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见面

  中心市医院三楼,岑怡和林宇浩还在卿卿我我,房间内的气氛也变得很温馨。但是这温馨的气氛却并没有维持多久,便被推门声打破。被打扰到的岑怡和林宇浩扭头看去,进来的是一个中年女子和一个年轻人。

  对于这两个人,林宇浩没有什么反应,他并不认识这两个人,以为又是警察。但是岑怡的反应就大不相同了。她猛然站起,看着进屋的两个人发愣。

  “你,你们怎么来了。”

  “好久不见了,上官......额......岑怡。”

  看到漂亮女孩,刘砾还是很高兴的,虽然这个女孩名花有主而且自己跟她也不是特别熟,但他还是一脸热情的上去打招呼。

  刘砾本来想喊她的真名,但是看着她那‘你敢爆我底,我就灭了你’的眼神,还是在最后关头成功刹车,改叫她的化名。

  “岑怡,这两位是?”

  看到刘砾表现跟岑怡很熟的样子,林宇浩有些紧张。毕竟,身为岑怡男友,突然看到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生出现,还摆出一副和自己的女友很熟悉的样子,林宇浩产生紧张感也是很正常的。

  “额,那个,宇浩,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刘砾,这个是钱梅阿姨。刘砾,钱梅阿姨,这是我男友,林宇浩。我的名字你们应该也知道了。”

  “嗯?你的名字怎么了?”

  “别多问,呆子。”

  “哦。”

  虽然林宇浩很疑惑岑怡的最后一句话,但是在岑怡眼神的威胁下还是乖乖的遏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哟,管的那么严啊!原来也没不知道你有这一面啊!”

  “刘砾,钱梅阿姨,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来这干嘛?”

  曾处于一个圈子的岑怡对于他们这些人很熟悉,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两个人会突然离开北京,来到这么一个小地方。这个地方又没有什么特殊的存在,怎么会惊动他们呢?

  “来看下你的小男友,毕竟明天就要带他去北京了,来提前认认脸。”

  钱梅往前走了两步,没有丝毫顾忌的说出了事实,也没有去看岑怡在听到她的话后脸上的变化。

  “带走?不是,为什么要带走他。”

  钱梅的话让林宇浩和岑怡都变得紧张起来。一个是不熟悉这两个人,以为魏延的事又有了变化。另一个是因为太熟悉这两个人,知道带林宇浩去北京绝对是因为出了更大的乱子,才会这样。

  看到钱梅向林宇浩走去,岑怡赶忙挪了挪位置,挡在钱梅的前边,不让他靠近病房。

  “那么护崽。”

  看到岑怡的动作和表情,也曾经从这个年龄过来的钱梅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你们为什么要走林宇浩,到底发生什么了?”

  “对啊!干嘛带我走,魏延真的不是我杀的啊!”

  “你闭嘴,呆子,我说话的时候不准插嘴。”

  “哦。”

  听到岑怡的训斥,林宇浩有些委屈,但是什么都没再说。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盖住自己肩膀,乖乖的躺在病床上。

  看到林宇浩小媳妇一样的委屈样,刘砾和钱梅都觉得有些好笑。

  “喂,你们笑什么?快说,你们带他去干嘛?又发什么事了?”

  看到岑怡有些激动的样子,钱梅有些差异,自己的印象中那个上官家的小公主可从来没有过惊慌啊!

  ‘看来是动真感情了啊!’钱梅想到。

  回身望了眼刘砾,发现他对于岑怡的表现也有些惊讶。

  “你想知道发生什么,那就让刘砾带你出去讲吧,有些话在这里不好说。”

  回身示意下,让刘砾带岑怡出去。刘砾对岑怡做了个请的手势,率先打开门走了出去。岑怡犹豫了下,看了眼钱梅,又看了眼林宇浩,嘱咐了句之后才跟着出去。

  “我出去下,马上回来,别跟这人说话。”

  岑怡和刘砾出去后,房间里就只剩下林宇浩和钱梅两个人了。钱梅看了眼林宇浩,从床头柜上拿本杂志后,便在病床前头的沙发上坐下。

  “你怎么跟岑怡认识的?”

  等了一会,没听到有人回答,钱梅把目光从杂志上转移到病床上,看到林宇浩正在盯着自己。

  “您这么盯着一位女士好吗?虽然我比你的女友更有味道,但是你这样,如果让她知道的话,应该会生气的吧?”

  “不是!我只是有些疑惑,我从来没看到过岑怡的亲戚。她从来没提过她家里的事,也不准我问。”

  “那你就不疑惑,不怕他骗你?”

  “......”

  发现林宇浩又变成了哑巴,钱梅有些不高兴了,猛地把杂志一合,开始跟林宇浩比起瞪眼。

  “我好歹也算是岑怡的长辈,你这样对我,就不怕我在她父母面前说你的坏话?”

  听到这话,林宇浩有些动容了。

  “岑怡不让我跟你说话。”

  “那你刚才怎么跟我说话了。”

  “我怕你误会啊!”

  Hx酷匠f网唯一-◇正\版q¤,其i◎他/5都c\是9*盗*版:E

  听到林宇浩的解释,让钱梅觉得调戏他会是件很好玩的事。

  “那个,你能跟我说下关于岑怡原来的事吗?还有,能别告诉她吗?”

  “这么怕她啊!她管你管的这么严啊?”

  林宇浩的语气和表情让钱梅觉得很好笑。

  “她不是管的严,岑怡是为我好。”

  “既然是为你好,那么她不让你问,你又何必再管她的原来呢?”

  钱梅左腿压在右腿上,翘起了二郎腿。

  “可是我们快结婚了,我却从来没见过她家里人。虽然我确定岑怡肯定不会骗我,但是还是有些不安心。”

  听到‘结婚’两个字,钱梅有些诧异。虽然上官怡动了感情的事,让钱梅有些惊讶,但是却没想到他们两个人竟然到了结婚这一步。而对于这件事,上官家和胡家竟然也没有丝毫反应,也不知道两家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但是不论如何,他们二人的身份在这摆着呢,想结婚,别做梦了。

  想到这里,低头看书的钱梅露出了藐视的眼神。她本来以为林宇浩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轻视,但是却不知道,对于这种藐视人的嘴脸林宇浩是最熟悉的,看着这种眼神,好像又让他想到了上学时被轻视的日子。

  小时候,林宇浩没有见过母亲,父亲又要努力工作,养活两个人,也没时间管他,从小玩到大的殷玄反而是最常陪在他身边的人了。小学时候,同学们知道他没母亲,都很欺负他,那个时候他最怕的就是母亲节。因为其他人都有母亲带着来班里,而他却只能跟在殷玄的母亲身边。虽然他这么多年他也一直把殷玄的妈妈当成自己的妈妈,但是别人还是会说闲话。初中又是孩子最爱炫耀的时候,没有文凭的父亲除了一套房子很值钱外,就没有其它的了,林宇浩家的存款在他父亲去世前都从未超过5位数,所以自然又成了被嘲笑的对象。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小孩子都喜欢通过取笑他人来获得优越感,但是又有几个人会明白当事人的痛苦呢!

  所以,钱梅的眼神和笑容在林宇浩看来反而万分刺眼。以至于对这个人的印象也不太好。

  钱梅常年与不同的人打交道,对于人心和情绪变化最是敏感。她很快就发现林宇浩的情绪变得有些低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也没去在意。对于她来说,林宇浩这种小人物的死活都不会和她扯上任何关系,更别说只是情绪变化了。

  “你们带我去北京干嘛?跟魏延的事有关吗?”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只不过是有个人想要问你几个问题。但是他太忙,脱不开身,就只能要你去了。放心,我们没必要害你,不用害怕。而且你不是想知道岑怡原来的事吗?刚好她父母都在北京,你也可以趁这次机会见见面啊,对吧?”

  “啪。”

  房间门被人大力推开,岑怡气冲冲的走进屋里,身后跟着灰溜溜的刘砾。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听到没有。”

  发现刘砾还跟在身后,岑怡很生气的对刘砾大喊道。声音之大都惊到了门外的警察,一个个都伸着头往房间里看,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局里的警花这么生气。

  “看看看,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啊!”

  对于岑怡的行为,林宇浩和钱梅都很惊讶,不知道刘砾做了什么惹岑怡生气。

  “岑怡,这怎么了,刘砾怎么惹你了,给阿姨说......”

  钱梅本想做个和事老,但是她开口说话反而提醒了岑怡自己的存在。

  “说说说,有什么好说的,你也给我出去。现在立刻马上,出去啊!”

  岑怡推着钱梅把她也轰出房间,猛地关上房门。之后,坐到一脸诧异的林宇浩床前,双手握着他的右手,把脸埋在被子里,抽泣起来。她的这种行为让林宇浩有些不知所措。

  “岑怡,怎么了,是不是那个人欺负你了。你等着,我找他去。”

  说着,林宇浩便想起身,但是却被抬起头的岑怡拦住。岑怡看着林宇浩,用手抹掉眼泪。

  “我没事,呆子,借他胆子他也不敢欺负我,你放心吧!我只是听说你要被带去北京,有点害怕,怕见不到你。”

  听到岑怡的解释,林宇浩笑了笑,用手帮她整理下耳朵旁边的头发。

  “怎么会,刚才你那个阿姨说了,就是去见个人,问几句话。对了,那个,岑怡,我刚才听那个阿姨说你父母也在北京,到时候见个面吧?那什么,这个是那阿姨自己说的,我真没多问,真的。”

  林宇浩说完这句,赶忙握着岑怡的双手,怕她发飙。但是这次,岑怡一反常态,不仅没有发火,反而重重的点下脑袋。

  “嗯。”

  医院门外,钱梅和刘砾一前一后走向门口那辆拉风的艾斯德拉Isdera112i。

  “你到底跟她说什么了,她怎么这么大怒气?”

  “我哪知道,我就把事情跟她大致说了下,谁知道她突然就那么生气。哎,二姨,上官怡不会是动真感情了吧?”

  “是,不过那又怎样,你别忘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份差距。他们两个绝对没有可能。”

  “我知道。我只是蛮惊讶的,富家小姐爱上穷秀才,没想到这种戏码真的有哎。我原来都是在电视上才能看到,感觉蛮好玩的啊。哈哈。”

  刘砾和钱梅有说有笑的驱车离开。殊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停在他们不远处的黑色越野车的主人注视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