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楼大厅里,人声鼎沸。

  洛紫萱被人用冷水泼醒,他抬头一看,发现自己在一个铁笼子里面,周围都是男人,各种各样的都有,个个都双眼泛光的盯着她看,他知道自己处境不妙,立即哀吼“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a更#新、R最.快上ZQ酷}匠网ad

  然而,周围的人无动于衷,只有一片淫党的笑声回荡在大厅里。“各位大爷,各位好汉,这时咱们飘香楼新到的货色,谁出价最高,她今天就归谁所有。机会只有一次,底价五十金币,不要错过了呦。”老妈子笑眯眯的对着楼上楼下的客人叫到他话音刚落,一位腆着大肚子的中年富商高喊“五十金币”

  “这妞不错,老子出五十五个金币”富商的话音刚落,一位满脸横肉脸上还有一道刀疤的中年壮汉接道。

  “老子出六十。”

  “我出八十”

  ......价格节节攀升,在笼子里的洛紫萱心里蒙上了一丝阴凉,她终于知道了自己身处何地了。

  洛无情刚刚运转完焱神诀第三层正准备修炼玄技的时候,春香气喘的跑了过来,还没跑近,就被一位武者拦住,洛无情修炼的时候,谁都不能来打扰,这是他自己亲自下的命令。

  “少爷..救命呢”春香被拦住,只能无奈的对着洛无情焦急地喊道洛无情回头一望,认出了这是自家的侍女,今天一起陪紫萱出去了,现在她一个人过来,难道......想到这里洛无情一个箭步串到了春香的面前,看着气喘吁吁的春香,焦急地问道“出了什么事了?紫萱呢?”春香大口大口的喘着出气断断续续的说道“紫...萱小...姐..她被...人抓走了....”洛无情一听,当即脸色冷了下来,抓着春香的肩膀问道“到底怎么了,说清楚.”春香缓过来气,这才把布料店里发生的事说了出来洛无情一听,衣服都没换,叫上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几名护卫,直接朝着春香说的布料店狂奔而去。洛无情带着护卫闯进布料店,二话不说直接抓住掌柜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冷冷的问道“刚才抓人的上哪去了?”

  掌柜的被问的一愣,看见洛无情破烂的一身,刚要发火,但是看见洛无情身边的护卫和要吃人的目光,胆怯的回答道“这位少爷,那位姑娘是被王家小姐带走了。”“带走去哪了?”“听...听说是要..送到飘香楼..卖了。”

  “该死的”洛无情骂了一句,手臂一甩,那可怜的掌柜就贴在了墙上,顺着墙壁落了下来。此时,飘香楼里已经进入了最高潮,叫价已经涨到了三百金币。是一位自由佣兵,一身高级玄士的实力,满脸横肉,手臂上青筋如蛇一般狰狞,他一出生,顿时不少人都惊骇的闭上了嘴巴。

  正当所有人以为没有人在叫价的时候,一声阴柔的声音传了出来“三百五十金币”这声音一出来那名高级玄士立马不满了起来,朝着那人看去。瞬间满脸的怒容消去,变成了温和的笑容拱手道“原来是西门大人啊,在下失敬了”那高级玄士岷县认出了对方,显得非常忌惮,不敢再与之竞价。“呵呵,既然各位都不在竞价,那这名女子就归我西门狐所有了”那阴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来是西门大人啊,难怪吓得虎头不敢叫价了!”

  “听说西门大人已经突破到中级玄师了,而且王家还邀请他去做客卿长老呢”

  “没错,不过西门大人好像直接拒绝了”

  “可能是西门大人逍遥惯了,不习惯束缚吧”

  ..............西门方。三十二岁,自由佣兵,人称独鹰,在前不久刚突破中级玄师,为人好色,杀人如麻,最爱干杀人越货的勾当,西门方第一眼就被洛紫萱的容颜所惊呆。心中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弄到手。

  老妈子扯着嗓子笑道“还有更高的吗?”楼上王涵挂着得意的笑容道“没想到这臭****这么值钱”段天涯则在一旁附和,不过一想到对方是洛家的,就一阵不安,心里感觉不踏实。“好,既然没人叫价,那么.........”老妈子正准备宣布结果“慢着,我出四百金币”一道粗狂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众人一片惊呼,没想到还有人敢与西门方竞争。西门方眉头微邹,抬起头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当即不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孤狼兄啊,既然孤狼兄有意思,那咱两孤狼独鹰就来争上一争,你敢还是不敢,四百一十金币”孤狼,一身黑袍,双眼发出锐利的凶芒,坐在楼上,旁边还有两位姿色不错的女子为他倒酒。

  孤狼听了顿时哈哈大笑“哈哈,老子看上的女人你可抢不走,而且这世上还没有老子不敢做的事呢,四百五十金币”

  “四百六十金币”“五百金币”“五百一十”......现场只剩下两人竞价其他人都不敢吭声,两人都是洛尔城有名的杀神,谁都不敢得罪,不知不觉,价格已经升到了八百一十金币,孤狼不急不缓的喝了一口酒,脸色得意的说道“我可没你财大气粗,为了一个妓女出八百多个金币老哥我真佩服你啊”孤狼这话一出,西门方顿时知道自己上当,对着桌子一拍“轰”桌子顿时四分五裂,双目中透着杀机,“好好好,你记住了”“我好得很,哈哈”西门方没有再接话,瞪了一眼孤狼,扔给老妈子一袋金币,转身就要离去,老妈子接住金币,看都不看笑着对侍者道“把她送到天字二号房”

  铁笼里洛紫萱感到一阵绝望,“我就算死,也不容别人玷污我的身子”洛紫萱眼里流着让人怜悯的泪水,心底冒起了一股死志。就当她要咬舌自尽的时候,一道暴喝从外面传了进来,“谁动她,谁死”洛紫萱听到这个声音,布满泪水的悄脸上升起了迷人的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