对王家家主的气势也是不由一窒。二长老洛莫轻轻的挥了挥手,道“哼我们洛家当然不会包庇一些凶手,但是我也相信我们洛家不会仗势欺人,所以一切还是等无情来了,把事情经过给我们说清楚了,我们再行议论吧!”“如果无情真的仗势欺人,我会亲手处决,但是如果有人要欺我洛家,哼哼....”洛震天一团火气终于爆发,冷冷的说了一句,手中的茶杯也被捏成了粉碎。此刻,洛震天身上的气势全开,一股比之王家族长更加霸道的气势瞬间笼罩了全场。洛震天自从当上族长之后,整天为家族劳心劳力,还没好好尽过父亲的职责,如今有人要讨他儿子的命,他终于爆发拉出来。一时间大厅里的众位长老也都放开气势,怒视着其余两位家族族长。洛无情可是他们家族的族长,而且还是尊贵的炼药师,其余人不知道,但是他们可是都知道的,对于洛无情他们保护还来不及呢,现在竟然有人要当着他们的面杀了洛无情,这怎么能忍?这不是要断绝他们洛家的希望吗?宁肯杀一场,也不能让他们杀了洛无情,一时间各位长老都极度的默契。

  “洛族长,看来你是不打算把杀人凶手交给我们了?既然如此,段家主我们走,我就不信洛家可以只手遮天”王家家主站了起来,对着段家家主说道,正准备拂袖走,这时一声清朗的声音传了进来“王族长,先别急着走嘛,不然别人该说我们洛家招待不周了”洛无情从门口和洛迟走了进来。

  洛无情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对着中央的洛震天躬身道“无情见过父亲,见过各位长老”“你就是洛无情??”段家家主段浪瞪着洛无情目露凶光的问道“这位老伯你是?”洛无情当然知道这位和旁边的哪位应该是王段两家的家主,只是不知道他是哪家家主。

  段浪冷哼道“老夫是段家家主段浪,今天你还是自刎在我们面前把!不然你就是洛家的罪人”

  “哼,什么罪人。”

  “无情不要听这老东西说的”

  “对啊,无情,别怕,有我们在这谁都伤不了你”

  ...............众位长老一听段浪的话,立马接道,洛无情对着众位长老拱了一下手,非常不屑的看着段家家主段浪道“你这老东西,我尊敬你叫你一声老伯,居然开口就叫我去死,你也不撒泡尿侃侃,你以为你是谁啊!”

  洛无情这话一出口,气的段浪几乎就要当场出手,上坐的洛震天开口道“这位是段家家主,另一位是王家家主,他们都说你杀了他们家孙子和孙女,这可是真的?”

  3z酷匠`网e永,!久免‘p费看#小(说

  洛无情当即老实回答道“我昨天是杀了几个阿猫阿狗,但是我不知道哪个是王家的哪个是段家的”

  “混账!”王家家主一天听这话,当即大喝一声,一首把一旁的茶几震碎,全身气势向着洛无情笼罩而来。顿时间,洛无情只觉得好像一座山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让他呼吸极为困难,上坐的洛震天一挥手,笼罩在洛无情身上的气势便消散了。“这就是你们洛家的人,真是好修养,好嚣张啊,我们算是见识了。段兄,我们走。”王彪看了一眼洛无情和洛震天还有众位长老,然后对着段浪说道。

  “你们就等着和我们两家开战吧。”段浪点点头,然后威胁了一下。如果只是他们段家,段浪绝对不会挑衅洛家的威严,但是如今他们和王家绑在了一起,两大家族倒也不怕洛家。“且慢”洛无情叫到。“你还有什么话说?”王彪道洛无情看了看王彪说道“难道你们就打算这样走了吗?似乎不太道义啊!”“怎么?你还有本事把老夫留下来不成?你们洛家打算一起上吗?”王彪气极反笑,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小子这么嚣张。洛无情微微笑道“两位今天可待礼物过来?”众人都搞不清洛无情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怎么问这么白痴的问题,人家来杀他难道还要带着礼物?两人都没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我看你们是没带礼物了,那么今天你们就别离开了”洛无情淡淡的笑道“狂妄!”两大家主瞬间站了起来喝到,气势瞬间爆发,众位长老也跟着站了起来,以防他们突然出手杀害洛无情。“大家都坐好了,先听听无情怎么说。”洛震天淡淡的声音响起,同时一股中级王阶的气势压在了王彪和段浪的身上。等众人都坐好后,洛无情把事情的始末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父亲,众位长老,你们说说看,我的干妹妹,族长的干女儿被人家抓去****,这事叫我如何能忍,难道我们洛家都是孬种嘛?当然不是,我就去劝王小姐放人,我说我是洛家的人,可是王家小姐,非但不听还放出狠话说就算洛家家主过来她也不会放人,他还让段天涯来杀我,我为求自保,所以....我才无奈出手的,而段家少爷是初级玄师,我如果不出全力的话,我就得死,所以收手不及才...”洛无情背着手,时不时的摇头叹息。

  “一派胡言,明明是你故意杀死天涯的。”段浪自然不会相信,当时可有不少目击者,明显和洛无情说的不一样。洛无情没有理会段浪的话,继续可怜道“段家少爷被我误杀后,我本想叫王小姐给我干妹妹道个歉就算了,谁知王小姐不买账,还大骂我妹妹是****,骂我们洛家都是缩头乌龟,说有种就杀了她。”说到这里洛无情顿了一下“我是洛家的人,当然是带把儿的爷们,怎么可能当缩头乌龟,所以我气愤之下也失手杀了她,各位长老你们说是吧?”洛无情说的声情并茂,不少长老听的吹胡子,不由对洛无情点头应和,而他们看向王族长的眼神,明显带了怨恨之色,毕竟他们是第一大家族这种话让他们怎么能忍,只能把怨恨发泄到王彪的身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