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转暗,城市的霓虹灯将月色掩盖,等待在警察局门口的粉丝和媒体看到两男一女从警察局出来,人群变得很激动。对于粉丝来说,刚刚出门的华宇娱乐的总经理谭嘉蕾在警局门口声泪俱下的发言感染了他们。虽然谭嘉蕾因为公司有事,不能陪在这支持,但是她表现出的精神已经极大地鼓舞了粉丝的士气,这时候不论看到谁出来,都要高喊自己的口号,向政府表达自己的意愿,要求严惩凶手。但是对于那些算得上是老油条的媒体来说,华宇娱乐的谭嘉蕾说的话不过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千篇一路的话,算不上什么大新闻。但是现在出来的人就不同了,虽然并不认识中年女子和年轻人,但是陪在他们身边的罗佑才罗局长媒体还是很熟的。刚刚谭嘉蕾进去也没见罗局长亲自出来迎接,这两个人的身份便可想而知。

  媒体和粉丝拥挤上去,想听听二人对魏延事件的发言。

  “先生,先生,你对魏延死亡事件如何看待?凶手使用那么多高科技,你知道他们是什么组织吗?”

  “罗局长,关于魏延的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对方使用那么多高科技,我们国家能做到吗?是境外人员作案还是谁?是仇杀吗?”

  “先生,女士,说两句好吗?”

  “严惩凶手,绝不放过罪人林宇浩。”

  对于自己面前一脸期待拿着话筒的媒体和一群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大声喊叫的粉丝,刘砾和钱梅人没有做任何回答,沿着保镖用双手打开的道路向着门口一辆有保镖看护的艾斯德拉Isdera112i走去。走到车前,两人向站在警局门口的罗局长点头示意,然后上车离开。

  “艾斯德拉Isdera112i?我记得来的时候可不是这辆。”

  “嗨,前几天乱逛的时候看到的。我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辆车,就订了下来。让他们加了点东西,到现在才好。”

  “看来我是坐这辆车的第一个女士啊!真是荣幸之极啊!我可要好好享受下这么好的跑车。”

  坐在副驾驶上的钱梅调笑着驾车的刘砾。

  “二姨,瞧您说的,一辆跑车而已。您要想要,我单送您一辆。”

  “哦!行啊!这才经商几年啊,就那么有钱了。你要是想送车,姨也不要其它的,你爸那辆车就行。”

  “哎呦,您可别调笑我了。我爸那辆车,你就是把我卖了我也买不起啊!”

  “就那么看不起自己,好好地一个少爷怎么能还没一辆车值钱啊!”

  “哈。现在去哪啊?二姨。”

  好像不愿再继续说这个事一样,刘砾扯开话题。

  “材料在哪?”

  说道材料,钱梅一脸严肃,而刘砾则顿了顿,回答道。

  “实验室。怎么?咱现在去吗?”

  “是。去吧材料取回来,我不放心。”

  钱梅的话让刘砾愣了下,然后笑道。

  “那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带的那几个特种兵跟我的保镖都在那,不比在咱身边安全啊!而且,二姨,您别忘了,网上的视频可不只有咱们看了,现在多少间谍都在门口等着呢!他们本来不知道材料的事,但是咱现在把它提出来,这不是给他们指了条明路吗?反正明天我大哥就带人过来了,到那个时候再取也不晚啊!您说呢?”

  刘砾的话让钱梅陷入了沉思。

  “也对。还是你想的周到啊!我老了,脑子都转不过来弯了。”

  “嗨,什么老了,您还年轻着呢!那咱现在去哪?回酒店还是?”

  “希尔顿酒店,我要再进行一边情景重现。”

  “好嘞。”

  钱梅的回答好像让刘砾很高心,悄悄改变了下嘴角角度,向着希尔顿酒店开去。

  而就在刘砾口中绝对安全的实验室里,实验室的冰凉的地板上趴着几个彪形大汉和身穿白大褂的实验员。而在实验室最里边,一张位于被打开的保险箱前的桌子上,黑豹蜷着腿坐在上边,双手环抱着双腿,而那枚从魏延身体里取出的刻有花纹的银白色子弹被黑豹放在右手里把玩着。本来黑豹来此只是为了取回这颗子弹,但是现在,他的注意被另一个物品吸引着,与子弹一起放在保险柜里的银色断爪,他看着它发愣,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好像做出什么决定般,他拿出手机,按下几个数字。

  “喂,队长。”

  “黑豹,我听说魏延死了,干的不错。虽然行动中出现了意外,但是总体来讲还行,至少任务目标死了。东西拿到没有?”

  队长好像很开心,泡在玫瑰浴里,一手拿着手机通话,一手拿着被鸡尾酒。

  “提示下,魏延不是我杀的。虽然我很想承认,但是我不会分身术啊,不可能一边逃跑,一边杀人。”

  “你说什么?不是你杀的。”

  队长好像很震惊,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沾着花瓣的惹火身材显得更加诱人。

  “不是我,我手头有份资料,这上边记录了他真正的死因和时间。”

  黑豹扭头,看向身边放着的几张文件。

  “他死的时候我跟1号还在逃跑,死因是一枪爆头,狙击手。”

  1酷t匠网"x正#版$首发。

  “有线索吗?会是谁?”

  “本来不知道,不过现在有点线索。”

  “什么?”

  “我找到了裁决者的右臂断爪。”

  “什么?”

  如果说刚才只是震惊的话,那现在队长就很慌张了,把手上的鸡尾酒随便一扔,拿起放在身旁的浴袍,来不及擦身就穿上浴袍往外走去。

  “到底怎么回事?你在哪看到裁决者的右臂断爪的?你不是去取左臂断爪吗?怎么找到右臂的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对于自家队长的失态,黑豹有些惊讶,但也在预料之中。毕竟到了他们这种层次,裁决者左右手臂所代表的是什么还是知道一些的。

  “嗯,右臂断爪,跟左臂断爪锁在了一起。估计他们魏延死的时候‘他们’也在。”

  “你的意思是杀死魏延的是‘他们’?”

  “嗯,只能是‘他们’了。不过,现在唯一让人搞不明白的是‘他们’为什么杀魏延。按理讲,他们应该很欢迎这种偷渡客的。”

  “右臂断爪是谁带去的,能查出来吗?”

  “我看看。”

  黑豹抽出剩下的几张文件,看了下。

  “有了。右臂断爪是从一个叫林宇浩的人身上搜出来的,身份证号:34128219931115031X。查一下。”

  “好。”

  队长打开电脑,在几个网站上跳转后进入一个特殊网站。输入自己的信息进入网站,之后选中网站右上角的申请查询,点击A级申请。

  “您好,柳女士,A级个人信息查询申请正在申请中,请稍等。”

  几秒后,网站再次跳转。在网站上输入从黑豹那里得知的关于林宇浩的个人信息后,看着屏幕发愣。

  “这,怎么回事?”

  柳队长觉得过去一年的惊讶都没今天多。

  “嗯?怎么了?查到了吗?”

  听到黑豹的询问,柳队长没有立刻回答,反而迟疑了下。

  “把他抓回来,立刻。”

  “明白。”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以冷静果断闻名的队长变得那么迟疑慌乱,但是黑豹还是按着命令向着医院的方向前进。如果他看到电脑屏幕上的提示,也许他就会明白自家队长迟疑的原因。因为在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查无此人’。

  “当时他就站在这。按他的笔录来说,就是他在这看到被杀手打倒的警察,就去查看他们的情况,然后拾起手枪,然后看到魏延拿着枪捂着伤口走下来。魏延什么都没说,直接开枪打伤他,之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希尔顿酒店16楼,刘砾和钱梅站在林宇浩到底的位置,听着身边一个警察的讲解,然后随着警察的指向的方向看向窗外。

  “狙击手的位置是对面楼层的20楼的一个房间里。我们现在知道的就这些了。”

  “知道为什么不杀人吗?”

  “不杀人?杀手怎么会不杀人呢?”

  刘砾对于钱梅的询问显得很吃惊。钱梅白了眼刘砾,等着警察的解释。

  “还不清楚,他们好像并想伤害其他人。除了对付魏延是下死手外,对付其他人都是另一种子弹,我们没接触过这种子弹。”

  “好吧!我知道了。”

  对于警察的回答,钱梅好像一点都不满意,但是也没在说什么,反而看向一脸沉思看向窗外的刘砾。

  “怎么?发现了什么?”

  “发现?我能发现什么!我只是有点疑惑吧了。如果狙击手的位置在20层,那么他为什么一定要等到那个嫌疑人被打伤后才开枪杀掉死者?难道说那个狙击手技艺不精,打不到移动靶?哈哈。”

  说完这话,刘砾自己都觉得好笑。

  “你说的很有道理啊!脑袋蛮活的啊!”

  “啊!什么?”

  对于钱梅的夸奖,刘砾难得有一次没想明白。

  “没什么,我在夸你。”

  “钱女士,还上楼吗?要去30楼看看吗?”

  对于警察的询问,钱梅并没有管,反而拍打下刘砾。

  “走吧!咱去医院,见见林宇浩。”

  “林宇浩?谁啊?”

  “那个嫌疑犯。”

  “哦,那个倒霉蛋啊!行啊!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