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无情静静的站在飘香楼一楼大厅的中央,无视着大厅的议论,紧紧盯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段天涯,“杂种,好胆。”段天涯恼羞成怒,脚下一蹬,整个人如豹子一般向着洛无情狠狠的扑去,目光中丝毫不掩饰其必杀之心。“玉扇成刀”白扇连连挥洒,几道青色扇影宛如刀刃一般向着洛无情砍去,这是玄师阶特有的灵力外放,绝对不是高级玄士特意凝形的虚幻招式,而是用自身属性催发出来,宛如实质的攻击。“哼虚有其表而已!”洛无情冷哼一声,脚下一错瞬间避过了段天涯的招式,同时紫虹剑对着段天涯的腰部连刺了过去,段天涯哪里料到洛无情反应这么快,不过他也不是庸手,白扇回旋,挡住了洛无情这一刺,“叮当”火星四射“扇蝶狂潮”段天涯不仅挡住了洛无情的进攻,更趁机反击,只见白扇绘出了一支支宛如活过来的青色蝴蝶,显得极为的美丽,可是却蕴含杀机。“轰...轰..轰”几只蝴蝶突破洛无情的防线轰在了洛无情身体之上,整个人飞出了好几米。

  “无情哥”洛紫萱大声惊呼道,赶忙朝着洛无情跑了过去“战斗结束了,玄师阶真厉害”“是啊,那少年还是战斗经验太少啊”

  “真是不知道那少年是不是傻,为了一个女人送命”

  楼上孤狼和独鹰只是默默的看着好戏,并没有出手,毕竟这里是四大家族王家的地盘,在这里出事自然会有人过来解决洛紫萱来到洛无情身边,整个心都沉了下去,只见洛无情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他抱着洛无情悲伤地哭叫着“无情哥,你不要死啊你不能有事啊,你快醒醒”“放心吧,去去玄师还没办法杀死我,”洛无情轻咳了一声,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打趣地说道。看着洛无情嬉皮笑脸的站了起来,所有人都顿时愣住了,低级玄师全力一击,居然还能站起来,难道那些招式只是花架子?

  好像中级玄师也不敢承受低级玄师的全力一击吧,然而现在这个少年居然一点事都没有,只是吐了口血,说出去谁信啊,段天涯不敢接受事实狂吼道“你怎么会没事?这不可能啊”

  洛无情轻轻地推开洛紫萱,扭了一下脖子,微笑道“凭你这些花架子,还杀不死少爷我。逍遥少爷的命。你还是等下辈子吧”洛无情笑罢,手中紫虹剑猛然挥出,紫红色剑芒四射在刚才段天涯早就见识过这一招,他虽然没能看出破绽,但是早有防备,白扇一转一璇,青涩光环顿时变大,宛如一面青色盾牌抵挡了洛无情全部紫红色剑芒。然而这一剑只是洛无情虚招,他此刻脚下一闪,顿时来到了段天涯身侧,蓄势已久的火红色一拳轰向了段天涯,这是洛无情全力运转焱神诀的颜色。

  :“不好”段天涯察觉到了异常,只是左手的抵挡向了洛无情的拳头,可是洛无情的全力一击哪有这么容易抵挡,而且焱神诀就是如同火焰一样燃烧自身灵气通过招式爆发出来。

  /K酷*,匠网首L…发%

  噗噗“啊”段天涯如断线一样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洒在空中,而且看他的左臂已经扭曲,拳头上有明显的烧灼痕迹,显然已经是断了,“我要你死无全尸!”段天涯咬着牙狂吼道,额头青筋暴起,那张俊脸也变得狰狞了起来,手中白扇合在一起,顿时手中的二阶白扇一根根扇骨居然变长了一丝,露出了藏在里面的暗刃,最奇怪的是那暗刃居然飞了,随后又有一排利刃飞了出来,密密麻麻的利刃朝着洛无情射了过去,就连洛无情都始料未及,“想死我就成全你”洛无情冷笑一声背后那破破破烂烂的斗篷一抖,卷向了那利刃,紧接着紫虹剑挥洒出一道半月形状,聚集着洛无情的全力和焱神诀的特性朝着段天涯砍去,段天涯惊骇莫名,他哪里想到对方不仅把自己的杀招挡了下来,还对着自己发出了如此强大的一招,手中白扇抬了上去“叮当”白扇当场被砍断,半月剑芒依然势不可挡“不要”段天涯惊骇咆哮,结局已然注定。“噗”段天涯当场被劈成了两半,内脏洒落了一地,使得大厅看起来好像修罗炼狱一般。让不少胆小之辈当场呕吐了起来。段天涯到死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自己。

  楼上的王涵脸色苍白到了极点,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双手撰的紧紧的,指甲都像入了肉里,极力想掩饰内心的恐惧。虽然她一直没有接受段天涯,可是她内心里已经接受了段天涯,段天涯无论从容貌、实力还是家世,在年青一代中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她本想吊吊段天涯的胃口,毕竟男人嘛,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越是不懂得珍惜,所以她才会对他总是若即若离的。如今段天涯为他出头,居然被一名没什么名气的少年给杀了,这让他如何不怒?但是光怒有什么用,现在王家在这里已经没有高手坐镇,就连段天涯也死在对方手中,他又怎么应付得了。

  此时,她又怕又怒,但是理智告述她,她必须要逃,不然死定了,洛无情虽然斩杀了段天涯,可是一身灵气却已耗尽,经脉开始隐隐作痛,强忍着体内的不适,洛无情抬头向着楼上的王涵幽幽的说道“楼上的贱货,是你自己下来,还是我亲自去请你下来?”

  “你...你到底是谁,你居然敢骂我。你知不知道我是王家的人,而且你杀了天涯,段家是不会放过你的”王涵心中气急,但表面还是强装镇定的道。

  “段家和王家吗?如果我怕我就不会在这里杀人了,愚蠢的女人快点给我滚下来,磕头认罪不然你就别想活着出去”洛无情冷冷的看着楼上的王涵说道。

  “哼,强弩之末,今天我就为王家杀了你这小子”开口说话的是独鹰,他先是被孤狼摆了一道,正要与美人做些在做的事,不料又有人坏了他的好事,本来他以为王家的人能有些有能耐的把人早早解决掉,可是王家的人好像不太管用,被人家在自己的地盘连杀几人,眼看到手的美人就要拱手让人,他怎么会甘心呢,所以独鹰就从楼上跳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